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惊骇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明坐在颠簸的马车里,不禁有些后悔。

没想到这马车这样的简陋,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带了季红一起出门的。

她不由撩开了车帘:“于二,我们要多久才能到定州?”

“快了,快了!”赶车的于二回过头来,对着窦明谄媚地笑了笑,“我们这是走的小路,要是走大路,他们轻骑快马,我们很快就会被追上。”

“哦!”窦明情绪有点低落,缩回了车厢。

晚上,他们在一户农家借宿。

肮脏破旧的家具,干硬的、散发着霉味的被褥,水面上还浮着烟灰的茶水,让窦明觉得自己无法下脚。

她躺在炕上,闭上眼眼,努力不去想自己身在何处,思绪就渐渐地转到了外祖母家。

大舅母看见自己肯定又是一通教训,二舅母就会护着自己,外祖母……从前对自己真是疼到心里去了,可自从外祖父被人弹劾之后,外祖母对自己好像就没有从前那么好了。是因为窦家没有帮忙的缘故吗?自己这次去了,外祖母还会不会像从前那样宠爱自己呢?

窦明心里七上八下的,辗转反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或者是在陌生的地方,她睡得并不安稳,无端端的突然惊醒过来。

窗扇紧闭,清冷的月光从屋顶的明瓦里射进来,落下一方皎洁。

外面好像有人在说话。

窦明不由支了耳朵听。

“……不行,最少也得五十两银子……不说别的,就她身上那件玫红色西番莲纹的妆花褙子就能当五两银子……还有她耳朵上戴的那对猫眼石的耳珰……”

窦明顿时毛骨悚然。

她今天穿的就是件玫红色西番莲纹的妆花褙子,戴了对猫眼石的耳珰!

窦明本能地感觉到自己所处的环境十分不妙。

她轻手轻脚地爬了起来,身子软绵绵的,也顾不得穿鞋,套了双袜子就蹑手蹑脚地走到了门口。

门破破烂烂的,根本就关不严,站在门前轻而易举地就可以透过门缝看到外面的情景。

堂屋没有点灯,敞着门,月光从门外照进来,可以清楚地看见于二的影子。

他正和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站在堂屋里说话。因为光线的原因,两个人都看不清楚面貌,只能勉强地分辨得出那男子的身材特别魁梧,站在那里,厚实得像座铁塔似的;女的身材圆滚,耳朵上的金耳环在黑暗中一闪一闪的,像双噬人野兽的眼睛,让人觉得瘆得慌。

“既然那些东西你稀罕,你可以拿去。”女的说道,声音有些嘶哑,却带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阴狠,“我只要人!十五两银子,多的一个子也没有!”

“莫二姑,”于二不满地低声讨价还价,“您这也给的太少了点。那丫头可是个千金小姐,我费了老大的劲才把她骗到手的。您看我这又是雇车,又是打点的,您总得让我捞回点本钱吧?您这价也出得太低了点……您好歹给我加点……”

那莫二姑冷笑:“她今年都十一岁了,已经记得事了。给你十五两银子,还是看在我们当家的和你的交情上,要是别人,三两银子我都嫌多了……”

听到这个份上,窦明哪里还不明白。

什么二表弟坏了大表哥的荐书,什么让她去向外祖母求情,全都是假的!

这个于二,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要把自己给拐卖了。

她心里霎时烧起熊熊烈火,推开门就想把于二大骂一顿,可当她的手搭在了门闩上,粗糙的门闩扎伤手指传来的刺痛却让她很快就冷静下来。

得逃!

趁着于二还没有发现,她得赶紧逃走!

等脱了困,不管是窦家还是王家,伸根指头就能捏死他。

窦明咬着牙,顾目四盼。

屋里只有一个窗子,还通往外面的正院。

她立刻决定从窗子逃走。

手脚发软地上了炕,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抽了窗扇的闩子,打开了窗扇,外面的棂子却是钉死的,任她如何地推拉,都纹丝不动。

完了,完了!

窦明坐在那里,脑袋里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回过神来。

那个莫二姑不就是要钱吗,自己许给她钱不就是了!

