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哗然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

陈晓风的脸色有些难看:“小姐,恐怕我们有麻烦了——那庞昆白多半是悄悄从卫所借了兵来帮忙……”

做都做了,难道他们束手就擒庞家就会放过他们不成?

窦昭怒火更灼,道:“你们可有把握把人留下?”

陈晓风迟疑地说:“我们都是白身……”

也就是说,他们有把握把人留下来,只是拘泥于那些人的身份而不敢。

“那就把人全给我留下来!”窦昭杀伐果断地打断了陈晓风的话,“他们既然这样胆大包天,我们有什么可害怕的?如果能把那些人都留下,官匪勾结,王行宜就算是陕西巡抚,也一样兜不住!”她说着,转身朝外走去,“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调动卫所的人帮庞家做私事?”

看着窦昭胸有成竹的样子,陈晓风心中稍安。

也许对他们来说陕西巡抚已经是遥不可及的大官了,而窦家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呢!

窦家小姐年纪轻轻,遇事不退,就凭这份豪气,就值得他们帮着打这一架。

只可惜窦家小姐是个小姐,若是个公子该有多好啊!

他感慨着,跟窦昭出了堂屋。

院子里,段大叔等人都面面相觑地站在那里,表情非常的凝重,庞昆白和他的随从全都瘫软在了地上,毫无还手之力地痛苦呻吟着。

见窦昭走了出来,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窦昭的身上。

“大家不用担心!”窦昭身姿笔直地站在台阶上,神色从容,不怒而威,淡淡地道,“不管是谁来,勾结劫匪,那都是流放三千里的罪行。我也说过了,出了事,全都算窦家的。各位壮士等会只管把人留下来就行了。”

话虽如此,但窦昭是女子,年纪又太小了,还是有很多人面露踌躇,倒是那段大叔,见此情景道:“事已至此,只有一条路走到黑。大家越是犹豫不决,动起手来就越是畏惧,越是畏惧,就越不可能把那些人留下来。如此一来,只怕我等的性命堪忧,还请各位兄弟齐心合力,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大不了我们跑到关外去躲几年。”然后调侃道,“窦小姐既然都出了那么多酬金,我想也不会在乎再赏我们几两银子的安家费了。您说是吧?窦小姐。”

这个段大叔在他们之中好像很有威望。他的话音一落,大家都哈哈地笑了起来,表情也放松了。

“那是自然。”窦昭笑着,把各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

那段大叔见窦昭还挺重视他的话,自告奋勇地组织大家严阵以待。

马蹄声风卷残云般地停在了门前,“哐当”一声,门板倒下来,数名青衣护卫闯了进来。

窦昭一愣。

这不是纪咏的那些随从吗?

纪咏的随从也愣住。

不是说窦家的小姐被人劫持了吗?

可窦家小姐好生生地站在那里,身边站满了身强力壮的护卫,脚下趴着痛苦呻吟的伤者……这哪里像是被劫持了,反而像是仗势欺人地把人打了似的……

窦昭忙喝“住手”。

有人急切地分开青衣随从闯了进来:“出了什么事?你们愣着干什么?四妹妹呢?”声音虽然焦虑,却难掩斯文。

那是邬善的声音。

窦昭突然间觉得有些感动。

邬善却如遭雷击,呆立当场:“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抬起头来,茫然地望着安然无恙的窦昭,不明白为什么她身边突然出现了这么多面生的护卫,更不明白她一个弱质女子,怎么能够毫发无伤地脱险……

“什么了?”跟在邬善的身后的窦德昌和纪咏也挤了进来,看见院子里的情景,也傻了眼!

※※※※※

“……当时慌慌张张地,只想着要快点去搬救兵,怕素心和家里的人不熟,找人耽搁了时间,她的师兄又是做护卫的,这才让她去找的陈护卫。其他的倒没有多想。”窦昭的对面坐着邬善和纪咏,左手边站着素心、素兰和素绢,右手边坐着窦德昌。事情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了,院子已经打扫干净,还没有断气的庞昆白和他随从被关押在了堂屋,陈晓风领着段大叔等人在院子里巡守,纪咏的随从去请大夫还没有回来,趁着这个机会,她把事情的经过讲给窦德昌、邬善和纪咏听,“……实在是恼火,这才吩咐陈护卫他们给这些劫匪一个教训的……谁知道庞昆白却与那些劫匪认识,他嚷着他是谁的时候,我自然是不信的,还以为是那些劫匪的阴谋诡计。谁知道竟然真的是庞昆白!”她叹道:“还好十二哥、邬四哥和纪家表哥及时赶到了,不然那庞昆白被打死了,事情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