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进宫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说的是小花园,颐志堂的小花园也占地约有五、六亩的样子,四周游廊环绕,绿树成荫,中间是一大一小两个相连的湖泊,大的如满月,小的如弦月,大湖中有个八角琉璃亭,小湖旁则有座水榭,水榭左右各有一株合抱粗的香樟树,一派江南园林的景致,十分的幽雅。

窦昭抿了嘴笑,问宋墨:“花棚盖在哪里好?”

因这里是世子居所,布置偏于硬朗而少了几分柔美,不像英国公府上房后面那个带小佛堂的花园,是英国公夫人居所,不仅有花房,还有太湖石叠成的假山,汉白玉砌成的九曲桥,临湖而建的戏台,无一不彰显出精致优雅。

宋墨指了水榭旁的一畦芍药:“那里如何?”

窦昭仔细地看了看,的确只有盖在那里才不至于破坏了眼前的美景,这绝不是他一时兴起想起来的,恐怕是早就来看过,拿定了主意。

清冷孤傲的人流露出体贴温柔的时候,就特别让人感动。

“还是别动那一畦芍药了。”窦昭的声音不知不觉中透着出几分雀跃,“等到明天春季,我间种些牡丹和茶花进去,就可以一年四季花开不败了,在那里盖花棚可惜了。”

宋墨苦恼道:“那盖在什么地方好?”

他现在才觉得颐志堂有些小。

窦昭笑道:“厨房后面不是有个小小的退步吗?我寻思着不如就把那退步改成花棚好了。若是种出了水萝卜和小黄瓜,正好直接送到厨房,也免得跑这么远来摘。”她开着玩笑。

宋墨却认真地想了想,笑道:“这个主意好。那就这么办好了!”他高声喊了陈核,吩咐他去买石料、找工匠,并让他打听哪里有水萝卜和小黄瓜的秧苗卖,并道:“贵些也无妨,只要能赶上种这一季。”

在陈核看来,这纯粹就是没事找事。

五百文一筐的水萝卜,一百五十文一筐的小黄瓜,什么时候想吃就让丰台那边的瓜农送来就成了,何必又是盖棚子,又是找秧苗这样的费事?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种出来……恐怕还得请几个仆妇专门照顾这棚子……

但他还是恭敬地应“是”,退了下去。

宋墨就和窦昭商量:“要不,我们也在什刹海买个宅子吧?你可以隔三岔五的去住些日子。”这样就可以在那边弄个大点的花棚了。

“以后再说吧。”窦昭低声道,“我才刚嫁进来,我们就在外面置宅子,肯定会有人说三道四的。而且我还有个想法——婆婆只有你和二爷这两点骨血,照理,我们应该很亲近才是,公公这些日子早出晚归的不在家,天恩却不敢来拜见我,只敢私底下给我送些东西来,可见公公对他管束得十分的严格,他又是被婆婆和你宠着长大的,受不得磨难,时间一长,只怕这性子会更畏畏缩缩的。我想,在我没有正式诰封之前,最好还是以不变应万变,什么事也不要管,什么也事不插手。一旦我被正式封为‘夫人’,就争取向公公把管家的权力要回来。一来是可以名正言顺地打理二爷的日常起居,二是可以通过一些细枝末节的事,知道公公都在做些什么,做了些什么——这两桩事,你就交给我好了。你正好可以空出精力来注意朝中大事。皇上生病,是可以影响社稷的大事!”

窦昭,真的和其他女子都不一样!

宋墨点头,看着她的目光有着毫不掩饰的欣赏,看得窦昭颇有些不自在,还好陈核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世子爷,汪格汪公公过来了,”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说是奉了皇上之命,让您明天一早带了夫人去给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请安。”

这是让她去觐见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啊!

上一世,她做了十几年的侯夫人,也不曾有过这样的殊荣。

窦昭不由“啊”了一声。

宋墨则蹙了蹙眉,道:“怎么突然想起让我们进宫?”

“不知道。”陈核低声道,“说是您前脚刚出宫,皇上后脚就问起您来了。知道您回府了,皇上没有做声,皇后娘娘就在一旁进言,说您一直担心着皇上,成亲三天就进了宫,知道皇上平安无事才出了宫,”说到这里,他悄悄地瞧了窦昭一眼,声音压得更低了,“皇后娘娘还说,您就这样把新娘子丢在了家里,回来之后,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新娘子关在门外。皇上听了,就让汪公公来传话了。”

应该不是什么坏事。

窦昭松了口气。

宋墨问:“是我让一个人去接旨?还是让夫人一起去接旨?”

窦昭虽然还没有被正式封为夫人,但请封的折子宋墨前几天就递了上去,府里的人按着惯例,已经改口称窦昭为“夫人”。

“是口谕。”陈核道,“汪公公是来递牌子的。”

宋墨回头对窦昭点了点头,道:“我去去就来!”

