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一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纪咏能出书房,得益于他参加了《文华大训》的编撰——他总不能不去衙门里当差吧?

可他心里却总是空荡荡的,觉得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

他和窦昭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呢?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是他太固执?还是窦昭太偏执?

纪咏坐在皇史宬宽敞明亮的无梁殿中,心不在焉地翻阅着太宗皇帝的起居录,和窦昭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像一幅幅画似的一张张在他的脑海里翻过。

有她揶揄自己“小心考个同进士回来”时的调侃;有她失望地对自己说着“我不希望你像窦明一样”时的惋惜;还有她痛斥自己“老死不相往来”时的愤怒……可每当他想起来的时候,却是温暖的,愉悦的,是生机盎然充满了无限乐趣的。不像在曾祖父的书房,所有的情绪都有个能被左右的算计,所有的算计都有个能预料的结果,生活仿佛被固定成形,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

这一刻,纪咏前所未有地想见到窦昭。

他想知道窦昭是会雷霆震怒,还是会眨着寒星般的眸子冷冰冰地打量着窦世英……

纪咏合上了起居录,对守在一旁的内侍笑道:“我突然觉得头昏得厉害,公公能不能给我找个地方让我躺一躺,然后再倒杯饴糖水来……”

皇宫的内侍,岂是一个小小的七品编修能指使的!

那内侍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地道:“既然编修大人身体不适,那就下回再来借阅这太宗皇帝的起居录吧?”

纪咏在借阅录上签了名字,出了皇史宬,直奔静安寺胡同。

※※※※※

窦昭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拿着给祖母做的一个刻丝抹额,半晌都没有动上一针。

端着秋梨、甜瓜走进来的素心见了,不由在心底长长地叹了口气。

窦昭和宋墨说话的时候,她就站在庑廊下的落地柱旁。

小姐不想嫁人,可世子爷待小姐真心诚意,小姐心里想必也明白。小姐一定是怕嫁过去之后世子爷像当年老爷待去世的赵太太一样,中途变了卦,所以才会这样患得患失举棋不定吧?

世子爷虽然比小姐年纪要小,行事却素来稳当,几次到真定拜访小姐,都变着法子去的,没让任何人察觉,小姐要是嫁了过去,别的不敢说,有了英国公府这样的夫家撑腰,名下的嫁妆肯定是能拿回来的。以后就算是和世子爷过不到一块儿去,找个安静的田庄住下来,也总比现像现在这样付完了这个还要应付那个的日子强——那时候,世子爷就是小姐的夫婿了,小姐只用应付好世子爷就行了。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笑着收了窦昭的针线,道:“您已经做了好几天针线了,仔细眼睛,不如歇会,吃点水果再做也不迟,现在离过年还早着呢!”

窦昭“哦”了一声,回过神来,不免有些赧然。

说的是要给祖母做条抹额过年,这几天却不过只缝了几针,多数的时候都用来发呆了。

可她望着眼前的水果,又开始走神。

那天晚上,宋墨那句“至少,陈曲水、段公义他们能光明正大地跟在你身边”,说到了她的心坎上。

上一世,那些被人当作礼物送给他的女子尚且能想跟着他就跟着他,想另嫁就另嫁,以自己和他的交情,何愁不能随心所欲地过日子!

嫁给宋墨,至少不用像嫁给别人那样需要在丈夫面前低眉顺眼。

只要想一想,就能让她心动!

可若是自己真的嫁给了宋墨,宋宜春对宋墨莫明其妙的谋害,英国公府的秘辛,四年之后的宫变,都如一道道天堑,横在她的面前。

她能迈得过去吗?

她有这个能力帮宋墨迈过去吗?

就算是她最终能度过难关,又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若不嫁给宋墨,和纪家婚事不成,窦家失诺,必定得付出很大的代价来赔偿纪家。东窦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肯定会对她打压遏制甚至是算计。

她虽然不怕,可想到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要过这种日子,不免会让人觉得厌倦。

现在,宋墨给了她一个摆脱这一切的机会,她要不要走这一步呢?

窦昭左右为难。

想到上一世,她前有狼后有虎,闭着眼睛嫁给了魏廷瑜,当时却没有这么多的犹豫不决。

这一世,有了选择,反而不知道如何决断才好。

是不是选择越多,人越容易迷茫呢?

或者是,她的能力还做不到审时度势,高屋建瓴?

窦昭问素心:“陈先生没有来找我吗?”

