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回来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到了六月中旬,庞昆白打劫的事终于有了一个结果。

原本庞玉楼还想为侄儿说两句好话的,但因为杜安的缘故,她和王映雪坐实了教唆之名。王许氏自然不会承认这件事与王映雪有关,错的都是儿媳妇,她女儿不过是被骗而已,要休了庞玉楼。王知杓带着两个儿子王檀、王杉跪在王许氏的屋前为妻子求情,王许氏这才改了口,让庞玉楼在自己跟前立规矩,庞玉楼一句话也不敢多说,每天殷勤地服侍着婆婆,只盼着早点把这阵风头过了再说,哪里还敢提庞昆白一句。

窦世英怒不可遏。

他丢了一本《女诫》给王映雪,让她在屋里抄录,什么时候抄完了一千本,什么时候才能出房。然后将内宅的事务交给了高升的媳妇打理,变相地剥夺了王映雪管家的权利,并选了日子,准备把王映雪送回真定老家,交由二太夫人管束。

王许氏大惊失色。

王映雪膝下无子,是她的一块心病。

如果王映雪被送回了真定,以王映雪的年纪,那岂不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儿子了!

她亲自向窦世英求情。

窦世英不为所动,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硬。

王许氏没有办法,去求窦世枢。

窦世枢笑道:“这是七弟的家务事,我一个做哥哥的,实在不好插手。”却又向王许氏暗示,“不要说是我了,就是寿姑给七弟妹求情,说只要庞家赔两万两银子就算了,七叔都不予理会……”

王许氏眼睛一亮。回去后就逼着庞家赔窦昭两万两银子。

庞家哪里拿得出这笔银子。

王许氏冷笑:“那就把你们家姑娘领回去。这样败家的东西,我们家可供不起!”

庞玉楼气得跳脚,派了体己的管事去游说三个哥哥:“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没了王家这棵大树,我们就是有再多的银子也保不住。”

庞金楼怂恿庞父:“家里的祖产自然是不能变卖的。二弟的酒楼、茶馆、三弟的钱庄、当铺,怎么也值个两万两银子,若还不够,把我们家的杂货铺做抵押,再借些银子——有了杂货铺,那些钱庄才敢借银子给我们,我们还有东山再起的本钱。”

杂货铺子是庞金楼的产业。

庞父不住地点头,也不管庞银楼和庞锡楼同意不同意,直接找人盘了出去,凑了两万两银子,送到了西窦。

庞银楼和庞锡楼踢了庞金楼家的大门,追着他打。

庞寄修的妻子陈氏抱着肘在一旁嘿嘿地看戏。

庞寄修气急败坏,朝着陈氏吼道:“你还不敢帮着把二叔和三叔拉开!要是我爹有个三长两短的,我立刻休了你。”

陈氏根本不怕。

庞寄修每天不说两遍休妻就不痛快。

她拖着庞寄修衣领回了屋。

“就庞昆白做的那点事,窦家没有把他打死已是手下留情了,你还想让我帮你们打架?想得美。”陈氏不齿地道,喊了丫鬟收拾箱笼,“你和我回娘家去住几天,等这件事了了再回来。”

庞寄修拂袖而去。

却被陈氏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衣领,将他从门边拎到了堂屋中间。

“我和你说正经的,你要听进去才行!”陈氏板了脸,一双铜铃似的大眼睛透着凶光,“立刻跟我回娘家去住几天。我娘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了,说挺想女婿的。”

打又打不过,骂人家可人家也不在乎。

庞寄修直跺脚。

陈氏嘻嘻地笑,挟持着庞寄修出了房门。

庞银楼的老婆正躺在前院蹬仰窝:“庞金楼你这个王八蛋,你挑唆着爹把我们家的铺子卖了,我们拿什么给昆白看病啊!可怜我的昆白,像个活死人一样了……”

庞寄修急了,指着庞银楼的老婆对陈氏道:“你看!”

“有什么可看的。”陈氏头也不回地往外走,“死了就死了,他这种人,活着也是浪费米粮布匹,白占地方!”

庞寄修气得说不出话来。

陈氏抬手将他塞进了马车里。

她的丫鬟跳上车辕,扬着鞭,马车骨碌碌地驶出了庞家。

窦昭自然是不愿意王映雪回来的。

眼不见心不烦!

她让素心给庞家的人传话:“这两万两银子是赔给我们的,若是想让我在父亲面前帮她说好话,让他们再拿五千两银子来。”

庞家叫苦连连,却不敢不应,找放印子的借了五千两银子送过来。

窦昭写了封信给父亲。说内宅没有女主人会惹人说闲话,既然现在是高升家的主持中馈,还是把王映雪留在身边,以后让她少在亲戚间走动就是了。而且自己实在是不想和王映雪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