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提亲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讪然笑道:“我的疑心越来越重了!”

陈曲水不以为然:“不是小姐的疑心重,而是我们现在不过是依附在窦家这棵树上的藤萝,没有自己的渠道去接触那些核心的东西,只能通过观察一些细枝末节来推测事情的发展,从而避免那些能影响我们的事情……”说到这里,他语气一顿,面色端凝地道,“四小姐,承蒙您的厚爱,家里的事没有瞒着我,我多多少少也能看出点您的困境。我知道您想自强自立,可您有没有仔细想过?这种事,没有十年的功夫是不可能的。”

“我不仅想过,而且还知道我们的路有多艰辛。”窦昭点头,“我是女流之辈,不可能自立门庭,必须依靠窦家,这是一难。我不准备出嫁,没有子嗣,这就注定了我的直系里不可能出进士,没有进士,在政治上就只能依附别人,这是二难。我名下虽有大量的财产,每年却只有一万两银子的例钱,虽然开了个笔墨铺子,又有范文书这样的人帮忙,没有五年的功夫难以闯出名堂,而且就算是做到了北直隶第一,它的收益相比我们的支出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我们要养一帮能随时帮我们打探消息的人,这是三难。这些连我都想得到,先生必定比我看得更远更深。”她真诚地道,“所以陈先生答应帮我,我嘴上虽然没说,但心里是十分感激。”

陈曲水忙揖了揖手:“惭愧,惭愧!老朽才疏学浅,没能给小姐帮得上忙。”

“先生不必谦虚。”窦昭笑道,“没有您老,我们也没有今天的局面。”她目光坚定而明亮,语气平静而无畏,“可我不能因为有难处就放弃,总要试一试才行!”

陈曲水肃然地点头:“正是小姐说的这个理。”

他看中窦昭的正是这一点。

不管遇到什么艰难都不放弃。

他那颗早就心灰意冷的心也跟着跳动起来。

一个人,只要有坚定不移的信念,有勇往直前的勇气,不管过程有多曲折艰难,但最终等待他的,必将是丰硕的果实。

他就怕窦昭会中途放弃。

两人的话题非常的严肃,屋里的气氛不免有些凝重。

窦昭不喜欢这种氛围。

她笑着给陈曲水打气:“您看现在,我的年例不就从一千两涨到了一万两,还请到了像段公义、陈晓风这样的高手来保护我,这要是放在从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人的一生还长着,谁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我们要有信心才是。”

陈曲水大笑,放下心来:“行!只要小姐有信心,我就是拖着这老弱残躯跟着小姐走这一遭又何妨!”

窦昭忍不住翘起了嘴角,以茶代酒敬陈曲水。

陈曲水一饮而尽。

两人不由相视而笑。

没几天,崔十三从京都回来:“好了,你说的那几个人我都去拜访过了。”他狐疑地道,“你真的让我去京都的笔墨铺子当二掌铺啊?我可是什么也不懂?你是不是让我先在窦家的铺子里学两年?而且那我看那个范文书做得挺好的,根本不用再添个二掌柜。”

至于范文书对他热情中隐隐流露出来的戒备如果是从前,他肯定会不服气地和他斗一斗,可自从跟着窦启俊看过那流民雇农的生活之后,他的心境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觉得范文书这样做是人之常情,他不仅能够体会,而且能够理解,不必大惊小怪,在范文书没有任何错误的时候和范文书去较真。

窦昭没有做声,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手指轻轻地摩挲着茶盅青绿色的釉纹,低声道:“十三,你听说过我母亲的事没有?”

崔十三一愣,回避般地垂下了眼睑,轻声道:“没有!”

“你说谎。”窦昭笑道,笑声清越悦耳。

崔十三很狼狈。

窦昭悠然地道:“王家势大,我现在惹不起,可不代表我以后也惹不起。我让你去做二掌柜,不是让你插手笔墨铺子的生意,是想让你去京都结交一些能给我们提供庙堂之事的官吏。”

她向崔十三交底。

崔十三脸色大变:“你想报复王氏?”然后急急地道,“我不参与这事……”

真是世事无常啊!

窦昭自嘲地笑了笑。

前世对她最忠心的人,这一世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她。

“报复王氏?”她不紧不慢地端起了茶盅,“你未免太看得起她,也太小瞧我了。”

崔十三愕然。

“我要报复她?”窦昭悠然地呷了口茶,冷酷地道,“我只要劝父亲纳个妾,生个庶长子由我教养,再找个人引诱窦明,她就完了!还用得着我报复?”

