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回门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和宋墨正在给宋宜春问安,来接窦昭回门的窦济昌到了。

宋宜春满腹的话只好闷在了肚子里,匆匆交待了窦昭和宋墨几句,就让他们出了门。

狂风裹挟着倾盆大雨如潮水般一阵阵地涌过来,抄手游廊像被水洗了似的,更不要说走在上面的人了,鞋袜和衣裾立刻会被淋得透湿。

大家披着蓑衣穿着木屐。

窦昭比平时又高了几分。

素心吃力地帮她打着伞。

“我自己来吧!”窦昭笑着,伸手去接素心的伞。

却有双晶莹如美玉般的手伸了过来,赶在她前面接过了素心的伞。

窦昭愕然地抬头,看见宋墨淡淡的面孔。

“我来吧!”他不动声色地持伞,揽着窦昭的肩膀朝外走去。

给宋墨执伞的陈核不知道如何是好,愣了半天才追上去。

窦昭的个子刚刚齐宋墨的耳根。

她若略一倾身,就可以靠在他的肩膀上。

两世为人,窦昭从来都是那个为别人持伞的人,何曾有人这样为她持过伞?

她半天没有回过神,懵懵懂懂地随着宋墨朝前走着,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站在了马车前。

车夫已放好了脚凳。

宋墨略一犹豫,扶了窦昭的手,道:“快上车,小心淋湿了衣裳。”将伞移到了脚凳上方,竟然要亲自服侍窦昭上马车。

豆大的雨点落在了宋墨的脸上。

窦昭忙弯腰钻进了车厢。

陈核跑了过来,双手高举着桐油伞,为宋墨挡风遮雨。

宋墨把伞递给了身边的武夷,上了马车。

素心几个面露惊讶,低下了头,鱼贯着上了后面的马车。

看到这一幕的窦济昌脚步微滞。

他有些意外。

京都谁不知道英国公府的世子爷出身显赫,性子清冷,不易接近,没想到他却能放下身段照顾四妹妹……可见再清冷的男子,在妻子面前都有柔情的一面。

他笑着跳上了窦家的马车。

雨点打在车顶噼噼啪啪地作响。

窦昭望着没有一滴水渍的衣裙,心中很是感慨,真诚地向宋墨道了声“多谢”,递了帕子给宋墨,示意他擦擦脸上的雨水。

宋墨笑着接过了帕子。

很普通的白色绫缎,在一角绣着丛素兰。

这让他想起窦昭的花圃。

宋墨擦了擦脸。

帕子上有淡淡的香味,像是兰香,又像是茉莉香,再仔细一闻,又好像玉簪花香,非常的清雅。

他把帕子塞在了衣袖里,撩了车帘,透过镶着玻璃的车窗朝外望:“你要不要回趟真定?”

路上没有什么行人,狂风骤雨吹打着满地的落叶,地上狼藉一片。

窦昭眼睛一亮:“可以吗?”

“什么事,只要想做到,总是能抽出时间来的。”他回头,眼睛在光线有些黯淡的车厢里熠熠生辉,亮如星子。

“也是!”窦昭失笑,认真地思考了片刻。

如果宋墨能和她一起回真定就好了。

让祖母见见宋墨,祖母也能放心些。

可宋墨在金吾卫当值,未必走得开,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

“我到时候和严先生商量吧?”她笑道,“国公爷那边,也得有个交待才行。”

宋墨点了点头。

心里有些伤感。

如果母亲还在世,有母亲帮窦昭挡着,窦昭又怎么会想连回趟真定都这么困难!

他不由握了握拳。

窦昭见他情绪有点低落,也笑着凑到了车窗前。

“这秋雨,下一场天气就冷一场。”她问他,“我们这是在哪里?”

前世,她虽然在京都住了十几年,可也不过只对富贵坊周围比较熟悉。

“我们在安定门大街。”宋墨说着,若有所思,吩咐车夫,“走江米巷去静安寺胡同。”

车夫傻愣了半天,这才高声应“是”,驾车拐进了旁边的一个小巷。

窦昭好奇道:“为什么要走江米巷?是不是走江米巷离静安寺胡同近一些?”

下次她回娘家,就知道该怎么走了。

“比走皇墙北街远大约半个时辰,”宋墨笑道,“不过六部衙门、五军都督府都在那边,你可以看看。”

窦昭窘然。

宋墨把她当成了没出过远门的深闺弱质了。

但宋墨能细心地想到带她去转悠,还是令她心情大好。

跟在他们马车后面的窦济昌却是满脸的困惑。

宋墨他们怎么改道住南走啊?这可是越走越远了!

再一看,车马慢慢地停了下来,在翰林院、上林苑监、太医院等衙门前伫立了片刻才徐徐地朝前驶去。

他不由问跟车的护卫:“他们在干什么呢?”

护卫也不知道,忙过去问了一声,回来禀道:“世子爷正告诉四姑奶奶六部衙门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