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孽障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宋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他在回程行至兴隆时接到母亲的病逝的消息。

六天五夜,他日夜兼程,急驰而归。

身边的护卫全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只有余简跟了上来。

跳下马背的那一瞬间,他两腿一软,要不是余简和门口当值的管事扶了他一把,他可能就跌在了地上。

“世子爷,世子爷!”满耳都是含着哽咽的声音,带着看到他回来的喜悦和如释重负。

宋墨眼中噙满了泪水,沿着一路飘荡的祭幛朝灵堂奔去。

“哥哥!”在灵前答谢的宋翰一身麻服扑在了宋墨的怀里,“你怎么才回来?”他的声音充满了恐惧和抱怨。

“是哥哥不好!”宋墨抱住了弟弟,眼泪从他满是血丝的眼睛里溢出来,“都是哥哥不好……回来晚了……”

宋翰大声哭起来:“哥哥,哥哥!”

宋墨牵着弟弟走到灵前跪下。

“娘亲,我回来了!”他满脸是泪地给母亲磕了三个头。

旁边有人过来:“天赐,把孝服穿上。”

是大堂哥宋钦的声音。

宋宜春对家里的人都很照顾。给大堂兄宋茂春在上林苑林衡署谋了个佥书的差事,过了几年,想办法把林衡署的署正给挤走了,让宋茂春做了署正。堂弟宋逢春则在崇文门课税司任副使,另一个堂弟宋同春在内库乙字库任副使。林衡署署正好歹还是个正八品,崇文门课税司副使和内库乙字库副使则不入流,可架不住油水丰厚啊——那林衡署岁办进贡果品,崇文门课税司掌收进京酒税;内库的乙字库属于兵部,各卫所胖袄、战鞋、军士裘帽都归它管。虽说官小位卑,可他们都是宋氏族人,就是侍郎、少卿们见了也要给几分薄面,上峰有了什么好处也不会少了他们的份,又有祖上留下来的田产,日子不知道过得有多舒服。

所以宋宜春在宋家的威信很高,说是一言九鼎也不为过。

宋钦比宋墨大七岁,去年春天成的亲。

成亲之前,宋茂春带着儿子来见宋宜春,希望宋宜春能给儿子谋个好差事,却被宋宜春训斥了一通:“鼠目寸光!敬之已经通过了府试,眼看着就能取得禀生的资格,应该把心思全放在读书上才是!如果他能考个秀才,我就是在皇上面前也能说得上话,不给他谋个正常七品的营缮所所正,也得给他谋个正八品的卫所知事吧!那前程可比你强多了!总不能像你一样,一辈子做个不入流的胥吏吧!如果敬之没这运气,三十岁之前还没有考中秀才,到那时候再给他谋个差事也不迟。”又道,“我们家人丁单薄,更要抱成团才是。天赐就是有三头六臂,身边没有血亲相助,也是枉然。你们不要小富即安,能让孩子们往上迈一步,就要想尽办法让孩子们多迈一步!”

宋茂春感激涕零,谢了又谢。

就是宋钦也十分的感激,觉得二叔待自己十分的真诚。

本就把宋墨和宋翰当自己家兄弟一样的他待宋墨和宋翰就更亲近了。

蒋氏去世,是宋家的大事,好比是大厦倒了半边,宋家的人都来帮忙,宋钦更是当仁不让,头七那几天几乎没有合眼,这两天才睡了个囫囵觉。

宋墨表情呆滞地任宋钦帮他穿了孝衣。

宋钦见宋墨瘦得厉害,神色疲惫,不由去搀他:“你先去洗把脸吧!二叔一直在上房里的内室,你也要去看看才行。”

宋钦的弟弟宋铎正好从外面走进来。

他比宋墨大四岁。和所有的次子一样,他的性格比较活泼。

看见宋墨,他喊了声“天赐”,亦道:“你快去歇歇吧!逝者已逝,你得好好保重才是。后面还有好多事等着你呢!”

宋墨没想到他会说出“逝者已逝”这样的话来,要不是心中太沉痛,说不定会扬眉一笑。

看两位堂兄的样子,都满脸倦色,知道这些日子两人帮了不少忙,他抓住宋铎的肩膀望着宋钦说了一句“多谢”。

“自家兄弟,说这些做什么!”宋钦谦逊道。

宋墨点了点头。

宋翰拉了拉哥哥的衣袖:“哥哥,我要跟你一起去。”

母亲的死,一定让这个八岁还想要和母亲一起睡的弟弟很害怕吧!

他眼中闪过一丝痛惜,想到父亲在母亲的房里,弟弟要是走了,连个答谢的人都没有,只得狠了狠心肠,低声对宋翰道:“娘这里不能断人,我马上就来!”

宋翰含泪点着头,反复地叮嘱哥哥:“你一定要快点来哦!你一定要快点来!”

“一定!”宋墨摸了摸宋翰的头,正要回颐志堂,迎面碰到了父亲贴身的随从吕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