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秋围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有点杞人忧天。

纪咏每天卯时即起,亥时才歇。不是读书就是写字,偶尔会在鹤寿堂的院子里转一转,连鹤寿堂的门都不曾出过,更不要说闯什么祸了。

或者正是因为他对学问这么认真,所以才会小小年纪就考中了解元的吧?

窦昭猜测着,不时嘱咐素心多多留意纪咏的饮食起居,尽量给他一个比较舒适的环境,这样也利于他举业。

纪咏很快感到了待遇的变化,开始要求素心:“我不喜欢吃鸡皮,以后烧鸡,把皮都去掉。”又或是挑衅:“白菜怎么会有梗?”

这些都是小事,素心一一满足。

有一日纪咏摇着扇子去了法源寺。

窦昭甚是奇怪。

素心皱着眉道:“纪公子说快到中元节了,他要去找图印方丈论论佛法。”

出去散散心也好!

窦昭笑道:“他还有这闲功夫?”

被窦昭派去服侍纪咏的小丫鬟有口无心快嘴地道:“纪公子每天在屋里研究佛法,说这次去法源寺,定要把图印方丈说得哑口无言,跟着他还俗不可!”

让图印方丈还俗?

窦昭愕然,道:“他这些日子难道没有读《四书五经》吗?”

小丫鬟哪里分得出来,只知道纪咏每日伏案几个时辰:“嘴里常念着什么嘛呢,什么大自在之类的话。”

窦昭气倒,吩咐素心:“以后我们吃什么他就吃什么?有没皮的母鸡吗?”

素心也很气愤,觉得他辜负了大家的一片心意。

结果纪咏在法源寺住下了,据说每日跟图印方丈讲法,把附近圣寿寺、舍利寺、崇因寺、洪济寺,甚至是隔壁灵璧县的大方寺等几家禅院的长老都吸引了过来,法源寺热闹得像办庙会似的,窦家做什么菜饭于他一点影响也没有。

难道这个家伙真的是圆通法师?

窦昭忍不住地想。

他没出家之前要引诱人家的长老还俗,等他出了家,又要引诱着皇上出家,这还真就符合他的性格。

只是不知道前一世是谁让他出的家?

或者,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像他这么能闯祸的家伙,想必纪家也会对他的事三缄其口吧!

她接到了陈曲水的来信。

他在信中写道,纪咏还没有号。但他从小就很聪明,读起书来一目十行,宜兴无人能及,小小年纪就有神童之称,纪家对于他寄于了很大的希望,因而上上下下都对他十分地宠溺,他一路顺风顺水地长到了今天。要说他与其他人有什么不同,就是特别的顽皮,别的孩子最多上树掏个鸟窝,下河摸个鱼虾之类的,他却是看了《山海经》就要去登天台山,读了《出师表》后就要做木牛流马,听了徐福带着五百童男童女去蓬莱求仙的故事,就在家里炼丹,差点把纪家给炸了。

那时候他才九岁。

纪老太爷打又舍不得,骂又没有用,左右为难,只好禁了他的足,又和纪咏约法三章,只要他能考取进士,以后他想怎样就怎样。但在没有考取进士之前,要按部就班地在家里读书写字做学问,哪里也不能去。

他欣然答应,花了三年功夫就考中了举人,人虽傲气,却也稳重多了。纪老太爷这才放心让他带了护卫、小厮四处游历,为的就是让他见识一下世俗红尘的悲欢离合,能有颗悯人之心……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窦昭不由额头冒汗。

纪家老太爷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给了纪咏怎样的承诺啊!

※※※※※

宋墨用一副杂五赢了董其一副双鹅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都。

蒋氏走进颐志堂的时候,宋墨正在练习射箭。

他身若青松,手若磐石,拔箭、引弓,发箭,动作矫健有力,一气呵成。

蒋氏不由“咦”了一声,目光落在了儿子手中的弓箭上。

弓身乌黑,样式古朴,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弓臂上绕着粗粗的牛筋,弓弦却细若发丝,闪着暗哑的光芒,一看就知道此弓绝非凡品。

“你怎么把你大舅送给你的射日拿了出来?”她的目光扫过弓身,仿佛看到的是已逝兄长的面容,声音都柔和了几分,“你平时不是说这弓太打眼了吗?”

宋墨从描金箭壶里抽出一只雕翎箭,“铮”地一声射中了靶心,这才缓缓地放下弓,轻声道:“这张弓比较随手……我得保证随心所欲才行。用这张弓更有把握!”

什么叫随心所欲?

蒋氏微愣,正想问个仔细,见宋墨已将手中的弓交了一旁服侍的陈桃,并接过了陈核递上的帕子,一面擦着汗,一面道:“您怎么过来了?您今天可好些了?”又道,“天恩呢?他不是说陪着您的吗?怎么没见他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