第二百八十一章 分头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示意素心接过装着对牌的紫檀木匣子,笑着对大太太道:“我才刚进门,和府里的管事嬷嬷都不熟,还要烦请大伯母引见引见!”

事已至此,自己再想为难她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大太太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把各房的管事嬷嬷介绍给窦昭,窦昭通过这番介绍也算是和各房的管事嬷嬷都互相打了一个照面。

但她心里不禁暗暗有些奇怪。

自从蒋夫人去世,宋宜春一直亲自掌管着英国公府的后院,宋宜春和宋墨反目之后,英国公府内的人员曾经被彻底清洗过,服侍过蒋夫人的仆妇不是被所谓的盗贼杀害就是下落不明,或者是被打发出了府,可从前跟着蒋夫人的这些管事嬷嬷虽有变化,变化却不大,有些被换了下来,有些却依旧当着原来的差事,不过,她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比较年轻——凡是年长的,都换了人;凡是年轻的,都留了下来。

宋宜春是不想引起旁人的注意还是另有蹊跷呢?

窦昭轻轻地拂着茶盅里的茶叶,静静地喝了口茶。

立在大太太身后的谭氏瞥了举止优雅的窦昭一眼,心里又苦又涩。

她和婆婆一筹莫展,昨天晚上一夜未眠,商量来,商量去,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二叔父交待才好。还有公公那里,只怕还不知道英国公府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公公肯定会责怪她和婆婆办事不力——可婆婆和公公是结发夫妻,公公最多也就是数落几句,这责任,恐怕最终还是要落在她的头上。

谭氏不由得心中发紧,见窦昭正在问一个皮肤白皙、相貌周正的妇人:“你是管着二爷屋里的陈嬷嬷?”

那妇人忙曲膝行了个礼,应着“是”,态度十分的恭谨。

窦昭就问了问宋翰每月的月例是多少,名下有几个丫鬟、几个小厮之类的话,和问灶上的管事妈妈灶上每月开销多少,灶上的婆子有几个,帮手的有几个一样,并没有特别的关注,也没有疏忽怠慢之意。

陈嬷嬷不由松了口气。

看这新世子夫人,进门不过十几天就不动声色地把英国公府象征着管家权力的对牌拿到了手里,要说新世子夫人像现在表现的这样温和有礼,打死她她也不相信。偏偏她在二爷屋里当差,国公爷曾交待过,不允许世子爷插手二爷屋里的事。她真怕新世子夫人盯着二爷屋里的事问个不停,被那些喜欢搬弄是非的人告到了国公爷那里,她被国公爷训斥是小,连累了家里人是大。

不过,新世子夫人既然拿到了对牌,叫了她去问话,又是天经地义的……

想到这些,她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窦昭今天不过是和这些管事的嬷嬷们见个面,打量了陈嬷嬷几眼,就转移了注意力,继续问着其他嬷嬷的话。

而此时的宋墨却神色淡然地坐在花厅的太师椅上,东城兵马司指挥使正口沫横飞地拍着胸脯:“……我们的人和顺天府的人封锁了附近的胡同口,还派人通知了容易被盗贼们混进去的几家大户人家,在顺天府学附近捉到了三个人,在剪子巷那边捉到两个,在安定门大街附近捉到了四个,他们交待,他们一直有人在望风,见颐志堂那边失势,他们立刻按原计划三三两两地逃出了英国公府,此刻不是暂时藏匿了起来,就是逃出了城……”言下之意,该搜的地方他们都已经搜过了,英国公府不可能有盗贼藏匿,宋墨这样派了自己的护卫重新挨门逐院地搜查,简直是打他的脸。

他的言辞无意间流露出些许的不满。

宋墨淡淡地笑了笑,眼角眉梢尽是冷峻。

自宋墨进了花厅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陶器重心中一跳。

不熟悉宋墨性子的东城兵马司指挥使还在那里滔滔不绝:“我看世子爷不如想办法跟我们都指挥使说一声,让我们都指挥使派些人手在各城门口严加盘查,说不定现在还能截住一、两个没有来得及出城的盗贼……”上次三皇子府里丢了东西,三皇子派了自己的护卫在城门口盘查,不知道被谁告到了皇上那里,三皇子还为此被扣了半年的俸禄,想到宋墨不过是个英国公府的世子,而且英国公府又没有丢东西,他心里隐隐就有些不以为然,想讥讽宋墨几句。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看见两个身材高大的护卫拎着个五花大绑的男子霍然有声地走了进来。

“世子爷!”他们把那个被五花大绑的男子扔在地上,给宋墨行着礼,“在花园的水井吊桶里找到一个。”

东城兵马司指挥使的话就哽在了嗓子眼里。

宋墨点了点头,神色非常的平静,道:“把人交给顺天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