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困惑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此时的窦明,正在给魏廷瑜清洁伤口。

因为不惯做这些,她的手有点重。刚开始的时候魏廷瑜还能忍着,后来不由“嘶”了一声侧过脸去。

窦明动作一僵,眼角就有水光闪动。

魏廷瑜忙道:“你歇歇,还是我自己来吧!”说完,接过她手中的帕子,自己胡乱地擦了擦。

送魏廷瑜回来的汪清海望着魏廷瑜青肿的面颊,脸色阴沉:“你再想想,一点线索也没有吗?”

自汪清海和东平伯周少川的幼女成亲后,汪清淮就开始把手里的一些庶务交给汪清海打理。汪清海这些日子一直呆在开封督促着黄河旧道修缮的石料供应。因魏廷瑜成亲,他特意从开封赶回来,却又遇到了姐妹易嫁之事。

这是魏廷瑜的家务事,汪清海自然不好说什么,估摸着这几天魏廷瑜应该闲了下来,这才约了魏廷瑜到萃华楼小聚。

魏廷瑜心事重重,几杯酒下肚,不待汪清海开口,就先说起心事来。

“……窦家在北直隶也是数得着的人家,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当时心慌意乱,掀了盖头,看也没敢看一眼,就跑了出去敬酒……回去的时候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明姐儿又是哭又是闹又是寻死觅活的,乱成了一团,我也没来得及多想,脑子一嗡,就应了这门亲事。”他说着,端起面前的酒盅一饮而尽,又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三朝回门的时候,我臊得不行,睁开眼睛就在想,若是遇到了四小姐,该说些什么……谁知道四小姐却避开了我们……”

“木已成舟,再说这些做什么?”汪清海劝他,“既然已经认下了这门亲事,你就应该好好地和窦氏过日子才是!你这样三心二意的,既害了自己,也害了窦氏,更让那四小姐心里总是扎着根刺!”

“我知道。”魏廷瑜闷闷地道,“我就是在想四小姐说过的话。”

汪清海不禁“咦”了一声,道:“四小姐和你说过什么话?”

魏廷瑜道:“当时明姐儿不是约了我去大相国寺吗?后来被窦家的人发现了,要和我们家退亲。当时四小姐曾约了我去静安寺胡同,她说,相信我和明姐儿没什么。还说,大家的心情都不好,把婚期往后拖一拖。”他说着,眼中流露出几分迷惑,“可明姐儿却说,四小姐因我应了她的大相国寺之约,所以心生妒忌,死活也不愿意嫁给我……”

汪清海暗暗摇头。

他第一次见到窦明,就觉得窦明有双太过于灵活的眼睛,这样的人,通常都有很多小心思。

如今看来,窦明在姐妹易嫁这件事上,显然不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无辜。

可他能说什么?

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

他只好拿了好话劝魏廷瑜:“我有次听母亲偶然说起,也提到过窦家四小姐当时发脾气不愿意嫁给你。可能这其中还发生了些我们不知道的事。可不管怎样,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再追究,只会让彼此更难堪而已。你不如就当自己做了回负心人好了……”他见气氛沉闷,开玩笑地道,“这男人,谁还不做几回负心人啊!”

魏廷瑜听了不仅没有笑,反而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借口要上毛厕,离开了雅间。

等他久候不见人影,吩咐小厮去找的时候,却在毛厕旁看见了被打得鼻青脸肿、瘫软在地的魏廷瑜……

魏廷瑜见汪清海问当时的情景,颇有些羞愤地摇了摇头,道:“那些人一句话也没有说,拿了个袋子套就住我的头,朝着我就是一阵乱棍……”说到这里,他语气微顿,然后大声道,“我想起来了,那袋子是绸子做的,很光滑……”

“用绸子做的?”汪清海沉吟道,“出手的人应该非富即贵才是……是什么人,要对你下手?”他问魏廷瑜,“你仔细想想,是不是得罪过谁?”

魏廷瑜非常认真地想了想,再次摇头。

在一旁听着的窦明却突然脸色发白。

她想到了纪咏。

只有纪咏,才可能干这种事!

只有纪咏,才可能找魏廷瑜的麻烦!

她不由打了个寒颤,紧紧地拽住了魏廷瑜的衣襟:“侯爷,您,您以后还是少出去吧?若是要出去,也要多带几个护院才好——那些人有心算计无心,您太吃亏了!”

魏廷瑜点头,笑着安慰她:“没事。我以后注意些就是了。”

正说着,派人去请的御医赶了过来。

窦明回避到了旁边的耳房,汪清海帮着魏廷瑜让御医诊了脉看了伤,御医说只是些皮外伤,吃几副活血化瘀的方子,很快就会好了,他又吩咐魏廷瑜的贴身小厮跟着大夫去拿药,叮嘱了魏廷瑜几句“好好养伤,萃华楼那边,我再去问问,看能不能问出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