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坦诚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窦世英给女儿请的西席姓姜,名礼,字有恭,是个年过六旬的老举人,曾在内阁大学士——也就是窦世英的师座何文道家做过十五年的西席,因年老体衰精力不济请求辞馆回乡,被窦世英说动,到窦家坐馆三年。

“……窦修撰说,是个女童,也不拘学什么,知道些大道理就行了。”姜有恭言词客气,语气里却透着倨傲,“又有窦侍郎说项,我碍于脸面不过,虽然知道自己才疏学浅,也只好硬着头皮来了。”

窦家仅京官就有三个,他只好以官职相称。

窦世榜连声道谢,请了杜夫子出面相陪,又亲自安排姜有恭在西窦的外书房住下,拨了两个小厮、两个丫鬟、两个粗使的婆子给他用,请了窦昭出来给姜有恭礼了行,定下了开课的日子,这才回了东窦。

二太夫人问儿子:“这人如何?”

窦世榜苦笑:“学问倒是一等一的好,可这脾气……也不知道留不留得住?”

二太夫人皱眉。

窦昭则是气得想骂人。

父亲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呆着,这个姓姜的哪里是来给她做西席的,分明是来敷衍了事的!

明明已是耳顺的人了,还在谨守什么男女大防,讲课的时候要支个屏风将自己和窦昭隔开,还动不动就说他在何阁老家如何如何。讲课的时候也不管窦昭听不听得懂,自顾自地坐在那里讲,讲完就走人,仿佛窦昭是个榆木疙瘩,他讲得再好窦昭也没办法领会,他讲得再差窦昭也不知道,因此课讲得十分勉强,偏偏窦世英许了他一年一百两银子的束修之外,还有一年四季的衣裳各两套。

不过欺她是女孩子罢了。

正好那天窦启俊在家,姜有恭给窦昭讲《孟子·滕文公下》,窦昭叫了崔十三过来,请窦启俊以“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作了一篇制艺,第二天早上放在姜有恭的案头。姜有恭先是匆匆地瞥了一眼,随即“咦”了一声,拿起来细细地读了半晌,问窦昭:“这是谁作的?”

窦昭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道:“是学生戏作。”

姜有恭“嗤”一个声,把文章丢到了一旁,然后借着《滕文公》给她讲起妾妇之道来。

窦昭一声不吭,每天上学下学,一刻种也不耽搁。

陈曲水听说窦家七爷给女儿从京都请了位西席,不由哈哈大笑,写了封信给窦昭,说承蒙她看得起,他决定即日起就前往真定县,在窦家坐馆。

窦昭将陈曲水安置在田庄。

陈曲水看着马车绕过真定县城往郊外的田庄驰去,难掩惊讶,问来接他的赵良璧:“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赵良璧笑道:“自然是崔姨奶奶的田庄了!”又怕陈曲水不明白,解释道,“崔姨奶奶早就发下话来,这田庄是要留给四小姐的,七爷也答应了,以后这田庄就是四小姐的了。”

陈曲水默然。

难怪窦四小姐说请他给她自己做西席。

莫非窦四小姐早就知道窦七爷会给她从京都请个西席回来?

他原只是想小小地为难一下窦昭,让窦昭知道,窦家未必就轮到她说话,许诺,也是要讲实力的!

现在看来,自己的这点调侃之意在窦家四小姐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窦家四小姐为什么要找个讲经史的西席呢?

陈曲水第一次认真思考窦昭找他的目的。

窦昭请了一天假,在田庄的宅子门口迎接陈曲水。

陈曲水没有看见大人,有些诧异。

窦昭只当没看见,笑着将陈曲水请到早已准备好的书房。

三间的青砖瓦房,一明两暗。东边是内室,后面带个暖阁;西边是书房,后面带个套房。门前种着一株海棠,一株杏树,屋后种着一片竹子。青砖铺地,高丽纸糊窗,黑漆家具上摆着青花瓷的茶盅,宋白瓷的花觚里插着一高一低两枝大红芙蓉花,却有股清怡之气扑面而来。

陈曲水顿时眼睛一亮。待端起茶盅,见那茶水汤色灿黄,香味清雅,喝到嘴里,滋味醇厚,回甘悠久,竟然是今年秋天刚上的铁观音,喜悦之情跃于眉上,高声赞了声“好茶”。

窦昭微微一笑。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之交,以其无真气也。

陈曲水半世坷坎,还能被一片景,一杯茶打动,可见其真性情。

她低头喝了口茶,让铁观音甘鲜的味道在心肺间打了个滚,这才笑道:“不知先生以后有何打算?”

陈曲水眉角微扬,似在询问她的用意。

窦昭也不隐瞒,坦然地道:“久入芝兰之室不闻其香,久入鲍鱼之肆不闻其臭。东巷街少了别馆主,只怕非陈先生久居之地,我欲请先生在田庄住下,随时请教学问,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