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打人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暮色四合。

位于灵寿县和真定县交界的一个普通农庄的正屋里,燃起了如豆的灯光。

一个穿着宝蓝色织金团花直裰,腰垂折扇香囊,手执马鞭的少年骑着一匹高大的枣红色骏马,身后跟着六、七个孔武有力的随从,不慌不忙地穿行于田垄之上,如春日带着随从郊游的富家公子般悠闲自在,毫不在乎夏日的暑气,最后停在了农庄前。

“陆老四,你去问个路。”衣饰华丽的少年高声喝道,声音里隐隐透着几分得意和兴奋,“走了这么远的路,我口也渴了,你顺便帮我讨杯茶喝。”

“好嘞!”一个獐鼠目的中年男子高声应着,啪啪啪地拍着门。

“谁啊?”穿着蓝色粗布短褐的断眉男子粗声吼着,打开门,探出了脑袋,随即脸色一变,满是惧畏:“四,四哥!”

陆老四皱了皱,朝他使着眼色,高声道:“请问这里是哪里?我们家公子迷了路,想讨杯茶水喝。”又急促地低声道:“装着不认识的样子!”

断眉男子半晌才回过神来,道:“这里是王家庄。”声音打着颤,脸色也有些发白,“你们,你们进来吧!”说着,吱呀一声打开了大门,飞快地退到了一旁。

陆老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一面低声嘀咕“这个王小六,见鬼了”,一面屁颠屁颠地跑去向那少年禀告:“公子,这里是王家庄,就在灵寿的东边,离县城不过四十几里地。”

少年公子傲慢地“嗯”了一声,下了马。

几个随从簇拥着他进了院子,正好看见刀疤脸带着几个人从堂屋里走了出来。

两帮人对了面,少年公子停住了脚步,刀疤脸却是一阵哆嗦,飞快地睃了眼身后的壮硕男子,急急地迎了上去。

陆老四低声问他:“人呢?”见他身后跟着几个膀大腰圆、满脸正气的陌生人,不由微微一愣,狐疑道,“这是你的人?”

刀疤脸胡乱地点头,指了指东边的内室:“窦小姐在里面。”声音打着颤。

陆老四闻言一阵激动,心里的那一点点困惑早被抛到九霄云外,低声说了句“依计行事”,然后就大声嚷嚷起来:“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是灵寿县庞家的人,我们家公子就是庞五公子,你们竟然让我们在院子里喝茶?你们是不是疯了?”然后对庞公子高声抱怨道:“那个李秀才真不是东西,公子可怜他街上卖字为生不能温饱,不时地接济他一二,谁知道他却不知道进退,这次明着是为了答谢公子大恩邀您去家里饮酒,实则是想把妻妹许您为妾。要不是公子您坐怀不乱,只怕就着了那李秀才的道。可也把您一顿好气,骑着马一通乱跑,迷了路,要不是老十有机敏,我们哪里能找得到您?又怎么会受这闲气?”

叫嚷声中,少年公子退后几步,由一个护卫紧紧地跟着,坐到了石碾子上。

东边的内室突然传来一阵拍打窗棂的声音。

少年公子和那些跟着他的随从都精神一振。

站在刀疤脸身边的陆老四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捅进了刀疤脸的胸口。

刀疤脸怔怔地望着陆老四,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

“为,为什么?”他咯咯地道,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滴落在衣襟上,留下点点污渍。

“你可是劫匪!”陆老四得意洋洋地笑着,把捅进刀疤脸胸口的匕首使劲地搅了搅,这才飞快地退到了那些随从的身后。

那些随从如狼似虎地朝着刀疤脸身后的人扑了过去。

刀疤脸的随从中就有人喊着“庞昆白,你竟然想杀人灭口”冲了过来。

双方激斗在了一处。

少年公子庞昆白冷冷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这几个随从可是他从西北找来的亡命之徒,寻常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

念头一闪而过,他很快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可能是刀疤脸的死把他的那些随从吓坏了,自己的随从一上场就控制住了局面,但随着双方交手,刀疤脸的那些随从很快就清醒过来,开始强力地反抗,又仗着人多,两个打一个,一时间竟然和自己的人打了个平分秋色。其中一个身材特别健硕的还一拳打在了自己随从的胸口,发出一阵嘎嘎的骨裂声和悲惨厉叫声……

刀疤脸的手下怎么会有这样厉害的人?

庞昆白本能地感觉到不对劲。

他吩咐身边的随从:“快,把窦小姐救出来!”

随从应喏,和陆老四绕过院子中激斗的人群,朝正房疾奔而去。

中间有人出来阻拦。

随从仗着武艺高超闯了过去,陆老四却被两个人缠住打翻在地。

“窦小姐,”随从见又有人拦了过来,索性跑到了正房的东窗棂下,“咯吱”一下扯下了半副窗扇,“我们是庞公子的人,我们是来救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