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算账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听得发愣,隐隐有种多此一举的感觉——他纪咏是什么人,用得着人同情吗?一时的安静,也不过是为了制造更多的喧嚣罢了。

“既然如此,那你就慢慢地算好了。”她扭头就走,“我还有事,先走了。”

“喂,喂,喂!”纪咏却拉住了她的衣袖,“你这人,脾气怎么这么坏?我不过说了一句,你听都没听完,扭头就走!”立刻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样子。

窦昭为之气结,甩着衣袖,道:“你不是在算账吗?我站在这里岂不是会打扰你……”

“没有,没有!”纪咏忙道,松开了手,请窦昭一旁坐,“我正想找你商量商量。”

窦昭见他没事,哪里还有心情听他胡言乱语,道:“有什么话回去了再说,二太夫人宴请女客,我也要过去凑热闹。”

“哦!”纪咏点头如捣蒜,“那你快去,我们晚上再好好合计合计这事。”

在这些事上他一向很有分寸。

窦昭转身离开。

太湖石假山后面露出窦明的半张脸。

到了晚上,窦昭和纪咏在花园里碰面。

大红灯笼的光照在纪咏的脸上,让他的眉目更显俊朗。

他扳着指头数道:“我今年十六岁,明年中个进士,十七岁;庶吉士三年散馆,二十岁;然后到六部观政,三年以后混个从七品的右给事中或是詹事府主薄厅主薄、太仆寺主薄厅主薄之类的,就二十三岁了;再三年,升个七品……这样算下去,我要升到正二品,最少也得五十三岁!”他说着,打了个寒颤,“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这考进士一点也不划算!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中举之后立刻参加春闱的,好歹也能节省几年,五十岁的时候做到正二品。”

窦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说他什么好,没好气地问他:“那你准备怎么办?”

前一世倒是以圆通法师的身份不到三十岁就做了礼部侍郎,正三品。

“我也正在苦恼,”纪咏说的是苦恼,眼睛却亮晶晶的,看不出一点苦恼的样子,“你说,有没有什么捷径能让人不用这样苦苦地熬资历?”

能!

出家当和尚!

念头闪过,窦昭瞪大了眼睛。

难道上一世,纪咏就是因为这样才去当和尚不成?

可那也得有足够的运气遇到个因为圈禁了自己父亲,杀死了自己哥哥而问鼎大宝,每日寝食不安,因而开始特别信奉佛教的皇上才行啊!

她觉得自己的额头好像在冒汗。

要是知道他前世是什么时候出的家就好了!

窦昭掏出帕子来擦了擦额头,道:“听说梁青是四十三岁入的阁,孙怀四十四岁入的阁,王箕四十六岁入的阁……”

她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家伙继续出家当和尚吧!

六伯母每次提起来他来的时候,不知道多高兴,多荣耀!好像他就是纪家的希望,纪家的未来似的。怎么也要哄着他考个进士之类的再说。

“我就知道,这话只能跟你说!”纪咏听着,兴奋地一掌拍在了窦昭的肩膀上,窦昭身子一沉,肩头立刻火辣辣地痛起来。

她不悦地喝道:“你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的干什么?”

“我太高兴了,太高兴了!”纪咏连声道歉,一弯腰,从石桌下面摸出一大卷纸来。

他把纸卷摊开来,指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名字道:“我把近百年的内阁大学士的履历全都列了出来,你看看!”

灯光昏暗,窦昭哪里看得清楚。可她要是不陪着纪咏疯,纪咏还不知道要祸害谁去?至少她不会轻易被纪咏所蛊惑。

她吩咐素兰去点盏灯来。

素兰应声而去。

纪咏却迫不及待地介绍起那些名人来:“……梁青是因为做过仁宗皇帝的师傅,仁宗皇帝一登基,就把他从四品的詹事府少詹事提到了正二品的礼部尚书,皇上有六位皇子,最小的今年也有十三岁了,我就是想弄个从龙之功,也有点晚了……这个不行!孙怀是因为显宗皇帝要整治官吏,他正好有刚直不阿、清正廉明有名声,皇上才让他做了刑部尚书,可在此之前,他在琼州做了整整十二年的县令,我可不想为了当个尚书就跑到琼州去晒太阳……这个也不行!王箕是仁宗皇帝还是太子时,太宗皇帝要废了仁宗皇帝,王箕在都察院御史的时候曾上书为仁宗皇帝辩护,仁宗皇帝登基后,提擢他做了吏部尚书……”他说着,摸着下巴沉吟道,“王箕这一招倒可以试一试——当今皇上虽然有些喜怒无常,但总的来说还是个仁君,对御史的弹劾什么的也能容忍,不过若是想让皇上和太子之间有罅隙,这件事有点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