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捅破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看不透纪咏。

纪咏却趁着胥役们满头大汗地清点尸首,查看伤者的时候低声问她:“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窦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在等待官府来人的时候,他们已经将对外的说词商量好了,窦德昌和邬善坚持要窦昭先走,有什么事由他们应对就行了。但窦昭怕事情有变,把陈晓风等人牵扯进来,要留在现场,等官衙的勘状写好了再离开。

看庞昆白那些随从的下场,陈晓风等人肯定对庞昆白留了下手。

庞昆白是死不了了!

王家要是不帮庞昆白出面,她应当如何?王家要是帮庞昆白出面,她又应当如何?她去田庄的时间虽然有迹可寻,却并不固定,听素心说,祖母一切安好,所谓的突然昏迷,不过是骗她出庄的谎话而已。是谁泄露了她的行踪?杜安与这件事有没有关系?王映雪知不知道庞家的打算?

五伯父现在有没有能力和王行宜撕破脸?

如果五伯父选择了继续隐忍,她怎么做才能把利益最大化?如果五伯父有能力抗衡王行宜,又会发生些什么?

窦昭心里千头万绪,纪咏突然问她,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纪咏朝着她眨眼睛,若有所指地道:“我说,你是故意装作不认识庞昆白吧?”

原来是想问这个!

窦昭眼也没眨一下,正色地道:“他和我是姻亲,我若是认出他来,不管怎样也会留几分情面,怎么会一棍子把人打死!”

“是吗?”纪咏笑着,神色间明明白白地写着“我不相信”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目光炯炯如夏日,仿佛能把人照得纤毫毕现,窦昭要不是两世为人,只怕早就败下阵来。尽管如此,她还是感受到了如芒刺在背的不安。

有些事,就算彼此亲眼所见,宣之于言却会落人口实。

窦昭打定主意装聋作哑。

纪咏的神态却变得温和而谦逊起来。

窦昭讶然,就听见背后传来邬善关切的声音:“四妹妹,你怎么站在院子里面?夜深露重,你还是先到马车里歇会吧?今天的事你不必担心,我和十二,”他语气一顿,加上了纪咏,“还有见明会把这件事处理好的。”

“马车里有点闷,我出来透透气。”窦昭笑着转身,见邬善虽然和她说着话,目光却落在纪咏的身上,眼底深处闪过一丝深深的戒备。

他也对纪咏有戒心吗?

窦昭思忖着,就看见纪咏的随从护着一顶小轿匆匆朝这边走了过来。

“应该是大夫来了。”纪咏笑道,站在那里不动。

邬善想了想,有些无奈地迎了上去。

邬善还是太年轻啊!

窦昭在心里感慨着,上了马车。

素绢担心地问:“陈护卫他们不会有事吧?”

“会有什么事?”没等窦昭开口,素心已笑道,“陈大哥他们去灵寿县谭家庄给谭举人的父亲拜寿的,因天色太晚,抄了小路,恰好看到有人打劫,出手相助而已。难道拔刀相助还做错了不成?”

“是我错了。”素绢喃喃地道,面露愧色。

“什么错不错的?”素心笑着,挽了素绢的胳膊,“那是防着外人的,若是在家里,我们姐妹还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素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和素心靠得更近了。

前世素绢也是这样的老实,所以窦昭让她管着自己屋里的衣裳首饰、箱笼库房。

这一世有了素心,看样子自己多了个能统管内宅的人。

以后自己也就能少操些心了。

窦昭满意地笑了笑,低声地问素心段大叔是什么人。

素心笑道:“段大叔上公下义,和陈大哥一起在郎家做护院。不过陈大哥是普通的护院,这段大叔却是领头的,身手很厉害的。”

“那谭举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给谭举人的父亲拜寿的借口,是段公义说的。

“灵寿县谭家庄的谭举人上其下林,字云深,因与‘麒麟’同音,又身形魁梧,性情豪爽,人送绰号‘坐地龙’。”素心道,“谭家世居灵寿,据说家中子弟都有一身好功夫,前朝末年,真定匪患连连,敢打劫谭家的人都有去无回,潭家庄很有名,江湖上的人路过真定都要往谭家庄投帖。后来天下太平,潭家庄渐渐名声不显,只有真定州的一些老派拳师才知道潭家庄。段大叔的祖上据说就是谭家庄出来的,他每年初一都会去谭家庄拜年。这次谭家老爷子做寿,也给他下了帖子。”

窦昭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谭家庄分明是以武传世的百年大族。

她是真定的人,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可见有很多事未必重生的人就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