“没有!”素心给窦昭端了杯香气缭绕的云雾茶。

她希望窦昭能和陈大叔商量商量,也免得小姐一个人在这里冥思苦想不得其解。

但不知道为什么,陈先生却一直没有来找小姐。

窦昭道:“你去请陈先生过府一趟。”

素心欢欣地点头。

有小丫鬟进来禀道:“四小姐,纪大人求见!”

窦昭很是意外,道:“是哪位纪大人求见?”

自她的婚事定下来之后,父亲的身体很快就康复了,每天精神抖擞地去衙门当差,下了衙,就乐呵呵地亲自登门,给那些和他私交甚密的朋友或是上峰派送请帖,很晚才回来。

小丫鬟笑道:“自然是表少爷了!”又自作聪明地道,“玉桥胡同肯定是接到了老爷的请帖,表少爷知道您要出嫁了,特意来恭贺您的。”

窦昭不由暗暗点头。

纪咏知道自己要出嫁了,不是寻思着怎样让宋墨出丑,一洗前耻,而是来找自己,不管是为什么,总归是比从前理智了很多。

她吩咐小丫鬟:“请纪表哥到花厅里奉茶。”

小丫鬟应声而去。

素心担心道:“小姐,要不要跟六太太说一声?”

她怕纪咏闹腾起来,把纪家曾经想求娶窦昭的事说了出来,若是有人发现窦昭那时候还没有退亲,联系到窦氏姐妹易嫁,说不定会认为小姐是始作俑者,那可就麻烦了!

“不用。”六伯母觉得自己一次比一次嫁得差,已经够伤心的了,窦昭不想再为这种事去打扰六伯母,她淡然地道,“这里是静安寺胡同,若是她们觉得槐树胡同的饭比静安寺胡同的饭好吃,那就去槐树胡同当差好了。”

素心知道窦昭这是动了真火。

她不禁自凛,恭声应“是”。服侍窦昭换了件衣服,陪着去了花厅。

纪咏见到她就抱怨:“你怎么磨磨蹭蹭的?我还有事呢!”

那些争吵、伤人的话,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窦昭顿时有种回到了真定的时候。

纪咏在西窦借读,戏弄那些出家人;她对退掉魏家的婚事胸有成竹,闲暇时和纪咏斗嘴谈笑。两人都觉得生活非常的美好,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窦昭猝然间眼眶有点湿润。

她问纪咏:“你找我有什么事?”

纪咏道:“你是不是准备嫁给宋墨?”

窦昭想了想,道:“我跟你说实话,你能不能不要只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事?”

纪咏道:“难道我看着你做错了,也要任你错下去吗?”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窦昭道,“我没有向你求助,你就不应该随意插手。”

纪咏低头思考了半天,睁大了眼睛凝视着窦昭的眸子,“是不是这样,你才生气的?”

“是!”窦昭没有回避,坦然地迎着他的目光,“我可能没有你厉害,可你也应该尊重我的选择。不仅是我,就是你的那些好友、同窗、同科、同僚,甚至是家人也一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喜好,这些喜好,又是和每个人的经历分不开的,你可以不理会那些和你爱好不同的人,却不能嘲讽别人。”

“我们说你就说你,你又扯上一堆无关紧要的人做什么?”纪咏无意听窦昭说教,道,“我不插手你的事就是了。”又忍不住讥讽道,“我等着看你掉到坑底爬不出来的时候,看你向不向我求救!”

这样的孩子气,让窦昭忍不住笑了起来。

纪咏虎了脸。

窦昭忙正襟危坐,认真地道:“我还没有决定嫁不嫁宋墨。不过,的确有点心动。”

纪咏气结,道:“那小子除了出身,一无是处。你是不知道……”他把关于宋墨乱杀无辜的事告诉窦昭,“……而且他不仅结交内宦,还跟云阳伯家的顾玉狼狈为奸,倒买倒卖,整天和工部、吏部的那些胥吏打交道,没有一点正形。这样一个人,你是嫁还是不嫁,你可要考虑清楚才是!”最后还是忍不住道,“你要是不想嫁给她,我有办法让宋家退亲,而且不会让你名誉受损!”

“多谢!”窦昭真诚地向他道谢,道,“我若是想和宋家退亲,一定找你商量。”

说了等于没说。

纪咏拂袖而去。

等走出了窦家,他这才觉察到自己好像该问的都没有问,该说的都没有说,反而啰啰嗦嗦说了一通废话。

可他的心情却好了起来。

难道是因为窦昭认同了自己的做法?

纪咏站在静安寺门前,望着静安寺门前那两尊丈余高的石狮子,不由小声嘀咕。

自己做事,什么时候需要别人的肯定才会觉得是正确的?

这件事,他得仔细想想才是!

窦昭的话就未必全都是对的。

纪咏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