想到这里,她又有了盼头,人也有劲了。

她跳下炕,啪地一声打开了房门。

门外的三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笑盈盈的,一团和气。

听到动静望过来,都露出诧异的表情。

窦明很害怕,可从心里冒出来的怒火却驱散了她心中的胆怯:“于二,你这个背主求荣的东西,你竟然敢哄了我把我卖人,我外祖父知道了不把你五马分尸也要把你千刀万剐,你就等着在官府衙门的大牢里烂掉吧!”又嚷道:“莫二姑,你不过是为了求财。我许你五百两银子,不,一千两银子!你把我送回去,我让我外祖父好好感谢你。你知道我外祖父是谁吗?他是云南巡抚王又省。我伯父是文华殿大学士、刑部尚书窦元吉,我爹爹是翰林院学士、詹事府府丞……”

“啧,啧,啧!”莫二姑笑着打断了窦明的话,挪动着圆滚滚的身子走了过来,月光下,一双如豆的小眼睛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没有一丝暖意,“小姑娘,没想到你出身这样尊贵,脑子却这么不好使。”她说着,朝着于二咧开抹着厚厚大红口脂的大嘴皮笑肉不笑地道,“于二,你这事做得不地道。只说是个千金小姐,却没说是个熟人。你可真是让我难做!”

原来笑眯眯的于二此时显得有些畏畏缩缩起来,急声辩道:“二姑,我不是成心不告诉您——刚才我们不是只顾着谈价钱了,有些事还没来得及说嘛……”

“于二,你这个不得好死的!”窦明听着忍不住骂道,“尚儿呢?他是不是和你一伙的?亏我二表哥对他那么好,我二舅母这样信任你,你们竟然做出这种天理不容的事来,你们就不怕天打雷霹吗?”

“表小姐,我这也是没办法了。”于二不以为意地嘻笑道,“要怪,只怪你运气不好。我这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

两人争吵间,那莫二姑却退了几步,冲着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男子使了个眼色。

那男子仿佛没有看见似的,突然上前几步靠近了于二,一言不发,掏出把匕首就捅进了于二的胸口。

于二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他难以置信地瞪着那男子,然后又慢慢地转过头,目光落在了莫二姑的身上。

窦明这才反应过来。

她尖声厉叫。

只是那声音还没有逸出喉咙,就被莫二姑一把捂住了嘴。

窦明拼命地挣扎。

莫二姑的手却像铁钳似的,让她不管怎样挣扎也挣不脱。

“于二,要怪,只怪你运气不好。”她阴森森地道,把刚才他说窦明的话还给了他,“我们求财,可不是求气的。这位小姐来头这样大,我们可吃不下。只好委屈你们做对私奔的同命鸳鸯了。”

于二死死地盯着莫二姑,眼中流露出不甘、愤怒、绝望……可那眼神最终也敌不过魁梧男子手中的匕首,渐渐失去了光彩……

莫二姑吩咐那男子:“还有个叫尚儿的,应该也在这附近,让兄弟们快去找找,不能留下活口。”说着,掏出块帕子堵住了已经无力挣扎的窦明的嘴,然后把她丢在了地上,“把于二搬到炕上去,找个人把这女的奸了,丢在于二身边,做出被逼奸杀人的样子。”

“不!”窦明嘶声裂肺地哭着,发出来的声音却像小猫叫似的,她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看见那身材魁梧的男子一副水波不兴的样子平静地应“是”,脚步轻快地走出去的时候,她再也顾不得什么,扯出嘴里的帕子,跪爬着抓住了莫二姑的裙裾:“你杀了我,求你杀了我……”

她不要死前还受那样的凌辱!

莫二姑退后几步,把裙裾从窦明的手中抽出。

“窦小姐,这就是你的命啊!”她叹息着,充满了悲悯的味道,却更让人觉得惊悚,“谁让你自报家门的呢?你要只是个普通富户人家的小姐,我们至于要这样兵戎相见吗?说起来,我这次损失大了!做了你,我们这三、五年恐怕都要东躲西藏的避风头了,生意也做不成了,还得啃老本……”

她像个市井婆娘谈家常一个样的唠叨着,那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二姑,那小子躲在草垛里,说是于二让他在那里放风,我已经把他丢到后面的井里了。”

“笨蛋!”莫二姑怒不可遏地骂道,“要是被人发现了怎么办?你看过私奔还带着小厮,结果主人死在了屋里,小厮落进了井里的吗?还不快把尸体捞出来!”又道,“天快亮了,你赶紧叫个人进来把事办了。”

魁梧的男子被训得像个儿子似的,却一点脾气也没有,乖乖地应“是”:“我这就去办!”

莫二姑面色微煦。

外面突然响起一阵马蹄声。

两人俱是一愣。

外面传来男子洪亮粗犷的声音:“莫二姑,人还在不在你手里?有人好说话,没人,你就等着和你的姘头王老七一起上法场吧!”

是段公义!

是段公义的声音!

窦明泪流满面,呜呜呜地叫嚷着。

她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盼望听到段公义的声音。

她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感谢段公义的出现。

而莫二姑和那魁梧男子却脸色大变,露出惶恐不安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