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夫人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明明知道宋墨是在逗她开心,窦昭还是忍不住扑哧地笑了出来,吩咐素心:“你把世子爷的话记好了,以后宁德长公主和世子爷说的每一个字你都数清楚了,看看宁德长公主到底和世子爷说过几句话,免得世子爷在这里哄人!”心里却在感叹,难怪上一世她的忘年之交宣宁侯夫人说这做儿媳妇没有什么诀窍,就是早示下晚禀告而已,她拿了儿媳妇的作派去结交宁德长公主,没想到竟然得了她这样一番推心置腹的话,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素心只是笑。

小姐也知道世子爷是在哄她,两人也就离琴瑟和鸣的日子不远了吧!

她跟了甘露进来,帮着窦昭准备明天进宫穿的衣饰。

宋墨本来还想问问窦昭放印子钱的事,见几个女子在内室翻箱倒柜的,只好把话咽了回去,自己一个人跑到书房去练字了。

等他回屋,窦昭已经准备好了。

衣架上挂着大红色的通袖夹衫,镜台上摆放着一套镶着莲子米大小的珍珠的珠光宝气的头面,绣墩上放了双崭新的墨绿色漳绒绣鞋,一旁的屏风上还搭着几件各色的中衣,窦昭正盘腿坐在楠木床上包着封红,屋里显得有些凌乱,却有种让他感觉到安宁的气息,好像他已经和窦昭生活了很多年似的,窦昭再精明能干,井井有条,他也能撞见她从不为别人所知的迷糊、疏懒的一面。

这样的窦昭,让宋墨觉得真实而又……亲近。

他草草地梳洗了一番,心满意足地上了炕。

窦昭就问他:“一个封红五两银子,少不少呀?”

宋墨看她手边堆了一堆封红,惊讶道:“你怎么有那么多小额的银票?”

窦昭笑着瞥了他一眼,道:“难道我就不能有私房钱吗?”

宋墨尴尬地笑,道:“你包了多少银子?我明天让陈核补给你。”

“那倒不用了。”窦昭低了头继续包着银票,“如果不能中饱私囊,谁愿意主持中馈,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啊?”

宋墨不禁失笑。

他刚把颐志堂的内院交给了窦昭打点。

没有想到窦昭说话这样的有趣。

他伏在炕上和窦昭说话:“一年不过几千两银子的开支,你怎么中饱私囊啊?”

“这你就不懂了。”眼前的男子眉眼如此的精致漂亮,就是说话,也变成了让人赏心悦目的事,窦昭继续和他胡扯,“这银子从来都是积少成多的。同样是山楂糖,南京出的就比京都出的味道要好,可也贵八文钱;同样是福饼,福建出的不过比山东出的个大,虽然味道差不多,却要贵二十几文钱……这难道都不是银子?”

宋墨骇然:“你不会连这几文钱都要克扣吧?”

“我是这样没有品的人吗?”窦昭嗔了宋墨一眼,“有几个人是靠攒钱攒出了千万家财的?何况是这种从自己嘴里省银子的事——岂不是自己克扣自己?鲥鱼四月上市,三月就网了来卖,价格却是四月的一倍有余;辽东的米软糯,九百文一石,江南的籼米硬朗,七百文一石,做粥的时候用两碗辽东米加一碗籼米,做饭的时候用两碗籼米加一碗辽东米,做出的粥和饭都好吃……一年下来,也有个五六百两银子的进账,拿了一半到银楼去存着,一年也有六分的利钱;再拿了另一半的银子放给那些贩棉花、贩茶叶的贩子,却是十五分的利,两年下来,也有一、两千两的银子……怎么就不是钱了?”她说着,神色有些恍惚,想起了自己刚嫁到济宁侯府时的情景。

宋墨却听得心酸。

窦昭一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吃个粥饭还要用两种米掺着,这是什么样的日子才能逼出这样的法子来……

他决定,再也不问那印子钱的事了。

若是这样能让窦昭安心,能让窦昭高兴,何乐而不为?

京都的勋贵之家,谁不做点这事那事的补贴家用?他老婆不过是放个印子钱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趿了鞋下炕,半蹲在了楠木床的床踏上。

“寿姑,”宋墨正色地道,“我每年再给你加五千两银子吧,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好不好?”

他微仰着头,凝视着窦昭,墨玉般的眸子,仿佛被水浸透了似的,如澄净的湖面,倒映着她的影子。

窦昭愕然,随即明白了他的心意。

她顿时眼睛有些湿润。

她从来都不怕付出,可有时候,你付出了,别人却觉得是理所当然,纵然她再豁达,也有意难平的时候,何况她不是个豁达的人。

她也有希望得到赞美、得到欣赏的虚荣心。

窦昭有些激动,心里还涌起股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的羞涩,竟然有些赧然起来,半是掩饰,半是关心地道:“你养了那么多的人,正是缺银子的时候,五千两银子,可以养十个身手高超的护卫了,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要是缺银子,再向你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