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拂袖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他到底要干什么?

纪咏自己也有些迷惑起来。

按道理,能遇到一个像宋墨这样棋逢对手的人,他应该想办法先收拾宋墨才对。可他却念念不忘如何让那个不堪一击的魏廷瑜出丑,至于他和宋墨的恩怨,反而倒成了次要的——将来如果碰到了,再斗一场就是了;如果碰不到,等他把魏廷瑜摆平了,再腾出手来和宋墨分个胜负也不迟。

他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欺软怕硬起来?

纪咏仰躺在自家后花园大槐树下的竹榻上,望着头顶郁郁葱葱的枝叶发着呆。

子上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低声禀道:“公子,翰林院的杨大人前来拜访。”

杨大人是指杨云宵。

前些日子,纪咏准备散布魏廷瑜的谣言,时常和杨云宵、陈志骥等人出去喝酒,走得很近。

而此时他听到杨云宵的名字却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吩咐子上:“就说我被曾祖父禁足了。过些日子再去他府上拜会。”

子上愁眉苦脸地去回了杨云宵。

子息走了过来。

纪咏眉头紧锁,很是烦躁:“又有什么事啊?”

子息忙道:“窦家四小姐随着窦家太夫人来了京都……”

“你说什么?”纪咏愕然,继而满心欢喜地一跃而起,“真的吗?四妹妹来了京都?”

子息也不由笑了起来,道:“是真的,姑太太那边已经递了信过来。”

两家是姻亲,二太夫人来京都,按理纪咏的母亲和伯母都应该过去问候一声。同理,纪老太爷来京都的时候,窦世枢和窦世横、窦世英都曾来问过安。

纪咏下了榻,道:“走,我们去看看四妹妹去!”然后也不等子息应答,风一般地出了玉桥胡同。

韩氏得了消息,急得不得了,想了想,去了纪老太爷院子。

纪老太爷正在书房里做画。

羽毛都已有些零落的老鹰,目光却依旧锐利,利爪紧抓着脚下的山岩,姿态依旧威武,有着“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雄壮。

听了孙媳的哭诉,纪老太爷放下手中的笔,仔细地打量了几眼自己的画作,这才不急不慢地道:“你说,见明去找窦家四小姐了?”

“是啊!”韩氏擦了擦眼泪,哽咽道,“他一听说窦家四小姐来了京都就跑了出去,拦都拦不住。姑太太也说了,窦家四小姐这次进京,是要和魏家商量成亲之事的。见明这样没有点忌讳地乱跑,要是被魏家的人误会了可就麻烦了!见明最多不过是被御史弹劾,时间一长,大家也就淡忘了。可窦家四小姐怎么办?老太爷,这次说什么您也得管一管了,不然真的要出大事了!”然后道,“您上次说,见明的婚事您有安排,不知道您相中的是哪家的姑娘?脾气好不好?人品怎么样?见明也到了成亲的年纪,如果相看得好,不如今年年底就把见明的亲事办了吧?”

“亲事不急,只要见明有本事,什么样的媳妇娶不到!”纪老太爷呵呵地笑,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口吻,“见明有我和他伯父、父亲看着,能出什么事?他表妹来了,他又曾在人家家里借读过,去看看也是人之常情,就算是御史,也不能因此而弹劾见明吧?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就算你信不过见明,见明的姑母你总该信得过吧?见明和四小姐之间如果有什么异样,不等你发现,只怕姑太太就会找上了门,你不要想当然地捕风捉影,自己坏了自己儿子的名声。”

韩氏脸色通红。

纪老太爷就道:“好了,安安心心做你自己的事去,这件事有我呢!”

韩氏只得退了下去。

纪老太爷若无其事,继续地画着画,提笔在老鹰爪下的岩石缝里添了几根小草。

纪咏飞快地赶到了槐树胡同。

窦昭正和窦德昌说着话:“令则现在是住在韩家还是纪家?”

窦德昌奇道:“我怎么知道?”

窦昭骇然。

与前一世相比,纪令则不过是推迟了婚期,怎么窦德昌就对她一无所知了?

难道自己在不经意间改变了纪令则的命理,而且是让它向不好的方向转变?

她顿时冷汗淋漓,面孔发白。

窦德昌不明所以。

正好有小丫鬟来禀,说纪咏来探望纪氏。

窦德昌大喜过望,忙拉了纪咏问:“令则表姐现在住在哪里?”

纪咏莫名其妙,道:“自然是在韩家。你问这个做什么?”

窦德昌忙指了窦昭:“是四妹妹要问的。”

那边窦昭已经定下神来,听说纪咏来了,心里正嘀咕着“正愁找不到个借口去见他,他倒自己跑上门来了”,纪咏已愤然道:“韩家太不是东西了!明知那韩六快要死了,还派人来催嫁。祖父也是的,前一刻还说要拖到那韩六咽气,后一刻就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