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喝酒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可子息怎么拦得住纪咏!

纪咏大摇大摆地穿过抄手游廊到了前院。

迎面一大群人簇拥着个老者走了进来。

那老者中等个子,须发皆白却面色红润,穿了件半新不旧的宝蓝色杭绸直裰,腰间坠着个红玛瑙的小瓶子,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还透着几分少年人才有的新奇。

他一看见纪咏就呵呵地笑了起来,道:“见明,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我还特意嘱咐他们,让他们不要告诉你。听说你在翰林院里干得不错?来,我瞧瞧,有没有长进一点?”

“曾祖父!”纪咏睁大了眼睛,回头狠狠地瞠了子息一眼,一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的样子。

子息不由缩了缩脖子,忙道:“是两位老爷吩咐的,说是老太爷的意思,想给您一个惊喜,我们才没有说的。”

“我看惊倒是有,喜可不知从何而来!”纪咏嘟呶着,板着脸走了过去,给纪老太爷行了个礼,喊了声“曾祖父”。

纪老太爷习惯性地伸手去摸纪咏的头,不曾想纪咏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稚气的少年了,长得比他老人家还高了一个头,要举起手来才摸得到纪咏的头,他笑眯眯地说了声“乖”,场面不免有些滑稽。

纪颂和纪颀垂下眼睑,全当没有看见。

其他的人也纷纷别过头去。

纪咏嘴角微抽。

纪老太爷已拉了纪咏的手,一面往里走,一面和他说着话:“你这是要去哪里?今天难得大家齐聚一堂,你就不要出去玩了,陪陪我这老头子。我从江南带了几块砚台来,是你大伯父孝敬我的,其中有一块易水砚、一块龙尾砚,你帮我掌掌眼。”说着,回头扫了身后跟着的孙子、重孙们一眼,笑道,“等会你们也一人拿一块去用。”

纪咏的几个堂兄听了纷纷上前凑趣地向纪老太爷道谢,嚷着纪老太爷偏心,道:“有砚无墨有何用?您老人家不如好人做到底,赏几块松烟墨给我们使使吧!”

“就知道不能开口,”纪老太爷一副心疼肉痛的样子,“一开口就要大出血!要砚有一方,要墨没有,你们是要还是不要?”

大家都喜欢老顽童似的纪老太爷,笑着起哄:“自然是砚也要,墨也要。”

一群人嘻嘻哈哈地进了厅堂。

纪咏呲着嘴,牙疼似得跟着纪老太爷身边。

如果是别人,他可以甩都不甩就走人。可面对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赢过的纪老太爷,除了长幼之别,他还有种对强者的尊敬,虽然心中不愿,他还是陪着纪老太爷在厅堂坐下。

纪老太爷就倾着身子对纪咏道:“你的房师杨大人对你赞不绝口,还特意写了封信给我,夸你通晓稼穑,非一般读书人可比。他如此看重你,我既然来了,怎么也要见见他——你明天陪着我一起去拜见杨大人。我们同为南直隶人,远亲不如近邻,你平日无事,应该常去请教才是。”

有什么好去的?

每次去了都说要农事,害得他到处找懂农事的管事询问,这才没有穿帮……

纪咏闷闷地应了一声“是”。

纪老太爷脸上笑开了花,不再理会纪咏,和纪颂、纪颀说着话。

去找陈曲水的事自然就泡汤了。

不仅如此,纪老太爷还今天拖着纪咏去拜访这个,明天拖着他去拜访那个,美其名曰要介绍些老友让纪咏认识,纪颂和纪颀自然是全力支持,以致于纪咏除了去翰林院,其他的时间都用来陪纪老太爷了。

转眼间就到了盛夏,纪老太爷却没有一点要回去的意思,反而兴致更浓,要把年轻时走过的地方都走一遍,没有走过的地方要弥补遗憾,更是得走一遍了。

偏纪咏的人来禀回,说陈曲水过几天就要启程回真定了。

纪咏烦不胜烦,袖子一甩,不奉陪了。

纪颀气得青筋直冒,教训他:“老爷子还能有几天好日子?趁着他老人家能吃能喝的时候我们这些做子孙的不好好孝敬,难道还要等他老人家入了土再孝敬不成?!你要是敢在他老人家面前耍横,你就给我去跪祠堂去!”

纪家的祠堂在宜兴。

纪咏索性跪在了供奉纪家祖宗画像的佛堂。

纪颀气得差点闭过气去,到处寻鸡毛掸子,要打纪咏。

韩氏也觉得纪咏太过分,拦了来劝和的纪颂:“百事孝为先。他若是连这道理都不懂,不如打死算了!”

纪颂叹了口气。

纪颀把纪咏打了一顿。

纪咏道:“那我不用天天陪着曾祖父到处跑了吧?”

