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反悔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原本定于六月底启程的邬太太将行程提前了几天。

玉二奶奶给婶婶送行,提及邬善和窦昭的婚事:“……您看我怎么跟太夫人说好?”

这门亲事是邬太太主动提起的,现在窦家答应了,按道理,邬太太在离开真定之前应该把这件事定下来,就算不交换庚帖,至少也要有句准话。

邬太太淡淡地道:“当时也不过是问一问,这件事还得我们老爷同意才行。”

玉二奶奶愕然。

邬太太回避般地垂下了眼睑,低头喝了口茶。

二奶奶顿时气得脸色发紫。

她虽然是邬家的姑娘,可更是窦家的媳妇。

当初是她这个婶婶一片诚意,她这才去二太夫人面前讨了这个好,她婶婶突然变了卦,这让她以后如何在窦家立足?

“婶婶,我们也不是外人,”二奶奶半晌才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哑声道,“您有什么话直接跟我说,我总得给太夫人和我婆婆一个交待才是。您大概还不知道吧?寿姑名下,有西窦一半财产的陪嫁,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盯着呢!要不是邬家和窦家是姻亲,要不是叔叔和五叔父是至交好友,窦家未必答应这门亲事……”

邬太太听得一愣。

窦昭名下有西窦一半财产的陪嫁?

难怪气焰如此的嚣张,敢把庞昆白打得半死了。

这样的女子,那就更不能让她进门了!

不然以后谁管得住?

说不定他们邬家还会背上个贪图媳妇陪嫁的名声。

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不满道:“你叔叔和我是什么人,难道你不知道?窦四小姐有那多的陪嫁,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难道是怕我贪她的陪嫁不成?还好你今天把这件事说出来了,要是等到两家过礼,我们邬家出得起聘礼吗?你这哪里是在做媒,你这是在丢你娘家人的脸!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们家的这位四小姐,不过是被人打劫,就把人往死里打,还是姻亲呢,这样的人我儿子可消受不起!我还怕哪天得罪了她,她连我这个做婆婆的都不放过呢!”

二奶奶不知道细节,闻言非常的诧异,但还是强辩道:“婶婶怎么这样说话?四妹妹和十二叔他们被人打劫,不反抗,难道还把脑袋伸过去任别人砍不成?”

邬太太只当她她是为着婆家说话,冷冷地道:“我也没说不让她反抗,可总有个底线吧?她一个女子,明明已占了优势,还得理不饶人……”她正说着,竹帘“哐当”一声响,邬善面如金纸地从外面闯了进来。

“娘亲,四妹妹不是那样的人!”不过几天的功夫,他眼窝深陷,人如枯草似的,早没有了从前的奕奕神采,“打庞昆白,是我们几个的主意。他为人太猥琐,不教训教训他,我们实在是不甘心……”

“你不是在书房里读书吗?跑出来做什么?”邬太太看着儿子,目光前所未有的严厉,“我正和你堂姐说话,这里有你插嘴的地方吗?你跟谁学的,一点规矩也不懂!还不快回房去!”说着,高声喊着毕嬷嬷,“你们是怎么服侍少爷的?怎么让他到处乱跑……”

婶婶分明是指桑骂槐。

二奶奶脸色大变。

邬善也忍不住高声喊了声“娘亲”,道:“您用不着责怪毕嬷嬷,全是我的错。我这就回房读书去。”他说着,并没有立刻就回房,而是踌躇片刻,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母亲的面前,“娘亲,”他眼角眉梢流露出毅色,哀哀地求着邬太太,“您,您就答应了我和四妹妹的婚事吧?我求您了……”说着,“咚咚咚”地给母亲磕起头来。

邬太太和二奶奶都勃然变色。邬太太更是大声喝道:“邬善,你要做什么?”

他要做什么?

他不过是不死心罢了!

四妹妹不是要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

如果窦家答应了他们的亲事,就算那家人来提亲,他也可以争一争吧?

邬善泪眼模糊,不停地磕着头,好像只有这样,心里的痛才会少一点。

二奶奶轻轻地叹了口气,上前去携邬善:“你快起来!”

邬善却像抓住根救命稻草似的抓住了二奶奶的衣袖:“堂姐,您就帮帮我吧……”

他的话音未落,“啪”地一声,脸上被母亲狠狠地搧了一掌:“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君亲师,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给你母亲和堂姐下跪,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给我起来!”说着,胡乱地拉着邬善。

邬善一声不吭,目不转睛地望着二奶奶。

二奶奶不忍看他的眼神,别过脸去,低声道:“事已至此,就算四妹妹嫁过来,你觉得,合适吗?”

邬善听着眼神顿时一黯,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光了似的,呆呆地被母亲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