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妹妹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小小的蚂蚁排着整整齐齐的队,有条不紊地把吃食拖到洞穴里去。

赵璋如满脸兴奋地朝着窦昭挥手:“快点,快点!”低头把手中的白面馒头捏碎了丢在地上。

蚂蚁立刻围了上来,齐心协力地把碎屑往老槐树下搬。

窦昭慢慢地走过去,蹲在了赵璋如的身边,望着她娇憨的小脸,有片刻的出神。

她想起了女儿茵姐儿。

第一个孩子流产后,不管是婆婆还是魏廷瑜都对自己颇有微词,魏廷珍更是毫不客气地道:“你们窦家也算是世代官宦了,怎么没个懂规矩的?”要从景国公府派个懂得生养的嬷嬷来服侍她坐小月子。

那她岂不是丢脸丢到景国公府去了!

窦昭却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笑着对魏廷珍说是自己不小心,眼睛却往魏廷瑜身上直瞅,指望着他出面帮她拦一拦魏廷珍。谁知道魏廷瑜那个没心没肺的竟然连连点头,极为赞同地道:“姐姐这也是为你好!”

她当时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时正是新婚燕尔,又知道这次是自己做得不对,她气了两天也就消了。

为了弥补婆婆的遗憾,她很快再次怀孕,并于次年元月生下长子葳哥儿,十三个月之后又生下次子蕤哥儿,蕤哥儿三个月的时候,她又一次小产……从此损了身子,看见魏廷瑜就怕,这才将胡氏抬了姨娘。

后来她在魏家站稳了脚跟,两个儿子和她之间都像隔着层纱,怎样也亲昵不起来。她有种说不出来的寂寞,这才冒险生下了茵姐儿。

或许是有了儿子的教训,茵姐儿出生后,她亲自哺育,亲自教养,孩子也因此和她格外的亲,一会没看见她就要高声喊着“娘亲”,让窦昭的心都酥了,看见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就惦记着给茵姐儿弄一份。

没有了自己的庇护,也不知道女儿怎样了?

念头一闪,眼睛就酸涩起来。

随后窦昭又一愣。

她现在回到了从前,哪里还有什么葳哥儿、蕤哥儿和茵姐儿!

心里顿时像被什么东西挖空了一大块似的。

她抬起头来,透过半掩的窗棂,看见舅舅正和三伯父在那里争论不休,模样十分的激烈。

窦家势大,舅舅就算是争赢了又有什么用?

想当初,宋墨弑父杀弟,满朝的文武弹劾他,可有皇帝护着,他还不是毫发未伤!

宋墨还有一个堂伯,两个堂叔,按律可以继承英国公爵位,但宋墨一纸奏折,就让皇上夺了英国公这个爵位。宋墨的堂伯和堂叔当时气得暴跳如雷,扬言要杀了宋墨,可当面见到宋墨却连屁也不敢放一个。

舅舅谋个实缺去西北也好。

南方富庶,盯着那里的人多,能去的都是有背景的,因而官场复杂,一不小心就会栽跟头。西北虽然贫瘠,但胜在民风淳朴,人也相对单纯点,未尝不是件好事。

窦昭想到这些,轻轻地叹了口气。

※※※※※

过了两天,舅舅和舅母就带着三位表姐回了安香,除了逢七的时候来给母亲敬香,并不和窦家的人来往。等到五七做了法事,母亲的棺椁被送往祖坟安葬。

她的牌位会在西窦小佛堂供奉三年,之后安放到窦家北楼的祠堂去。

外面风平浪静,并没有听到关于母亲的任何诟语,反而是舅舅,卖田卖地凑银子去京都求缺的事连窦昭都听说了。

她不由苦笑。

住得近就这点不好,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能知道。

难怪上一世舅舅会失手!

窦家派人送了两千两银子过去,舅舅分文未动地退了回来。

三伯父有些担忧:“睿甫这是把我们家给恨上了。几辈人的交情就这样完了。”语气颇为唏嘘。

祖父却不以为然:“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不必唉声叹气的。”

但三伯父还是想补救,派人以高于市面价格二两银子的价钱想把舅母陪嫁的一百亩山林买下来,被舅母拒绝了。

窦昭私底下和妥娘感慨:“舅舅和舅母也太老实了些,要是我,田照卖,人照恨。”

妥娘在灯下给窦昭做袜子,闻言睁大了眼睛:“那岂不是个无赖。”

窦昭愕然,继而失笑:“可见我骨子里还是个窦家人!”

妥娘听不懂。

窦昭也不和她解释,问她:“王姨娘这些日子都在做什么呢?”

她通过妥娘用着母亲留下来的人,十分顺手。

“和从前一样。”妥娘道,“每天关在屋子里,早早地就歇了,吃饭喝水什么都有身边那个叫琼芳的丫鬟尝过才入口。”

窦昭“哦”了一声。

萱草跑了进来:“素馨姐,素馨姐,栖霞院那边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