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后山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后山的小河,河水清澈,河底的白色鹅卵石清晰可见。

宋墨站在河边,静静地注视着潺潺流水中倒映的树影。

石青色的锦袍,碧玉簪子,挺拔的身姿,静谧的气息,他仿佛化成了他身后那片树林里的一棵树,融入那清风碧空之中,寥寂苍茫中透着秋高气爽的澄净。

下了软轿的窦昭不由脚步一滞。

宋墨闻声已转过头来,笑道:“你来了!”

他的目光温和,笑容真诚,窦昭却骤然失声:“你怎么瘦得这样厉害?”

原本精致无暇的五官因为削瘦而更加分明,让他纵然面带微笑也显得肃穆冷峻。

“是吗?”宋墨笑道,“我怎么没觉得?”

窦昭在心里幽幽地叹了口气。

不管是谁遇到他这样的事恐怕都要辗转反侧寝食难安,何况身上还带着伤。他能站到她面前,已实属不易。

她不由道:“你的伤,怎样了?”

“还好!”宋墨显然不太愿意谈及,简略地道,“让顾玉帮着请了太医院最好的御医,都说不能心急,只能慢慢地调养。我这些日子就躺在床上混吃混喝的,哪里也没有去。”然后笑着问她,“听说及笄礼很热闹,可惜,我不能来道贺……”眼中流露出淡淡的遗憾,倒是真的觉得可惜。

窦昭却忍不住腹诽。

就算是你没遇到这破事,就算你身上没伤,你能来吗?你以什么身份什么借口来?

念头闪过,又觉得自己多虑了。

宋墨想干什么还有干不成的?!

说不定他不能来道贺还是件好事。

若是让他找到了借口和自己正大光明地来往,那以后宋家的事她怎么能避得开?

然后想到了纪咏。

怎么她遇到的一个两个都是这样的性子?!

然后又想到邬善和魏廷瑜……只觉得宋墨和纪咏都叫她头痛。

她索性什么也不想,左右看了看,指了不远处的一块大青石,对宋墨道:“我们过去坐坐吧?”话音一落,就觉得这话有些不妥——据说宋墨的伤很严重,也不知道现在怎样了?又忙道,“算了,还是站着说话吧?”心里不禁嘀咕,也不知道他这样站着吃不吃力……

宋墨望着窦昭笑,笑意一直从眼底深处流淌到了眼角眉梢。

他轻轻地道:“我没事。外伤早就好了,内伤……我大舅觉得学外家功夫过于霸气外露,我们宋家是皇上近臣,我学这个不太好,早年特意寻了师傅告诉我练习内家养生功夫,这功夫本就如小火文茶,要慢慢地来,倒也不急于一时。”

“那就好!”窦昭想到段公义第一次见到宋墨时就说宋墨好像学过什么特殊的武技,想着蒋家和宋家都是百年旺族,肯定有外人不知晓的防身保命之术,就随口应了一句。

宋墨微微地笑,道:“你上次跟我说,田庄有野菜,是不是就长在这后山上?我怎么一株也没有看见?”

窦昭忍不住道:“你认识野菜吗?”

“认识啊!”宋墨笑道,“我从前不认识,回去之后让人采了些回来……很稀有的不认识,一般的都认识了。”

不至于吧!

窦昭眨了眨眼睛。

宋墨却很认真地朝她点了点头。

窦昭朝四周望了望,拔了一株长着椭圆形叶片植物折了回来:“这是什么?”

“这……”宋墨没见过,顿时额头冒汗,喃喃地道:“应该……是……叶蓼?”

还真是用过功的!

窦昭心里嘀咕着。

“不对!”她肃然地道,“这是酸模。”

酸模和叶蓼长得十分相似,不过一个的叶子窄长些,一个的圆润些。

宋墨窘然地擦着汗。

窦昭哈哈大笑。

那笑容,带着几分促狭几分狡黠,因而有种恣意的飞扬,明亮了宋墨阴郁的心。

他不由跟着笑起来。

笑容让宋墨的眉眼变得柔和起来,显露出些许少年的昳丽。

窦昭在心里暗叹可惜。

这么漂亮的一个少年,宋宜春却硬生生把他变成了个杀戮者。

“这也叫酸溜溜。”她摇晃着手中的酸模,“是长在夏天的野菜,摘下来之后用清水洗干净,放入滚水中略微焯一下,捞出来就可以吃了。有清热凉血的功效。”

宋墨接过窦昭手里的酸模,笑道:“上次吃的是秋葵,你好像很懂这些似的。”

“嗯。”窦昭抬头望着河对岸的三株野桃树,笑道,“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小时候常和村里的孩子一起上山摘野菜,还下河摸鱼,”她指了小河边的一处拐角,“看到没有?到了夏天,那里就会有很多的野鱼……”窦昭回过头来,笑着问他,“你走得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