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变卦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樊氏没等魏廷珍开口,已上前一步,站在了魏廷珍的前面,冷冷地对郑太太道:“不知道郑太太何出此言?郑太太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们府上的老太爷,晚年的时候喜欢上了《周易》,家里只要有小子、姑娘出世,就要算一卦,还曾经有龙虎山的真人前来拜访,因而我们家几位老爷也都得了这个喜好,喜欢研究《周易》。特别是七老爷,还曾进宫给皇上讲过《周易》,趋吉避凶,最为拿手。若我们家四小姐真如郑太太所言,怎么我们七老爷却从来不曾提及?”

她说着,转身瞥了眼魏廷珍,“我们家四小姐和济宁侯的亲事是从小就订下来的,三年前正式交换了庚帖。老济宁侯为显郑重,还曾请了钦天监的监正亲自为我们家四小姐和济宁侯合过八字,当时钦天监的监正说这段姻缘是‘天作之合’,为此老济宁侯高兴之余还送了钦天监的监正一块寿山石。这件事,窦、魏两家的人都知道,郑太太怎么把老济宁侯的病逝扯到我们家四小姐的身上?”

又道,“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郑太太和我们家并不时常走动,不知道郑太太是从什么地方听到的这些传言?又或者,是你自己想当然?”眼睛却盯着王许氏,“同是女子,你比我们家四小姐年长许多,按理应称声长辈,难道不知道这样的话对我们家四小姐有何伤害?怎能信口开河!”

郑太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犹强辩道:“难道府上的四小姐不是二岁时生母去世,九岁时祖父去世……”

樊氏愤然打断了郑太太的话:“再过几个月就是我们家太夫人的寿辰,四小姐可是从小在太夫人身边长大的!郑太太说话不要太过份!”

她和郑太太针锋相对,指桑骂槐,语言犀利,毫不留情,在场的没有一个不明白她的话中之意,不由得沉默下来,或朝王许氏望去,或朝郑太太、王映雪望去,更多的,却把目光投向了魏廷珍,想知道她会怎么说。

魏廷珍是魏廷瑜的胞姐,有时候她的态度,就代表了田氏的态度,从而会影响到济宁侯的态度。

就连刚才回避此事的王太太,也不禁屏气凝神,竖起了耳朵。

魏廷珍心中一阵得意。

这正是她想要的。

窦昭是否真的八字硬克亲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她就可以因势利导,让局面变得对魏家更有利。

“这……”魏廷珍适时地佯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有时候,欲言又止也是一种回答。

有人惋惜摇头,有人若有所思,还有人露出看戏不怕台高的幸灾乐祸。

魏廷珍强忍着才没有笑出来。

樊氏以为这样就可以维护窦昭的名声,殊不知,她越是这样,大家就越感兴趣,这个事就变得越受人瞩目。

她正寻思着是以“自从弟弟定亲之后,母亲就病了”还是以“合八字的时候,钦天监的监正也说了,我弟弟的八字好,不管谁嫁了他都会荣华富贵,并不曾留意窦家四小姐是否与长辈的八字不和”来证实郑太太的话,就看见原来守在殿外的贴身丫鬟踮着脚,满头大汗地在找她。

魏廷珍愕然,不免有些分心,想说的话也顿了顿。

丫鬟看到她却面露焦急,悄悄走了过来,语气急促地和她耳语:“夫人,大事不好了!济宁侯被窦四小姐的表兄——今年新晋的探花郎纪见明拉去了南风馆,还在那里留宿了一夜……那纪见明不怀好意,多亏英国公世子爷相救。济宁侯让您快点回去!”

仿佛晴天霹雳,魏廷珍腿一软,要不是那丫鬟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她恐怕就要瘫软在地上了。

众人看出魏廷珍的脸色不对,不由神色各异。

而被众多贵夫人注视着的丫鬟却神色慌张,连连小声喊着魏廷珍“夫人”。

魏廷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弟弟一向老实,怎么就跑到南风馆去了?

还有那个纪见明,既然是窦昭的表兄,怎么会对弟弟不怀好意?

弟弟说是英国公府世子爷相救,除了宋墨,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疑问一个接着一个,脑子乱糟糟的找不到一个答案,可她知道,此刻有比追究事情原委更重要的事——必须做出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不能让这些鬼精鬼精的夫人、太太们看出一丝的端侃,否则休想隐瞒住弟弟去了南风馆的事。

如果是平时,这也就是件不足挂齿的风流韵事。可现在窦、魏两家就要正式下聘了,弟弟的所作所为,等于是给了窦家一耳光。窦家会不会拿此事做文章,从而主动退亲,坏了弟弟的名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