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执意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顾玉听闻不由嘀咕:“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要成亲了?”

汪清淮呵呵地笑,调侃道:“你年纪也不小了,要不要我帮你做个媒人?”

“不用了,不用了!”顾玉红着脸,落荒而逃。

待出了富贵坊,望着喧嚣的马路,他蓦然生出份寂寥之感来。

别人的婚事都有长辈帮着关心,他呢?虽然顶着皇后娘娘外甥的这个头衔,却是没娘疼没爹爱的。

顾玉想起家里的那些糟心事,宋墨进了宫,他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不知何去何从。

两个贴身的护卫不由交换一个眼神,其中一个谄笑着上前,低低地喊了声“公子”,道:“您看,我们去哪里好?”

顾玉回过神来,又恢复了略带几分跋扈的倨傲,却犹豫道:“我们,去宫里吧?”话音落下,仿佛有了主意,肃声道:“我们去宫里。我要去看看皇后娘娘。”

皇上每次犯病,都是姨母一个人在旁边照顾,那些嫔妃刚开始还在皇上病榻前献殷勤,后来发现皇上醒来之后什么也不记得了,而且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会触怒皇上,有性命之忧,就开始装聋作哑,姨母又担心像前几年的端午节那样,几位皇子、公主看见皇上犯病的样子被吓得半死,只好一个人强撑着。

这个时候,姨母肯定需要有人在她身边安慰她吧?

可惜辽王在辽东,景宜公主又是个没眼色的,一对亲生的儿女全都指望不上。

出了这种事,姨母把天赐哥叫进宫去,可见对天赐哥很赏识,这对天赐哥虽然是个苦差事,可也是难得的造化,以天赐哥的聪明,肯定能把握住这次机会的。

只是不知道太子有没有察觉到皇上病了?

顾玉脑海里浮现出太子那文弱的样子,心中一片茫然。

太子这个人,好像路人似的,总是没有什么存在感。不像辽王,英俊挺拔,磊落豪爽,明快果断,让人一看就生出几分好感。飞鹰走马,骑射弓箭,都是把好手,和天赐哥有得一比。可惜早早就自请去了藩地,否则京都也不至于如此的寂寞了。

他叹着气,摇摇晃晃地进了东直门。

※※※※※

窦昭听说家里请全福人和梳头的吃酒,不由大吃一惊,道:“今天初几?”

素兰心直口快地道:“什么初几?今天都十八号了!”

窦昭吓一大跳:“怎么日子过得这么快?”

捧着对霁红花瓶进来的甘露听着笑道:“可不是。我的东西还都没有收拾好呢,这眼看就要到小姐出阁的日子了。”又道,“当初就不应该把那些陪嫁的东西从箱笼里拿出来的,刚刚入了库,又要重新装箱笼。”

正说着,舅母和六伯母连袂而来,身后还跟着小尾巴赵璋如。

舅母闻言问甘露:“还有多少东西没有收拾?我让彭嬷嬷给你搭把手!”

甘露哪里敢动用舅太太的贴身嬷嬷,忙道:“马上就收拾完了。”又怕舅太太不信,笑道,“我这不是想在小姐面前称称功吗?”

大家哈哈大笑。

窦昭上前给舅母、六伯母和赵璋如见了礼,大家在宴息室里坐下喝茶。窦昭问道:“六伯母您怎么过来了?”

韩氏进门快三年了,前两天被诊出有了喜脉,纪氏很紧张,这几天都在家里照顾韩氏。

“今天不是请全福人和梳头的吗?”纪氏笑道,“你父亲带信给我,让我过来陪赵太太坐坐。”

或许是姐妹易嫁之事触犯了窦世英的底线,窦昭发现,从媒人到全福人,全是请的他自己的好友及好友的太太,不仅没有让槐树胡同的人插手,还像防着槐树胡同的人似的,都是些与槐树胡同那边不太熟悉的人。

窦昭这几天心浮气躁的,根本没有注意到婚礼的事。听说全福人是赵太太,陌生得很,她笑着问道:“是哪位赵太太?”

舅母笑道:“詹事府少詹事赵培杰赵大人的太太。”好像怕窦昭认生害怕似的,旋即解释道,“人我见过,很和善,行事也爽快,是个利索人。”

窦昭眉头微蹙。

这么巧?

她还想细问,有丫鬟进来禀道:“六太太,舅太太,赵太太过来了。”

大家打住话题,六伯母和舅母去了花厅,赵璋如则留下来和窦昭一起用午膳。

趁着丫鬟摆箸的机会,她悄声地问窦昭:“你想不想去看看赵太太长什么样?”

都二十出头的人,还像个孩子似的。

面对天真烂漫的表姐,窦昭不知道自己应该羡慕她还是担心她!

她打趣赵璋如:“小心被舅母逮了个正着。”

赵璋如顿时泄了气,问她:“我们是不是不能去香山看红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