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对峙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宋墨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压住了心头蹭蹭往上窜的怒火,貌似平静对魏廷瑜说了句“先穿了衣服再说”,转身离开了内室。

魏廷瑜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慌慌张张地起身找衣服,却不知道被什么给绊了一下,骨碌碌地滚下了床。

样子十分狼狈。

可想到宋墨冷凛的表情,没有一个人笑得出来。

赵紫姝更是吓得脸色苍白,一把抓住了魏廷瑜,哆哆嗦嗦地央求道:“侯爷,我们,我们没什么的……”

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落得如此境地?

魏廷瑜只觉眼前的这个伶人面目可憎,让他做呕。

他狠狠地瞪了赵紫姝一眼,想也没想地推开赵紫姝,木然地穿上衣服,出了内室。

宋墨端坐在中堂的太师椅上,举止悠闲地喝着茶。

顾玉坐在他的下首,虽然也端着杯茶,可一双眼睛一会儿看看宋墨,一会儿看看魏廷瑜,满脸的好奇。

看见魏廷瑜出来,宋墨指了指顾玉对面的太师椅,淡淡地道了声“坐”。

魏廷瑜不敢看宋墨,低着头,又羞又惭地坐了下去。

有人给他奉了杯茶。

汤色碧绿,清香扑鼻,一是上好的碧螺春。

魏廷瑜不由得喃喃地说了声“多谢”。

那人恭谨地应了句“不敢当”。

魏廷瑜就听见宋墨喊那人“陈核”,道:“你去把侯爷贴身的小厮叫进来。”

陈核微微一愣,恭声应喏,退了下去。

魏廷瑜却是吓了一大跳。

这种事,难道还要嚷得人人都知道不成?

脸上不禁红一阵白一阵的,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更有种怕惹怒了宋墨的顾虑,让他如坐针毡,忐忑不安。魏廷瑜的小厮很快就被叫了进来。

宋墨吩咐陈核:“你陪着他去内室,看看侯爷还有什么东西落下了没有。”

显然是怕有人拿着魏廷瑜的贴身物件作文章。

这是在给魏廷瑜善后啊!

顾玉挑了挑眉。

从前,天赐哥对谁都冷冷淡淡的,顶多只会帮他和天恩收拾残局。他是自己死皮赖脸贴上去的,差点连命都没了,而天恩是天赐哥的胞弟,这个姓魏的凭什么让天赐哥对他这么好?

他望着魏廷瑜的目光闪过一丝寒光,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看好戏的事不关己,而是渐渐变有些晦涩起来。

魏廷瑜没有注意到顾玉的异样。

他又惊又喜地抬头望着宋墨,喊了声“世子爷”,情不自禁地把自己放在了从属的位置,用上了敬语。

宋墨闻言差点把茶盅给捏碎了。

用得着这样窝窝囊囊的吗?

不过是个伶人,就算是睡了又如何?

收拾干净不就完了!

这样诚惶诚恐的……

窦昭,窦昭……怎么就摊上了个这样的人?

他心痛难已。

陈核和魏廷瑜的小厮拖着赵紫姝从内室走了出来。

“世子爷,”陈核低声禀道,“没什么东西落下。”

那小厮看这阵势,多多少少也猜出了点门道,吓得面如土色,不停地点头附和着陈核。

赵紫姝也瑟瑟发抖地跪在宋墨的面前,“咚咚咚”,不停地磕着头。

他一句话也不敢说,更不要说把责任推到纪咏身上了。

保持沉默,这件事也许会被当成风花雪月就此揭过,他还有条活命。

供出了纪咏,就演变成阴谋和陷害。

不要说眼前这个他虽然不认识,举手投足间却气势逼人,明显维护着济宁侯的少年不会饶他,就是纪咏,也一样不会放过他。

像他这种人,有时候知道也是错!

宋墨却是看也没看赵紫姝一眼,站起身来,轻描淡写地对魏廷瑜道:“走吧!”

屋里的人都有些惊讶。

事情就这样完了?

没有责怪?

没有质问?

没有雷霆万钧?

就这样走了?

魏廷瑜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宋墨已起身朝外走。

顾玉目不斜视地紧跟在宋墨的身后。

魏廷瑜莫名地就松了一口气,急急跟着出了厅堂。

赵紫姝全身发软地瘫在地上。

他宁愿那个少年打他一顿,踢他一脚,至少脾气发作了出来,现在这样一声不吭地走了,等待他的又将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赵紫姝心中一动。

延安侯世子爷汪清淮昨天不是歇在了他这里吗?

既然那少年是顾玉领来的,汪清淮就是不认识也能通过顾玉搭上话吧?

如今之计,只有求汪清淮出面了。

他等宋墨等人出了厅堂,忙扶着太师椅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从后门去了汪清淮留宿的院子。

走出厅堂的宋墨却脚步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