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田庄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昭惊讶地望着纪咏。

没想到他这样的细心!

纪咏促狭地笑道:“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帮你保密,决不告诉我姑姑。”

窦昭也笑起来。

她斟酌道:“崔姨奶奶的身子骨一向都很好。可两年前,她去菜地里摘瓜,突然倒在了菜地里,要不是身边有人服侍,只怕是……”

纪咏听了沉吟道:“你把当时大夫开的药方给我看看。”

窦昭只好歉意地道:“当时崔姨奶奶住在田庄,等我们知道,把崔姨奶奶接到县里来的时候,药方早就不知去向了。”

纪咏背着手在耳房里走了几圈,道:“我依稀记得有这样一个药典,说一个身体强健的农妇,没有任何征兆地骤然暴毙,和崔姨奶奶的病征很像,最后诊断是风热邪气,侵袭肌表……”

窦昭精神一振,道:“可有什么疗法?”

“心静平和,饮食有度。”纪咏道,“要以养为主,食疗为辅。”然后道,“崔姨奶奶平日都喜欢吃些什么?太过油腻的东西对她不好,还有,不要惹她生气,最忌大喜大怒。”

窦昭一一答了。

纪咏又和窦昭去了一趟厨房,把祖母不能吃的东西都挑了出来,两人忙了半个时辰才回屋。

纪氏望着他们空空如也的手,奇道:“你们熬的药呢?”

糟糕,把这件事给忘了!

两人面面相觑,但窦昭立刻想到了“打翻碗”之类的借口,只是还没有等她开口,纪咏已道:“那熬药的方法是我从书里看到的,一直没能派得上用场,这次好不容易找到机会用,谁知道还不如寻常的办法,药全都给熬糊了。”

纪氏和祖母哈哈大笑。

窦昭却在心里嘀咕着:这样一个人,前世我怎么没有一点印象呢?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自己忽略了什么?

一时间,她对纪咏为何没有继续参加会试好奇起来。

纪氏悄悄告诉她:“我这个侄儿,人还不会走就会说话了,没力气拿笔就已经会背文了。祖父爱若珍宝,亲自教他读书写字,他也不负祖父所望,小小年纪已有文名。正因如此,他对世事却一窍不通,衣食住行都离不开身边服侍的人。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即文章。祖父说,他这样的性子,读书还行,若是入仕,只怕连那小吏也不如。何况我们家既出过帝师也出过阁老,已是人人侧目,这状元的名头,不要也罢。让他出来历练历练,学会了人情世故再去做学问,文章才会有豪情,才会有侠气,才是真正的好文章。”

窦昭半信半疑,道:“我看纪表哥很好啊!”

就是对身边服侍的丫鬟、小厮也很和气,还帮她给崔姨奶奶诊脉。

纪氏却被这样一句话给问倒了。

她期期艾艾了半晌才喃喃地说了句“你以后就知道了”,然后问起崔姨奶奶的身体,把这件事给揭了过去。

窦昭越发对纪咏感兴趣。

就在这个时候,高兴兴高采烈地来禀告她:“杜安说,他明天就回京都了。”

杜安是奉王映雪之命回来帮着王家处理留在南洼的家产的。

高兴当时就奇怪了:“王大人如今已是封疆大吏,难道连个帮着管理产业的人也没有?”

“强龙不压地头蛇。”窦昭淡淡地道,“杜安生在真定,长于真定,八岁就到了府里当差,去京都时已是有头有脸的管事了,交际广,人脉宽,由他帮着,定能比别人多卖两文钱。”

高兴最信服窦昭,过了几天派了个机敏的小厮打听,王家那几亩良田果然卖了个极高的价钱。高兴直咋舌:“四小姐真厉害!”又提防着杜安为了帮杜宁向他使坏,每日战战兢兢,生怕闹出什么事来,还好杜安忙得很,偶尔帮杜宁支支招,他有窦昭做靠山,没谁敢明面上和他对着干,那些招术都没什么用,西窦的一切事务依旧井井有条地掌握在他的手里。

窦昭算着杜安也该回去了。

再呆下去,京都只怕没有他立足的地方了。

高兴道:“大小姐,您看我要不要给杜管事送行?”

“送什么行?”窦昭淡淡地道,“他来的时候给我们打招呼了吗?既然他用不着你接风,当然也用不着你送行了!”

高兴连连点头。

窦昭吩咐他:“你给我准备马车,我明天去田庄。”

高兴笑道:“陈先生回来了?”

陈曲水对外的身份是窦昭笔墨铺子里新聘的账房,平日住在田庄,每个月去趟京都,和范文书对账,窦昭因此常去田庄向陈曲水了解京都铺子的情况,实则是向陈曲水请教功课,询问京都发生的事。

“是啊!”窦昭笑着,想起京都的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