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拦路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素心和素兰两个高高兴兴地服侍着窦昭歇下,然后各自抱了床被子歇在了临窗的大炕上。

宋墨一路疾驰,往英国公府赶。

清脆的马蹄声不仅打破了京都清晨的宁静,而且让那些上朝的王公大臣们纷纷注目,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

不一会,英国公府走水和进贼的事就传遍了京都。

“好端端的,哪里来的贼?”在值房里等着上早朝的内阁首辅梁继芬皱着眉头道,“他们这些功勋之后,不学无术不说,还整天只知道飞鹰走马、斗鸡遛狗,京都内城,竟然敢纵马疾驰,这要是撞到了人怎么办?”

他出身贫寒,不太瞧得起那些二世祖。

有“计相”之称的姚时中却和梁继芬恰恰相反,他不仅出身名门,而且妻族和母族都是世代为宦的名门望族,不太喜欢那些自诩“风骨傲然”的寒门子弟。他一向觉得梁继芬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因而笑着问同样世家出身的何文道:“文道公如今还养蝈蝈不?我前几日得了一只瓯,似金似铁,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那蝈蝈养在里面,叫声极其嘹亮,如金石相击,又如浪拍水岸,很是稀罕。文道公哪天要是得闲,帮我鉴赏鉴赏?”

何文道是成了精的人,哪里不知道姚时中是在寒碜梁继芬。只是那梁继芬虽是首辅,却刚愎自用,不知迂回,中直有余,圆润不足,没有什么魄力,只知道拿了皇上压人,不要说老谋深算的姚时中和八面玲珑的戴建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就是何文道也不太侍见他,以致于内阁到今天还是一盘散沙,不像曾贻芬做首辅时,一言九鼎,无人敢辩;也不像叶世培做首辅的时候,世故圆滑,左右逢源。何文道也不太瞧得起他,加之姚时中为人霸道,何文道不太想得罪姚时中,因而笑着应了声“行啊”,道:“那就下次休沐吧?正好没什么事。”

姚时中就问起何煜来:“……今年的乡试考得不错,明年的春闱下不下场?”

何煜八月中了举人。

提起这个幼子,何文道的神态都柔和了很多。

他拢了拢齐胸的美髯,笑道:“还是再读几年书吧!这孩子,性子有点野。”

“聪明的孩子性子都野,不像有些人,只知道一味地读书,等真正入了仕,却是五稻不分,不通人情世故……如今的科场,真是让人担心啊!”

梁继芬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

身材高大健硕的戴建和英俊儒雅的窦世枢走了进来。

“……已经派人去英国公府问了。”平时温文尔雅的窦世枢此时脸色也不大好看,“这一次两次地闹贼,也不知道是贼闹的,还是人闹的?只能等下了衙亲自去看看了。”

他知道戴建和汪渊交好,汪渊又是皇上的心腹,所以才当着戴建的面抱怨的。

戴建笑道:“元吉兄不必太担心,皇上知道后,雷霆震怒,把‘羿日剑’给了英国公世子,想必近日就会查个水落石出,倒是顺天府尹和五城兵马司都指挥使,这次恐怕会要换人了。”

他听说英国公府出事后,特意慢下脚步,就是为了等窦世枢。

内阁七人,姚时中和他水火不融,窦世枢的两个弟弟都是何文道的门生,两家素来交好,窦世枢和工部侍郎纪颂又是姻亲,上次纪家在宜兴大修水利,就得到了沐川的支持。而且通过这件事,窦世枢好像和沐川达成了什么协议似的,两人在很多事情上都共同进退,颇有些盟友的味道。

他看中了顺天府尹这个职位,如果能得到窦世枢的相助,有何文道和沐川的两票,姚时中也只能看着……梁继芬,那就更不用管他了。如今窦世枢抱怨,他自然得有所回报:“下了衙我也和你一起去看看吧?京都出这样的事,我们都难辞其咎啊!”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梁继芬的脸色已隐隐有些发青。

他是首辅,无论出了什么事都有他的责任,戴建分明是在指责他失职。

窦世枢隐隐猜出戴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他无意被戴建当枪使。

他佯装愕然的样子笑道:“些许小事,怎好劳烦立人兄?出了这种事,等会儿朝会,皇上十之八、九会提起,先看看皇上是什么意思,然后我们再商量也不迟。”

被委婉地拒绝,戴建有些不悦,但窦世枢城腹很深,且能隐忍不发,硬生生地把曾贻芬中意的王又省给踩了下去,偏偏看上去却是一副光风霁月的样子,他对窦世枢还是有些忌惮的,倒不好流露出愠色,依旧热情地和窦世枢闲聊了几句,沐川过来了。

戴建笑着和沐川打招呼。

窦世枢却坐在了梁继芬身边的太师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