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误会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笔墨铺子里的大掌柜范文书预感自己要时来运转了。

当初他原本已经做到了积芬阁的二掌柜,谁不夸他一声前程远大。谁知道晴天霹雳,窦家三老爷却突然指派他去帮着窦家四小姐打理一间小小的笔墨铺子。

知道这是窦三老爷看重他的,谁不在道一声“恭喜”的同时更为他感到惋惜;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犯了什么事,以至于看到他或是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或是欲言又止,让他好生郁闷了几年。

可现在,窦家四小姐嫁给了英国公府的世子,他的腰杆完全地挺了起来。

那可是英国公府啊!

百年圣眷不衰的簪缨之家!

他打理的,是英国公世子夫人的产业!

如果他好好干,等到窦家四小姐生下嫡子,他说不定还能当上英国公府的管事呢!

想到这些,范文书心头发热,对铺子里的事就更用心了,这几天他甚至一直盘算着要不要跟窦昭进言,把隔壁的铺子想办法盘下来,除了做笔墨纸砚的生意,再添些精致小巧的文房四宝,甚至可以用各式各样的匣子装了,做成礼盒,给人送礼用。

所以当他突然听说陈曲水的马车就停在铺子外面的时候,不禁吓了一大跳,忙迎了出去。

他没有看见崔十三和田富贵。

范文书不免在心里嘀咕了几句。

毕竟是在一个屋檐下,崔十三和田富贵在做什么生意,又是谁授意的,他虽然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过什么,心里却十分的明白。这些并不是什么正当的生意,他不以为然,只当不知道,心里却明白,崔十三和田富贵才是窦昭的心腹。可他也不想因此就被排斥在外,因而对陈曲水一向很是殷勤。

连日在京都和真定之间来回地奔波,已经上了年纪的陈曲水很是疲惫,他任由范文书搀扶着进了屋:“家里的事都安排得差不多了,可还有些事得四小姐拿主意,我怕他们传话传不清楚,还是决定亲自来一趟。”

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范文书在心里嘟呶着。

可他打小立志做个合格的掌柜,早就决定不和崔十三同流合污,笑着说了声“就是让你老辛苦了”之类的话,其他的,一概不问,安顿好陈曲水,他回了自己那间简陋的账房。

陈曲水梳洗了一番,倚在临窗的大炕上,一边看书,一边等严朝卿,却看着看着,一阵倦意袭来,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直到小厮喊他:“陈先生,陈先生,严先生来了!”他这才一个激灵,惊醒过来。

屋里一片漆黑。

他不由问:“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小厮答道:“酉正刚刚过了两刻。”

陈曲水“哦”了一声,叹了口气,起身整理着衣襟。

到底是老了,这么会儿功夫就睡着了,看来他恐怕要在京都养老了。

不过,有窦昭,有一帮老朋友,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说不定还可以看到窦昭的孩子出生。

他笑着出了内室。

严朝卿是一个人来的,穿着件青色的细布袍子,戴着黑色的安定巾,乍眼一看,像个大户人家坐馆的先生,穿着打扮十分的朴素,一副不想让人注意的模样。

陈曲水心里却“咯噔”一声。

越是这样,越说明严朝卿所要说的事很严峻。

他不动声色地笑着和严朝卿见了礼,引着他去了书房,分宾主坐下,待小厮上了茶点,吩咐小厮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人打扰我和严先生说话。”这才端起茶盅来呷了口茶,道:“您这么急着把我叫来,到底是什么事?”

严朝卿警觉地左右看了看,又仔细地听了听,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的响动,略一犹豫,倾身凑到了陈曲水的耳边,低低地说了两句话。

陈曲水顿时倒吸了口冷气,眼睛瞪得如铜铃,急道:“此事当真?”

“我难道还会骗您不成?”严朝卿说着,露出一丝苦笑,“您若是不相信,大可问问夫人身边的别氏姐妹。”

“怎么会这样?”陈曲水搓着手,问严朝卿:“那双朝贺红的时候又是怎么一回事?”

严朝卿窘然道:“是世子嘱咐我帮着做了点手脚。”

“您怎么这么糊涂!”陈曲水不由腾地一声站了起来,“这种事是能做手脚的吗?您现在知道厉害了?新婚之夜若是能琴瑟合鸣,以后谁还能质疑他们之间的事?”他急得在屋里打起转来。

若是一年、两年窦昭还不能诞下子嗣,岂不是会被人指指点点?

现在要紧的是要弄清楚这到底是窦昭的意思还是宋墨的意思。

如果是窦昭的意思,也就罢了。如果是宋墨的意思……陈曲水眼里迸射着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