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宋家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英国公府的上房位于英国公府的中路,是座五间四进的院子,前面是英公国府的前院、正厅和花厅,后面是个带佛堂的小花园,从宋墨居住的颐志堂出来,穿过一道种着翠竹的斜巷就到了。

他走进院子,看见身材高挑,秀雅端丽,眉宇间若有若无地透着刚强和傲气的母亲正神色有些茫然地站在台阶上望着院角的香樟树发呆。

宋墨手中的香囊霎时如团燃烧着的火焰,灼热炙人。

这株香樟树是母亲二十岁生辰时,大舅从福建送来的,当时不过人高,现在已经齐檐了。

“你来了!”蒋氏笑着和儿子打着招呼,坐到了葡萄架下的石凳上。

葡萄藤才刚刚抽芽,春日明媚的阳光透过稀疏的枝蔓照在她的脸上,原本乌黑亮泽的青丝里竟然有了几根银丝。

宋墨心头酸楚,趁着丫鬟给他们端茶倒水的时候走到了母亲的身后,笑着按住了母亲的肩膀,亲昵地道:“娘,您都有白头发了,我帮您拔了吧?”

蒋氏抿了嘴笑,望着儿子手中长长的银丝,半是感慨半是欣慰地道:“你都要娶媳妇了,娘也该老了!”

任宋墨再沉稳内敛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少年,他顿时脸色通红,赧然地喊着“娘”。

儿子难得的窘迫取悦了蒋氏,她笑着问宋墨:“你在真定遇到的那个姑娘有多大?”

能让儿子吃瘪,可见是个胆大心细、聪明伶俐的丫头。

“您问这个干什么?”宋墨的脸更红了,不依地嚷道,“人家已经订了亲!”

话音一落,母子俩人俱是一愣。

风吹过葡萄架,嫩绿的芽儿在春风中颤颤巍巍地晃动。

宋墨尴尬得不行。

母亲不过好奇问问,他怎么就鬼使神差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想到这些,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烧,更不自在了,道:“严先生建议我和魏廷瑜结交,我也觉得这主意不错。正想着怎么跟宗耀说一声,想办法和这个人认识认识。”

蒋氏意味深长地笑。

她心里有点可惜,却知道再说下去不免有辱姑娘家的清誉。

宋墨脸上却挂不住了,左顾右盼地道:“爹爹呢?怎么没有看见他?”

“他去了三公主府。”她顺着儿子转移了话题,“你爹不敢请太子出面,怕连累了太子,想请三公主去探探皇上的口气。”说到这里,她情绪低落下去,“我已和闵先生商量过了,皇上既然对保你大舅的折子留中不发,那就请那些从前跟过你大舅的人上折子弹劾你大舅……只是平日里走的太近的不好出面,免得皇上起了疑心……怕就怕皇上已经有了主意,不管我们怎么做也是徒劳无功的……”

三公主恩荣是元后沈氏所生,皇上的嫡长女,备受皇上的宠爱。

驸马石祟兰是长兴侯石端兰的胞弟,和英国公是发小,关系非常的好。

可这样有用吗?

还不如打点皇上身边的大太监汪渊呢!

宋墨想着,胡乱地点了点头。

气氛突然间就变得沉闷起来。

宋墨捏了捏掌心的锦囊,半晌才鼓起勇气喊了声“娘”,低声道:“我有话跟您说……”

“什么?”蒋氏抬起头来,眼底还有残留的茫然,显然没有听清楚儿子刚才说了些什么。

宋墨吸了口气,正想把刚才的话对母亲重新说一遍,谁知道母亲已精神一振,正色地道:“我想为你求娶你二舅家的含珠表姐,你觉得如何?”

他睁大了眼睛,然后慢慢抿紧了嘴唇。

蒋氏在心底暗暗地叹了口气,声音因为理智而显得有些淡漠:“我知道,你从小和你四舅舅家的撷秀表妹玩得好,可你撷秀表妹却是庶出。我们蒋家虽然不在乎,可你父亲却是个极重嫡庶的人,首先你父亲那一关就通不过。你二舅走得早,只留下了你表姐这一点血脉,别的表姐妹好歹还有父兄照拂,只有她,自幼失怙,孤苦伶仃没个依靠……”

宋墨微垂着头。

含珠表姐喜欢的是在蒋家习武的大舅母家娘家族侄尹挚。

外祖母、大舅母都知道。大舅母为此把尹挚丢到了大舅的军营,还跟他说:“我们蒋家的姑娘不嫁孬种,你想娶含珠,就拿军功来做聘礼。”

尹挚走的时候,送给含珠表姐一支金簪,就是央他递给含珠表姐的。

可生死面前,这些儿女情长又算什么呢?

阳光落在他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一层阴影。

“婚姻大事,本就应该由父母做主。”他轻轻地道,柔和仿如拂面的春风,“我听母亲的!”

从小就有主见,从不听人摆布的儿子突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深深地刺痛了蒋氏,让她想说的话都戛然而止,若有所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