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出门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有些啼笑皆非。

宋墨简直是小题大做!

她有些不以为然。

可莫名的,她心里又浮现出淡淡的喜悦。

她顿时有些发呆。

为什么同样的事,魏廷瑜做起来她就觉得心烦,宋墨做起来她就却觉得高兴呢?

窦昭想到上一世,她小产的第二天就坐在床上主持济宁侯府的中馈,魏廷瑜劝她:“你的身体还没有好,这些事先放一放。”然后把来回事的管事都赶走了。

她当时好像也挺高兴的,还照着魏廷瑜说的,躺下来休息。

可她刚刚躺下,就有婆子来请她示下,说是东平伯太夫人病逝了,问送些什么祭品去。

当时她当家没多久,并不清楚济宁侯府从前是怎么办的,只好爬起来查从前的账册,魏廷瑜看了,一把夺过她的账册,非要她休息不可。

她倒是又听魏廷瑜的话躺下了,东平伯太夫人的祭品却没有人管,要不是东平伯当时请了风水先生看过风水,东平伯太夫人的棺椁要在家里摆放六天,济宁侯府就差点错过了送祭品的时辰。

东平伯府可是给济宁侯府报过丧的,济宁侯府若不去祭拜,东平伯府会以为济宁侯府是想要和东平伯府绝交!

之后又发生过几件类似的事。

窦昭这才明白,魏廷瑜的关心如那春日的柳絮,是经不起风吹的,他不会帮自己做任何事,那些事还是堆积在那里,只能等着自己去处理,甚至还有种感觉,自己若是真照着魏廷瑜的话去做,说不定还会造成许多误会。

时间一长,她就再懒得理会魏廷瑜的关心了;魏廷瑜见她不为所动,也懒得关心她了。

她学会了所有的事都自己承担,自己解决。

宋墨却不一样。

昨天晚上,自己真是累极了,顾不得满身的粘腻,闭着眼睛赤身蜷缩在床上,一面喘息,一面道:“你等会儿,我去帮你打水进来。”

素心几个都云英未嫁,她又没准备让她们做通房丫头,自然不好叫她们进来伺侯。

或者是看出她已是疲惫不堪,宋墨俯身温柔地抚着她的额头,柔声地让她好好歇着:“……一切有我呢!”

她还记得她当时只是笑。

可没想到宋墨不仅打了水进来帮她清洁,还换了被褥,隔着槅扇交待值夜的素娟:“不要拿到浆洗房去,你们帮着洗干净就是了。”

虽然后来他又蠢蠢欲动,一直在自己身上探索,她却安然入睡,就算他起床时被短暂地惊醒,她也只是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是不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觉得这些关心就变得特别甜蜜呢?

窦昭若有所思地用了早膳。

颐志堂外有严先生,内有陈核,丫鬟、婆子有素心,她也没什么事做,寻思着要不要去看看宋翰,可腰实在是酸得厉害,她赖在床上,又睡着了。

等她醒来,已是掌灯时分。

窦昭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自己睡得这样沉。

素心端了晚膳进来,笑道:“看着夫人睡得香,就没有吵醒您。”然后服侍她起床,“今天做了乳鸽汤,我去给夫人盛一碗。”

全是大补之物。

窦昭笑着点头,在炕上坐定。

武夷进来,禀道:“夫人,世子爷差人给您带了封信。”

窦昭很是意外。

打开信,信里还夹着包药粉,信中也只有寥寥数语,写明了药粉的用途。

窦昭脸上火辣辣地烧。

那药粉,是宫中的燕喜嬷嬷给房事受伤的女子所用的。

该死的宋墨,他不会弄得宫中的人都知道了吧?

心里虽然这样的懊恼,却又始终坚信,宋墨不会到处乱嚷嚷。

这种矛盾的心情,让窦昭恨不立刻就能见到宋墨。

不知道宋墨这个时候在干什么?

她想着宋墨,宋墨也在想着她。

值房的床板很硬,像这样的硬板床他已经睡了七、八年,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硌得慌。

他想到窦昭的身体。

那么的柔软温暖。

还有她泛着潮红的面孔……眼睛湿漉漉的,像要滴出水来……凌乱的青丝,汗湿着贴在白皙的额头上……

他觉得全身的血液又都朝着下身涌去,硬得让他生疼。

昨天晚上他不应该那样对待窦昭。

可他太想得到她了。

想让她成为他的。

不知道她有没有生气?

他明天晚上还得在宫里住一晚,后天酉时才能出宫。回去的时候要不要买点什么东西给窦昭赔不是呢?

宋墨有些拿不定主意。

有侍卫进来禀道:“大人,景国公府的张三爷要见您。”

能当侍卫的,出身都不低,彼此间多半都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