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三年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晚上,窦昭过来给六伯母请安。

纪氏正和毕氏坐在庑廊里乘凉。

“这是七爷的长女吧?”毕氏笑望着窦昭,目光中多了几分看窦明时没有的好奇,“长得可真是漂亮。”

“邬太太过奖了。”窦昭落落大方地笑着,和毕氏应酬道,“怎么没看见阿七?”

邬太太笑道:“她和明姐儿几个去太夫人那里去了。”

窦昭笑道:“太夫人那里总有好吃的,也不怪我们都惦记着。”

“正是,正是。”邬太太和窦昭说了几句话,窦昭见礼仪已到,又没有机会和纪氏说话,就起身告辞了。

采菽送她出门。

迎面碰见邬善。

窦昭笑着和他打招呼:“邬四哥怎么一个人?”

邬善笑道:“他们几个都在水榭那边商量着给庞寄修送行。”

窦昭奇道:“送行?”

或者是应了那句“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对手”那句话,窦昭对庞家的事比对自家的事还要清楚。

前世庞寄修也在窦家族学里读书,取得了秀才功名后就继承了家业,把当铺、药铺之类的生意全都盘了出去,专心做酒楼,依靠王家的势力,分店一直开到了京都,成为在京都商界颇为知名的人物。

这一世他怎么突然要离开窦家?

邬善就朝着身边服侍的人使眼色。

窦昭和他身边的人都远远地避开了。

邬善这才小声道:“杜先生说,庞寄修年纪大了,但底子太薄,这两年蕙哥儿、芷哥儿、老四几个都要下场,他又不能分心为庞寄修单独开课,这样下去会耽搁庞寄修的学业,推荐庞寄修去州里的精云学舍读书,又说庞昆白读书不用功,考核月月居末,最好是请个西席先生在家里专门教导。”

窦昭抿了嘴笑。

前一世,她对庞家的印象是灵活而不拘小节,今世却觉得庞家的脸皮之厚,身姿之低,完全到了厚颜无耻的地步,能不打交道还是不打交道的好。

不过,这样一来,庞家就算是想赖在窦家族学也没有办法了!

可见庞家在王映雪扶正之事上的一番闹腾让窦家对其伤透了脑筋。

她笑着问邬善:“你不下场吗?”

邬善和窦德昌同岁。

邬善摸着脑袋:“我也要下场的。不过不如有十一哥有把握。”

想到前世邬善就是进士,窦昭笑道:“你应该也能过县试。”

邬善霎时红了脸,喃喃地道:“你,你真的觉得我能行……”望着她的眼睛充满了希冀,好像她说他能过县试他就必定能过似的。

窦昭汗颜。

前一世,她对邬善真没什么印象,根本不知道他是哪年中的进士,更不要说县试、府试了。这一世他要是没中,邬善岂不是要空欢喜一场?

可事已至此,她只好硬着头皮道:“十一哥和十二哥都说你的书读得好,我想你应该能行的。”希望他县试顺利。

邬善就冲着她咧了嘴笑,十分欢快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窦昭顿时有种自己说错了话的感觉。

她忙转移了话题:“庞寄修什么时候去精云学舍读书?”

“过了中秋节就去。”邬善笑道,“我们准备在景福春给他送行……”

两人站在院子中间你一句我一句的,毕氏抬头,从半开的窗棂间看见去而复返的儿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窦昭,不知道说了什么话,窦昭微微一笑,儿子咧了嘴跟着笑,傻呼呼的,全然不见平日的半分聪慧机敏。

她心中一跳,眼角的余光朝纪氏望去。

纪氏正在嘱咐小丫鬟:“……把夏天酿的梅子酒取出来,送一坛给老太太,送一坛给寿姑,其他的送到茶酒司去,中秋节家宴时拿出来用……”

毕氏松了口气,和纪氏说了几句闲话便起身告辞了,回到客房就叫了儿子贴身的大鬟过来:“四少爷和西府的四小姐很熟吗?”

大丫鬟一愣,斟酌道:“四小姐跟着六太太长大的,四少爷和十一爷、十二爷说得到一块去,常到六太太屋里找十一爷和十二爷玩,偶尔会碰到四小姐。和四小姐倒比和窦家其他的小姐要熟悉得多。”

毕氏看这丫鬟慎重的样子,更是起疑。

把儿子身边服侍的都问了个遍,香露的事也被问了出来。

毕氏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扶着贴身嬷嬷的手去了儿子的厢房。

没踏进院子,就听见了儿子朗朗的读书声。

毕氏愕然。

儿子虽然聪明,却从不是个刻苦用功的。

待进了院子,院子里静悄悄不见个人影。

毕氏不由放轻了脚步。

儿子的读书声停了下来,响起小厮的声音:“四少爷,您歇会吧!时辰不早了,往日这个时候您都歇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