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将错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天空微微发白,窦昭站在庑廊下,宋墨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她站立的姿势,宛如凌寒的梅,傲然而独立,却始终透着几分孤傲,又仿佛沉静的隐隐青山,安祥宁静地凝视着他。

往事如走马灯般的,一幅幅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初见时的惊才绝艳,再见时的宽厚大度;危难时星夜兼程的援手相救,伤心时春风化雨的默默关怀;还有菊田劳作后一夜无梦的好眠,站在野桃树上眺望远村的豁然开朗,都如这秋日清晨的微风,轻轻地吹拂在他的心间。

窦昭的美好,从来都是润物细无声的,会让人在不经意间忽略,也会让人在不经意间感受到。

宋墨突然间激动起来。

此时,窦昭在想什么呢?

他是否也在不经意间忽略了什么呢?

宋墨转回身,大步朝窦昭走去。

窦昭的脸庞,渐渐在他的视野中清晰起来。

乌黑的青丝,洁白面容,入鬓的长眉,还有那红润如花般的嘴唇,含笑的眼眉,都渐渐变得生动起来。

“窦昭,”他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如果我们有缘,能结为夫妻吗?”

天边的鱼肚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淡淡的紫色,好像是那躲在云层后的瑰丽的霞光,有些迫不及待地露出些许的锋芒。

宋墨的脸庞,在晨曦中透着莹润的光泽,如上好的美玉,乌黑的眸子闪闪发亮,如夜空的星子。

窦昭望着眼前早已褪去了青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昳丽少年,不禁有片刻的恍惚。

他们有缘,能结为夫妻吗?

不能吧?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们都不是一路人。

他注定会是众人瞩目的焦点,纵然有落魄之时,也会以另一种形式彰显着自己的存在;她自己则喜欢莳花弄草,想象自己是一株花树,随着四季更替,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一个是峰顶的云,一个是林间的树,从来都只能遥遥相望的。

可在这秋日的清曦中,在这少年充满期待的璀璨目光下,她又有些不忍心那样直白地拒绝他。

她略一思忖,笑道:“如果能结为夫妻,自然就是有缘!”

只是他们恐怕永远都不可能有这样的缘份吧!

可宋墨的面孔,却在这一瞬间骤然亮了起来。

有浅浅的笑意在他的眼底流淌。

他深深地凝视了窦昭片刻,一言不发,转身大步地离开了正院。

窦昭望着他沉稳矫健的步伐,莫名地,心里生出几分不安来。

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窦昭仔细地回忆着刚才两人的对话。

静安寺报晓的钟鼓声悠扬,空气中还透着仲秋的凉意,朝霞却已悄然地铺染了半个天空。

宋墨带着连他自己都感觉有些莫名的雀跃出了窦家的宅院。

在秋日的早晨喝了碗热豆浆,从腹中一直暖到了四肢百骸的段公义、夏琏等人正聚在窦家宅院旁的小巷里低声地谈笑着,神情十分的轻松惬意,如久别重逢的老友。

听到动静,几个人均露出戒备之色,循声望去,见是宋墨,神色又都放松下来。

“世子爷!”众人恭敬地行礼。

朱义诚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瞥了夏琏一眼,心里暗自思忖:难怪师傅说身手只是敲门砖,要想在簪缨之家站稳脚跟,还得要学会揣摩上意。夏琏说世子爷一时半会儿不会出现,他们果然就等了快半个时辰。

宋墨笑着颔首,目光却落在了段公义和陈晓风的身上:“既然随着四小姐来了京都,怎么也不到一条胡同去坐坐?我和严先生前几天还说起你们,不知道你们这些日子都在忙些什么?”

这样的礼遇,不要说是护卫,就是京都御林军的教头,不,甚至是那些百户、千户也没有的。

朱义诚不由对段公义和陈晓风刮目相看。

段公义和陈晓风更是受宠若惊地赶忙恭身行礼,口中连称“不敢”。

※※※※※

虽然昨天一大清早就去了静安寺胡同,晚上又在济宁侯府喝了不少的酒,快天亮才回到家里,纪咏却睡得十分香甜,但在京都钟鼓楼报晓的第一声钟声敲响时,他就醒了。

精神抖擞地梳洗了一番,他直接去了静安寺胡同。

窦文昌正和五太太商量着双朝贺红喝认亲酒的事。

昨天五太太又是忙着问候气病了的王许氏,又是忙着应付王家的两妯娌,又是忙着安抚纪氏,还担心魏家那边的动静,寻思着今天到魏家去让谁主事好,到现在还没有合眼。

听说纪咏来了,五太太大慰。

纪咏有张仪苏秦之才,有他跟着过去,魏家想不认这门亲事,恐怕没那么容易。而且纪咏这样看重窦昭,以后窦家的人有什么事求到他的面前,想必他绝不会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