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郁闷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和宋墨也在回家的路上。

她支肘望着宋墨,眼角眉梢带着几分促狭的笑意。

宋墨被她看得不自在,道:“怎么了?”

窦昭眨了眨眼睛,笑着问他:“四书五经里,你真的选了《春秋》来读?”

宋墨清了清嗓子,正色地道:“自然是真的了!《春秋》微言大义,字字针砭,读来大有裨益,特别是《左传》,辞令直率,韵味悠深,纵然是兵戎相见,也不失温文尔雅之态,情韵并美……”

“如此就好!”不知道是谁说过,声音越大,就表明越心虚,窦昭笑着颔首,打断了宋墨的赞美,道,“我父亲博览群书,虽然奉皇上之命给诸皇子讲筵《易经》,可和我六伯父一样,最喜欢的却是《春秋》,六伯父擅《左传》,我父亲擅《谷梁传》。你既然喜欢《春秋》,以后父亲和六伯父又多了个可以清谈之人,想必会很高兴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直落在宋墨的脸上,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宋墨的表情有点僵硬。

窦昭忙转过身去,一面撩了车帘朝外望,一面喃喃地道:“世子,我们这次是走的皇城北街吗?”

宋墨有些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心中却苦笑不已。

早知如此,他就应该说自己喜欢的是忠毅公擅长的《中庸》了。

现在可好,自己为了讨岳父的欢心,说选学的是《春秋》……若是岳父找自己来考校学问,自己这半瓶子水怎敌得过两榜进士出身的岳父大人?何况还有个跟皇子讲筵《左传》的窦世横在一旁虎视眈眈……到时候岂不是要露出马脚来?

而且这种情况的可能性还比较大。

这就好像擅长下棋的人突然遇到了另一个喜欢下棋的人,总要较量几盘。

欺骗在任何时候都比不懂更让人愤怒!

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他不由摸了摸下巴。

趁着岳父没有发现,得想个办法补救才行!

可不管怎么补救,也不能让别人代替他回答岳父的话吧!

特别是在岳父要试试他深浅的时候。

最妥当的方法当然是自己从现在开始刻苦攻读《春秋》……但这做学问又不是砌墙垒瓦,有钱就行。而且,就算是砌墙垒瓦,也需要时间买石料和请工匠啊!他可是面临着随时会被考问的窘境。

想到这里,宋墨暗暗地叹了口气。

窦昭眼角的余光瞥到宋墨微滞的神色,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早知道这家伙是个鬼机灵!

他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每天要习武,练骑射,早年间还要跟着定国公临阵磨练,就算是一天十二个时辰不睡觉,《春秋》三卷,几十万字,也不可能全看得完,更何况是读懂这本书!

她一听就知道这家伙是在讨好父亲。

偏偏父亲和伯父们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相信了!

这下子看他怎么下台!

窦昭突然想到上一世,自己刚嫁给魏廷瑜那会,真真是“画眉深浅无人问,洗手羹汤小姑尝”。她心中顿时无限酸楚,再看宋墨,哪里还有半点的嬉戏之心。

她指了宛平县署问宋墨:“再过去是不是就是什刹海了?我听人说,现在有很多人都搬到了那里去住,五伯父原来的宅子是他自己买的,没想到一住就是二十几年,现在几个堂兄又都娶妻生子,就显得有些拥挤了。五伯父约了六伯父一起搬家,六伯父觉得搬过去就离父亲太远了,不方便,没答应,五伯父也讪讪然没有了下文。”她说着,抿了嘴笑,道:“我看你挺喜欢静姐儿的,若是他们搬过来就好了,离我们近了一半的路程。”希望能转移宋墨的注意力。

宋墨闻言笑了起来,道:“我从小就羡慕大舅家有很多兄弟姐妹,小的时候还曾吵着要母亲再给我添个妹妹,惹得母亲笑弯了腰……”或许是想到了小时候的情景,他的笑容里充满了追忆。

窦昭既然决定嫁给宋墨,就必须得查出宋宜春为什么要置宋墨于死地。否则她岂不是日日夜夜坐在火山口,不知道什么时候火山会喷出岩浆,毁天灭地地让一切都成为灰烬?

听到宋墨的话,她心中一动,笑道:“那时候二爷有多大?”

“两岁还是三岁……”宋墨笑道,“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只知道那时候天恩已经会跑了。”

那时候蒋氏的年纪并不算大啊!

“母亲为何没有再给你添个妹妹?”窦昭一副很是好奇的样子。

宋墨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后来外祖母就教训我,说孩子是菩萨赐予的,又不是说有就有的。不过我倒是为这件事曾经给大相国寺捐过一千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