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走水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自己的一番横眉怒目就会让大太太乖乖地交出英国公府的对牌。

宋宜春不是要去宣同半个月吗?

自己还有的是时间!

她笑盈盈地招待下了学的宋翰。

“这是山东的秋白梨,这是苏州的松子糖,这是南京的桃门枣,这是塘栖的蜜橘……”她指了指摆了满炕桌的瓜果点心,“也不知道二爷喜欢吃什么,我就每样都准备了一点。”

宋翰看着直流口水。

“嫂嫂您真好。”他吃着松子糖,含含糊糊地道,“还知道梨子是山东的秋白最好,蜜橘是塘栖的最甜……我之前还担心嫂嫂从乡下来,什么也不懂,说不到一块儿去。”说着,冲着窦昭灿然一笑,倒颇有几分宋墨的璀璨。

宋翰也算是个美男子,只是和宋墨相比,如同晓星皓月,不在一个层次上。

当然,能和宋墨相提并论的,窦昭两世为人,也没有见过,倒也不怪宋翰。

想到这里,窦昭心里对宋翰闪过一丝同情。

她亲自给宋翰沏了壶新上市的铁观音。

铁观音微苦,松子糖是甜的,喝着铁观音,吃着松子糖,铁观音越发显得醇厚,松子糖越发显得香甜,宋翰满脸的惬意。

窦昭就问起宋翰的日常起居来:“平时里都是谁在照顾二爷?丫鬟、小厮可都听话?功课紧不紧?月例够用吗?”一副关怀备至的大嫂模样。

宋翰倒也不反感,和她说起自己屋里的事来。说着说着,话题就转移到了狩猎上面,宋翰顿时兴致勃勃:“……我九岁的时候就射死了两只锦鸡,一只野兔!”

这是宋翰颇为得意之事,常常拿出来说,英国公府上上下下没有不知道的,窦昭自然也早就听说过。

她啧啧称奇,在一旁凑趣。

宋翰就更来劲了:“我原来也准备像哥哥那样,十岁的时候就去参加秋围的,可惜母亲去世了,我要守制……”他说到这里,脸上闪过一丝茫然,好像失去了目标,以后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或许,宋翰这样处处和宋墨较劲,是为了表现给蒋夫人看?

窦昭猜测,跟着宋翰叹了口气,安慰他道:“二爷身手这样好,以后有的是机会。”

宋翰点头,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雀跃。

窦昭看天色不早了,就留了宋翰用晚膳,并道:“二爷正好给我讲讲秋围的事。我只知道想做官必须要参加科举,文官参加文举,武官参加武举,还是第一次听说比试骑射也可以做官的。”

宋翰就笑着跟窦昭讲起秋围来。

素心和几个丫鬟在厅堂里摆碗筷。

吕正过来,想请宋翰回上房用晚膳。

窦昭笑道:“我这儿已经准备好了,就让二爷在我这里用膳吧!”

吕正朝宋翰望去。

宋翰正讲到要紧处,见吕正请他示下,他就朝着吕正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吕正恭谦地给窦昭和宋翰行礼,退了下去。

窦昭若有所思。

宋翰显然并没有失去自由。

而照宋墨的说法,宋翰从小就和他很亲近,是因为宋宜春不喜欢宋翰和他过多的交往,他又不想让宋翰为难,兄弟之间才没有像从前来往得那样密切,可宋翰每次见到他,还是对他很亲昵。

既然如此,宋翰为什么不常常去看宋墨?

她想到前世,自己严防死守,还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朱氏的厌恶,葳哥儿和蕤哥儿还是想方设法地去见朱氏……如果真的惦记一个人,不是应该时时刻刻都想见到他吗?而且越是痛苦怅然的时候,越希望得到那个人的安慰劝解吗?

宋翰却只一味地做孝子。

或者,在宋翰的心里,父亲比哥哥更重要?

窦昭辗转反侧睡不着。

想到上一世的事,她越发觉得宋翰辜负了宋墨对他的手足之情。

明天宋墨就要回来了,自己要不要跟他说这件事呢?

想到宋墨被蒙在鼓里,她就替宋墨觉得委屈,就替宋墨抱不平,也就越发地睡不着了。

她索性披衣坐了起来。

值夜的素心向来心细,听到动静,也跟着坐了起来。

“夫人,要不要我移盏灯过来?”

帷帐内,只在小杌子上点了盏小小的八角宫灯。

“不用了。”窦昭有些怏然地道,“我就是睡不着,起来坐会儿。”

素心“嗯”了一声,给窦昭倒了盅茶。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两人俱是一愣,窦昭更是吩咐素心:“你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素心应声而去。

喧哗声却越来越大,隐隐夹杂着女子的哭喊声。

窦昭不由皱眉。

素心折了回来:“夫人,前面的马棚走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