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送走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施安一走进田庄就看见自己的人蹲在屋脊上,端着驽,神情紧张地注视着下面的动静。

窦家的护卫则团团将正屋围住,如人肉城墙似的挡住了通往正房的路。

他们神色同样很紧张,有个家伙还不安地握了握手中的齐眉棍,却没有一个人退缩。

看见施安,陈晓风上前几步,喊了声“站住”,抬着下巴睨视着他:“梅公子的人?”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嘲讽。

施安不由低低地骂了一句。

也不知道是在骂谭家庄的人临阵倒戈,还是骂这事太窝囊——他连个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输了,还得恭恭敬敬地给窦家的护卫抱拳行礼:“在下是梅安,还请这位大哥帮着通传一声,在下有要紧的事禀告梅公子。”

梅安是他对外的称呼。

陈晓风打量了施安一眼。

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去搬救兵的家伙了。

看样子已经知道屋里的情况了。

没有头脑发热地强攻,而是单枪匹马地来请梅公子示下,也算是个忠肝义胆的好汉了。

施安给了陈晓风一个好印象,陈晓风对他的态度自然也就和缓了很多,想着窦昭无意和梅公子为敌,他略一思忖,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通传一声。”

施安忙说了声“多谢”。

陈晓风并没有靠近厅堂的门扇,而是站在台阶上禀了一声。

不一会,素兰撩了帘子:“小姐说,请梅安进来。”

施安闻言心中一跳。

难道公子失去了自由?

想到来时谭家庄的那个家伙扯了身边一个护卫的黑巾把自己的脸给包上了,还说什么“我们家和窦家世代为邻,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实在是不想和窦四小姐的人碰面”之类的话,他心里就一阵烦躁,进屋的动作不免就大了些,谁知道却惹来了那个小婢女的一阵白眼。

这都算他妈的什么事!

想当年,他在江湖中排名也能排前一百,不,前五十了,后来虽然投靠定国公做了贴身侍卫,可也是响当当的一名总旗,现在却被个丫头片子瞧不起、当贼看!

想到这里,他压下心头的无名火停在了书房门外,隔着葱绿色镶着宝蓝色襕边的杭绸软帘恭谨地喊了一声“公子”。

“进来吧!”公子的声音如往昔般温和中带着几分冷清,但这不仅没能安抚施安,反而让施安更加忐忑。

越是事情紧急,公子就是越从容镇定。

情况肯定非常的糟糕。

施安打起精神来应了声“是”,挺着腰杆走了进去。

公子坐在临窗的太师椅上,严先生坐在公子的下首,对面是个年逾花甲的儒雅老者,屋里还有个女孩子,十四、五岁的样子,肌肤胜雪,长眉入鬓,目光湛然,抱着个孩子,嘴角含笑地坐在那里,柔美中透着几分端庄,表情娴静,竟然有种莫名的庄严之相,把他吓了一大跳。

这位应该就是窦家的四小姐了!

难怪谭家庄的人不想见她!

要是自己,恐怕也不好意思向这样一个女孩子下手吧!

念头闪过,就听见公子提醒般轻声地喊了他一声。

他忙收敛了情绪,上前几步,附耳低语,把谭家庄众人的反应说了一遍。

宋墨难掩心中的惊讶。

谭家庄可不是普通人家,桀骜不驯,自成一派,要不是蒋家和他们有几辈子的交情,五舅既和谭举人交好,又得了谭老太爷的青睐,如何不是这孩子可能是蒋家唯一的血脉,谭家庄决不会出手帮他的。窦四小姐能得到谭家庄的敬重,恐怕不仅仅是扶危济困、收留孤幼这么简单吧?

他望着窦昭的目光中划过一道流星般璀璨的光芒。

“窦四小姐,”宋墨突然站了起来,左手负背,右手攥拳弯肘置于腹间,态度随意而优雅,一向冷清的面容也露出几丝笑意,像冰雪消融春回大地般的温煦,“既然如此,就烦请陈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吧!陆鸣,”他喊着身材瘦小的男子,“你这段时间就留在窦家,负责保护窦四小姐。”

谭家庄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公子怎么立刻就改变了立场?

严朝卿和陆鸣俱是一愣,但都很快掩饰住了心中的震荡,陆鸣更是恭声应“是”,走上前来规规矩矩地给窦昭磕头,行了大礼。

让你留个人监督我,你倒好,把身边身手最好的一个留了下来,这是保护我还是随时准备杀人灭口呢?

窦昭在心里把宋墨骂了个千儿八百遍,脸上却不显不露,笑着请陆鸣起来,喊了段公义进来,让他领了陆鸣下去安顿食宿、差事。

你不让他保护我吗?总不能白吃粮食不干活吧?窦家的护卫干什么,他就得给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