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拒绝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前世,父亲春闱二甲十三名,今生,是第十六名,没有上一世的成绩好。

是不是因为这一世王映雪的事牵扯了他更多的精力呢?

窦昭胡乱猜想。

二太夫人却很遗憾。

她对窦世横道:“万元的运气真好!如果你今年也去参加春闱,说不定也能金榜提名。”

自从出了王映雪的事之后,窦世英在窦家人的眼里就是个不学无术的无能之辈。他虽然考中了进士,擢选了庶吉士,但二太夫人还是觉得他靠的是运气而不是才学。

有这种想法的,窦家并不只二太夫人一个人。

窦世横不免有些恼怒,道:“万元读书向来聪明,只是没有像别人那样读死书,死读书。有谁单靠着运气就能考过了会试、殿试又选了庶吉士的?”

二太夫人默然,但心中却始终不以为然。

窦铎则是喜出望外。

他将喜报张贴在了自家的大门上,享受着行人仰视的得意与自豪的同时,写了封信给王行宜报喜。

王行宜的日子却过得有些苦闷。

去冬今春,他先后几次击退了蒙古人的进犯,在西北,威望一时无二,房师也很高兴,皇上甚至提出让他任陕西巡抚,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就这样搁置下来。

他怀疑是因为上次窦世枢回乡的事让房师觉得他还不够沉稳,还需要磨练两年。

王知柄嘟呶道:“早知道这样,当时您就应该赶往京都跟曾大人解释一番的。”

“事实俱在,一解释,我们就落了下乘。还不如就这样,让大家都知道我王行宜磊落坦诚,敢做敢当。”

话虽如此,他还是写信给自己在京都最好的朋友,同时又是曾贻芬女婿的翰林院侍讲郭颜:“……家贫至此,女儿失足,每每想起,泣不成声。万幸归于北楼窦氏七子,嫡妻病逝后,有意将女儿扶正,我虽觉不妥,但想起女儿受我不教之苦,纵是苦胆,我亦甘愿饮之。”

现在看来,这封信虽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效果并不是很明显。

想到这些,王行宜不由背着手在屋里走了两圈,吩咐儿子:“就把日子就定在这个月吧!”

扶正和娶亲不同,不用采征纳名,也不用下聘订期,在家里摆上几桌酒,请了亲戚,让妾室穿了代表正室的正红色吉服给来喝酒的亲戚敬酒,重新定下名份即可。

王知柄应喏,代父亲回了封信,盖上了王行宜的私章。

窦铎将日子定在了五月二十二。

窦昭压根没准备给王映雪磕头敬茶喊母亲。

她让妥娘给祖母带信,说要去看祖母。

祖母那边迟迟没给回信。

窦昭手里有银子,让妥娘悄悄地雇了辆车:“……吩咐车夫五月二十二日的卯时在西府后面的巷子口等,那个时候三堂嫂正好带着东府帮忙的人过去,王映雪的正日子,她不能随意出门,丁姨奶奶、胡嬷嬷都会出面接待三堂嫂等人,我们就趁着那个机会走。”

妥娘点头,道:“我帮小姐收拾箱笼。”

“收拾什么箱笼?”窦昭道,“只贴身带几张银票和几两碎银子就行了。到时候安顿下来再回来搬箱笼也不迟。”

妥娘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窦世英回来了。

给六伯父带了几坛董酒,给六伯母带了几匣子京式点心,给窦政昌、窦德昌兄弟带了几方砚台,窦昭和窦明则是两个一模一样的玩偶。

窦明欢喜得不得了,抱在怀里不放手。

窦昭觉得这个玩偶还没有六伯母送给她的精致,道了声“多谢”,让妥娘收了。

长女懂事却疏离的样子,让窦世英有些难受。

给二太夫人问过安后,他专程来看窦昭。

窦昭正在纪氏的指导下描红。

见窦世英折了回来,纪氏借口去给窦世英沏茶,把书房让给了窦昭父女。

窦昭从书案后面走出来,直直地站在那里对窦世英道:“二十二日那天,我想去看崔姨奶奶。”

窦世英愣住。

窦昭目不转睛地望着窦世英的眼睛。

屋子里静寂如空。

良久,窦世英声音有些嘶哑地问女儿:“为什么?”

“我不想叫一个姨娘做母亲。”窦昭正色地道。

窦世英沉默了半晌,说了句“知道了”,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

窦昭没有琢磨父亲的想法。

如果父亲同意她去祖母那里,对她而言,不过是事情变得简单些;如果父亲不同意,她也一样能达到目的。

就凭祖母给她送的那袋子榆钱芽,她笃定只要她到了田庄,祖母就会收留她。

窦世英神情有些恍惚地回到了家中。

高升在门口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