“那,那你要干什么?”崔十三面白如纸地跳了起来。

不错,她说的一点都不错。

王氏进门这么多年都没能给人丁单薄的西府生下男嗣,窦昭完全可以通过二太夫人甚至是崔姨奶奶向窦世英施压,让窦世英纳妾,而王氏因为失去了主母的权利,再把年幼的庶长子交给端庄沉稳,大方持重的长女抚养,合理又合理。而现在西窦从上到下全是窦昭的人,想坏了窦明的名声,那简直是易如反掌,根本就不需要动脑筋……

念头闪过,崔十三望着窦昭寒霜般的面孔莫名地灵机一动,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他不由骇然地道:“难道你,你想自立门户?”话一说出口,他立刻又自己否认了自己,“不,不,不可能……”

崔十三,一向都是那么机灵。

窦昭长叹了口气,问他:“为什么不可能?”

崔十三想也不想地道:“因为你是女人……”

“崔姨奶奶不也是女人。”窦昭笑道,“不也过得好好的吗?”

崔十三脑子顿时有点糊,不禁低头思考,渐渐地,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脑子里逐渐形成:“你是说,在窦家占一席之地,让窦家不得不尊重你……”

“你想不想跟着我一起干?”窦昭笑而不答,邀请他,“这样,崔家就有能力培养子弟读书,说不定几十年上百年以后,会成为第二个窦家!”

崔十三两眼发着光,不过片刻,他就斩钉截铁地说了句“干”。

窦昭在心里暗暗赞许,低声道:“你这次去京都,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悄悄地放印子钱……”

她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崔十三。

崔十三听着听着,眼睛越来越亮,到了最后,已是热血沸腾。

“四小姐,您就看我的吧!”

这是他第一次尊称窦昭为“您”。

窦昭只当没听见,笑盈盈地点了点头。

崔十三却道:“那,那您为什么不用那些手段对付王氏?”

窦昭沉默了半晌,沉声道:“做人,要有底线!”

崔十三默然,静坐了好一会,起身恭敬地向她行了个礼,退了下去。

窦昭一个人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慢慢地喝着茶。

王映雪,她做错了事,就得受到惩罚,王家不管,自己会管的。

但不是现在。

子嗣什么的,只会让她伤心难过,但不会让她后悔、绝望。

窦明,前世对不起自己。

这世却没有做错什么。

自己不能因为她没做过的事而去报复她。

这是自己做人的原则。

她并没有骗崔十三。

窦昭侧过脸去。

透过玻璃窗扇,她看见几个小丫鬟正在院子里堆雪人。

小丫头们那欢快神色让她有些紧绷的神色徐徐地舒展开来。

陈曲水由素心陪着,匆匆地走了进来。

窦昭有些惊讶,高声地吩咐守在外面的丫鬟:“请陈先生和素心直接进来。”

小丫鬟应了声“是”,不过几息的功夫,陈曲水和素心撩帘而入。

见屋里没有其他的人,素心又撩帘出去了,陈曲水则面色沉凝地朝着窦昭揖了揖。

“出了什么事?”窦昭的神色也不禁跟着沉重起来。

“何公子,不,何家正式向窦家提亲!”陈曲水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五老爷和令尊都已经答应了。”

窦昭心神俱震,大惊失色地道:“两家正式交换庚帖了吗?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东窦那边可曾得到了消息?”

“还没有正式交换庚帖。”陈曲水脸色并不见轻松,“此事是两天前发生的。何家请了翰林院学士蔡弼向令尊提亲。令尊虽然没有一口答应,但为了这件事曾和六老爷一起专程去商量五老爷,之后令尊就答应了这门亲事。我们现在打着五老爷的旗号能利用军中的驿道传信,东府那边还不知道这件事。”

窦昭强忍着才没有腹诽父亲几句,但她心里也明白,在这件事上父亲并没有什么错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家门第显赫,何煜相貌出众,又是家中得宠的幼子,父亲答应这门亲事一点也不奇怪。

只是……

“等等……”她道,“何大人是我父亲的房师,按道理,何煜得称我父亲一声师兄,他们怎么会向我们家提亲?”

五伯父正殚精竭虑地拉拢何家,视而不见、装聋作哑倒有可能。父亲从来都没有什么主见,被五伯父说服也有可能,但何家不应该会犯这样的错误才是!

“好像是何公子在家里吵闹不休,”陈曲水道,望着窦昭的表情有些怪异,“何大人和何夫人没有办法,只得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