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论序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魏廷瑜苦笑,称了宋墨一声“姐夫”。

哥哥,他还真叫不出口!

宋墨微微地笑,显得很谦和。

窦世英很满意。

两个女婿都出身显赫,却能以妻族之礼相见,这既是对女儿的尊重,也是对窦家的尊敬。

因窦家的家祠不在京都,他领着宋墨和窦昭去了正厅,给窦家祖先的影像磕了头,上了香,就算是祭拜过祖先,禀告了喜事。之后又领着他们重新回了花厅,给窦世枢等人磕头,正式开始认亲。

或者是考虑到英国公府乃钟鸣鼎食之家,金银有价而珍本无价,窦世枢的见面礼是本前朝刻印的《春秋》,窦世横的见面礼是套《四书注释》,窦文昌、窦博昌等做兄长的,或送集锦墨,或送澄心纸,或送玉笔洗,或送珐琅暖墨炉,都是些读书作学问的物件。

窦昭抿了嘴笑。

宋墨就瞅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悄声问窦昭:“你笑什么?”

窦昭瞥了一眼奉命在一旁捧见面礼的陈核,低声笑道:“你可以去考状元了!”

宋墨望着那些文房四宝,忍不住眼底含笑。

见过了长辈和比他们年长的,接下就论到了比他们年幼的平辈或是晚辈了。

魏廷瑜摸了摸衣袖中的封红,不知道是该拿出来好,还是不拿出来好——按礼,宋墨虽然是姐夫,但他比宋墨先成家,这个时候他给宋墨见面礼,是礼数,不给虽也说得过去,却显得有些畏缩,小家子气。可刚才窦家的人都送的是些不好用钱衡量的东西,他那二百两银票的封红拿出来不免有些俗气。

犹豫中,宋墨已笑着朝魏廷瑜揖了揖,掏出一个封红递给了魏廷瑜。

魏廷瑜望着排在自己之后的几个小屁孩,脸色涨得通红,正要拒绝,宋墨已不由分说地将封红塞到了他的手里,笑道:“你我也不是今天才打交道,快拿着!”让魏廷瑜想起了之前宋墨关照他,让他跟着顾玉做河工生意分红时的口吻。

他不由得一愣。

宋墨已笑着弯腰摸了摸窦济昌的长子窦启仁的头,递给了他一个封红。

窦启仁大声地喊着“多谢四姑父”,雀跃之情溢于言表,让宋墨的笑意更浓了。

窦济昌的次子窦启复则不待宋墨掏出封红就嚷了起来:“四姑父,还有我,还有我!”肥肥的小手快要伸到宋墨的脸上去了。

“我记得,还有复哥儿!”宋墨呵呵地笑,掏了个封红给他。

窦启复欢呼一声,接过了封红,噔噔噔地朝西厅的跑去:“我得了个封红!”

窦品媛是窦博昌的女儿。

她闻声而动,迈着胖胖的小腿跑了过来,拉着宋墨的衣襟道:“四姑父,您还没给我封红呢!”

那软糯糯的声音,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都让宋墨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好,好,好。”宋墨笑着抱了窦品媛,递给了她两个封红。

窦品媛嘻嘻地笑,得意地朝窦启仁和窦启复扬着手中的封红。

窦启仁和窦启复一左一右地抱了宋墨的大腿,高声喊着“四姑父”:“我也要两个,我也要两个!”

窦家的人都满脸尴尬,三个人的乳娘更是抬不起头来,忙上前哄着几个孩子。

宋墨却笑着阻止了几位乳娘:“本是凑个热闹,不必如此拘谨。”又掏了两个封红补给了窦启仁和窦启复。

窦启仁和窦启复欢呼不已。

窦品媛不依了,嘟着嘴道:“我也要一个!”

宋墨竟然又给她补了一个。

窦品媛喜笑颜开了,窦启仁和窦启复却傻了眼。

五太太红着脸,狠狠地瞪了自己的两个媳妇一眼。

郭氏一个激灵,忙上前抱了窦品媛,笑着叮嘱窦品媛:“还不快谢谢四姑父!”

“多谢四姑父!”窦品媛稚声稚气地道,讨好地对宋墨道,“四姑父,您过年的时候到我们家去玩,我让祖父给您写春联!”

她从小看到很多人到家里求窦世枢的春联而不得,在心里认为这就是世上最好的东西。说得窦世枢都坐不住了,起身朝着宋墨拱手:“见笑了,见笑了!”

宋墨却笑道:“难得媛姐儿一片心意,到时候五伯父可不能推辞哦!”

窦世枢有些意外宋墨的随和,随即笑了起来,谦虚地道:“只要世子爷不嫌弃就好!”

宋墨笑道:“早就听说五伯父的字飘逸俊秀,一直无缘得见。这次还是借了媛姐儿的福缘,才能向五伯父讨副春联,怎敢有‘嫌弃’之说?”

窦世枢还要谦逊,窦世横已不耐烦地道:“一家人,这么客气干什么?你要是想向五哥讨几副字画,只管上门说一声就是了。不过,五哥的字一半得益于他少时的勤奋,一半得益于他现在是内阁大学士,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