“还是我们一起去吧!”窦昭却笑道,“毕竟是宫里出来的内侍,我怎么也应该去打声招呼才是。而且以后免不了出入内宫,多认识个人,就是多结了份善缘。”

汪格汪公公,是汪渊的干儿子,前一世,在辽王登基之后,成为了乾清宫的大总管,虽然比不上秉笔太监位高权重,却也是辽王身边的心腹之一。而且他还是出了名的心胸狭窄,睚眦必报。

官宦人家多瞧不起太监,觉得太监六根不全,还喜欢搅乱朝纲,却不曾想,对于生活在禁宫里的皇上、皇后而言,这些如藤萝般依附他们而生的太监要比那些内阁大学士更亲近。

宋墨觉得窦昭的话很有道理,和她一起去了颐志堂的正厅。

汪格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相貌周正,一双眼睛十分的灵活,一看就是个聪明机敏之人。

两相见过礼,汪格把陈核所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并笑道:“世子爷不必担心,有皇后娘娘帮着说项,皇上定不会为难您和世子夫人的。”

府里的人可以称窦昭为“夫人”,窦昭却不想让汪格抓住把柄,忙道:“妾身惶恐,不敢当‘夫人’之称。”然后塞了个封红给汪格,“妾身出身乡野,见识浅薄,明日宫中觐见,还要劳烦公公多多指点。”

汪格忙道:“夫人哪里话,我和世子爷可不是一般的交情。”然后要将封红还给窦昭,“您这样,可就折煞我了。”

窦昭道:“正因为您和世子爷不是一般的交情,您辛辛苦苦地来给我们传信,本应请您喝杯茶再走,又怕您有皇命在身,耽搁了您的差事,也不过是些茶水费而已!”又把那封红推了过去。

宋墨也笑道:“不过是请公公喝杯茶,公公千万不要推辞。”

汪格这才将封红收了起来,说了几句客气的话,便告辞出了颐志堂。

窦昭心中微松。

宋墨就安慰她:“不必紧张。他不过是个小小的七品内侍,若是对你不敬,我自有办法收拾他。”

窦昭横了他一眼,心想,你是不知道以后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才敢这样站着说话不腰疼。

她罕见的小女孩般的娇嗔模样让宋墨十分的稀罕,竟然笑着打趣道:“怎么?你不相信我?”

“自然是相信你!”窦昭见宋墨像个争糖吃的小孩子,乐不可支,催他,“快去用晚膳吧!明天一早就要进宫,用了晚膳,我还得打点一下行装。”说到这里,这才想起明天进宫,不知道穿什么好。她对宋墨道:“你派个人带素心去趟宁德长公主府吧!我要问问宁德长公主,明天我穿什么进宫好。”

按礼,她还是新娘子,可以穿了官太太穿的通袖袄进宫。可宫规森严,又怕这样犯了忌讳,被人抓住了把柄。

宋墨奇道:“这还要问长公主吗?”但还是吩咐陈核陪素心走了一趟宁德长公主府。

窦昭和宋墨回屋用了晚膳,又移到内室,一面喝着茶,一面等着素心。

宋墨就趁这个机会把宫中几位嫔妃的为人,是什么出身,彼此之间有怎样的恩怨讲给窦昭听,又怕窦昭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道:“毕竟是宫帷之事,有些也是我道听途说而来,事情到底如何,还要你自己把握,说这些给你听,也不过是让你不至于事到临头却两眼一抹黑罢了。”

“我知道了。”窦昭笑道,“我会趁着这次进宫,仔细观察几位嫔妃的。”

宫中寂寞,有时候,那些嫔妃比市井妇人更喜欢八卦,而那些八卦十之八九最后都被验证是真的,比那些内阁大臣的消息还灵通。

两人正说着话,素心从宁德长公主府回来了。

“宁德长公主说,让您穿件真红的通袖夹袄进宫就是了。”她曲膝给窦昭、宋墨行了礼,“皇上这些年越发喜欢家长里短的,您是新娘子,穿这身衣裳进宫正好。还说,让您说话不必慌张,皇上问什么,就像答自己伯父的话一样,恭谨中不失亲昵就行了。至于皇后娘娘,那是最好说话不过的人,只要心存恭敬,就是答错了也不要紧。倒是太后娘娘那里,让您说话注意些,太后娘娘年事已高,耳朵有些不好使了,偏偏却最忌讳别人知道她老人家耳背,您回她老人家的问话时,记得要大声点。”

宋墨听了不由笑了一声,道:“没想到你竟然能得了宁德长公主的青睐!我长这么大,她老人家和我说的话加起来也不如今天点你的话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