纪颀半晌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纪咏下了衙就去找陈曲水。

陈曲水不在铺子里。

田富贵十分殷勤地和纪咏说着话:“……七老爷请了陈先生过去说话,回来得可能有点晚。不知道纪大人找陈先生有什么事?要不要我帮着传个话?要不,我跟他说您来找过他,让他明天去拜访您?”

自己要不要去看看姑母呢?

纪咏寻思着,心不在焉地出了铺子。

一辆马车停在他身边,有人撩了车帘喊他:“见明,你在这里做什么?”

纪咏抬头,看见了一身锦绣坐在马车里的何煜。

两人自从在醉仙楼打了一架之后,何煜觉得纪咏性格豪爽,纪咏觉得何煜也算是个有担当的,两人反而不远不近地走动起来——纪咏金榜题名,何煜送了贺礼过去;何煜成亲,纪咏去喝了喜酒。

“没什么事,到处逛逛。”他下意识地不想让何煜知道这是窦昭的笔墨铺子。

何煜也没有在意,点了点头,道:“我去醉仙楼喝酒,你要不要一起去——东道是陈泽西,徐志骥、杨云宵,还有蔡固元几个都在场。”

陈泽西是礼部都给事中,今年才三十二岁,原内阁大学士陈炎的孙子,是朝中有名的青年才俊,何煜娶的就是陈泽西的堂妹。

徐志骥和杨云宵则是纪咏在翰林院的同僚,年纪也都不大。

纪咏心里正不舒服,听说那个时时斜眼看自己的蔡固元也在,立刻来了兴趣,不客气地上了马车:“那就打扰了。”

何煜最欣赏纪咏这副桀骜不驯的名士风范,哈哈大笑着朝里让了让,和纪咏一起去了醉仙楼。

纪咏要是毒舌起来,还真没有几个招架得住的。

一顿酒没喝完,蔡固元已是脸色铁青。

徐志骥和杨云宵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来。

陈泽西瞧着这也不是个事,朝着何煜使眼色,示意何煜和纪咏先走。

何煜见这个蔡固元十分的无趣,也无意继续在这里粉饰太平,悄悄地和纪咏说了几句,两人喝完了酒盅里的酒,起身告辞。

穿过走道的时候他不禁抱怨道:“不是说他才高八斗吗?我看也不怎么样……”

一句话没有说完,旁边的雅间里突然出来一个人,差点撞在了何煜的身上。

何煜不由推了那人一把。

那人喝得有点多,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顿时有些恼羞成怒,大声喝道:“你他妈的走路不长眼睛啊!”

何煜哪里听得这样的话,立刻揪了那人的衣襟骂了回去:“你他妈的说谁呢?你有种再说一遍!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我不姓‘何’!”

那人却“咦”了一声,醉醺醺的脸上堆起了谄媚的笑,撇下了何煜,和纪咏打着招呼:“纪大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您?”

纪咏刚当时面吐了蔡固元的槽,正心情大好地在一旁看热闹,没想到对方却把招呼打到他身上来了。他微微一愣,道:“你谁啊?”

那人麻溜地站直了身子,笑道:“在下郑兆坤,工部都水清吏司主事。纪大人高中探花时,曾去府上道贺,见过纪大人一面。”

纪咏哪里认得他。

想到伯父是工部侍郎,这人多半是为了巴结伯父借着自己高中去送过礼。

他“哦”了一声。

何煜也不好和他多计较了,不悦地道:“算了,你给我赔个不是,这件事就这样完了!”

郑兆坤忙点头哈腰地赔不是,并热情地邀请:“何公子,纪大人,相请不如偶遇,请给个机会让我能敬两位一杯酒。”

把何煜说得笑了起来,打量着他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机灵人。”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见郑兆坤身后的雅间门扇大开,有人走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丝竹声和女子的调笑声。

那人扯着嗓子喊了声“郑兆坤”,抬眼见郑兆坤就在旁边,大力地拍着他的肩膀,醉意浓浓地道:“你他妈掉到茅坑里去了?”

纪咏和何煜不由朝雅间内望去。

就看见雅间主位上坐着个比小姑娘还要漂亮秀气的少年。

他身边坐着两个姿态妖娆的女子,一个正在给那少年倒酒,一个则和少年旁边坐着的个二十出头,剑眉星目,英俊挺拔的男子调笑着。

那男子好像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场合,眉眼间带着几分尴尬勉强。

感觉到有人看过来,少年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瞥地了他们一眼,神态间带着几分痞气。

何煜皱眉,低声对纪咏道:“是顾玉。”

京都小霸王,万皇后的侄子,云阳伯顾全芳的嫡长孙。

纪咏也听说过。

可他的目光却落在了顾玉身边那个英俊的男子身上,眼神骤然闪过利刃般的寒光。

“郑大人盛情相邀,我们不去喝两杯,也太不给郑大人面子了。”纪咏淡淡地道,走进了雅间。

何煜愕然。

只好也跟着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