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57号登机口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嗯?”傅明予噙着笑,“怎么刺激?”

阮思娴手放在开门键上,冷冷看着他,“现在让你回到梦开始的地方寻找一下刺激的感觉?”

“从傍晚到深夜吗?”

“傅明予你别忘了你是个人。”

“不是你要满足我吗?”

阮思娴深吸一口气,不想再说话。

傅明予见状,仰了仰头,笑出了声来。

平时嘴炮打得那么厉害,但还真不经逗,真以为别人看不出来她连耳根子都红了。

阮思娴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不矜持,就算再迟钝也反应刚刚被耍了。

并且很有可能是她自己理解错了。

但是刚刚傅明予那表情明明白白就是故意把话题往那里引导,生怕她体会不到他在耍流氓似的。

阮思娴发现傅明予这个人就越来越不正经,已经开始渐渐脱离身份的束缚,在展露男人本性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飞机突然猛地下坠,朝前冲去,又猛地上升,向后倒退。

反正空域里没有其他东西,阮思娴觉得自己得任性一下,表达一下愤怒。

“真生气了?”傅明予却好像完全没有被着突然的炫技吓到,气定神闲地伸手挑了挑她脸边的头发,“你还要在这刺激的地方逛多久?”

“……”

阮思娴二话不说就返航。

已经快中午了,也该着陆了。

但是她还是好奇,傅明予当初在这里到底干了什么能让他永生难忘。

想了想,她问:“这荒山野岭的,你当年是在这里爱上女野人了无法自拔吗?”

傅明予也不是很懂她的脑回路。

“你是在讽刺我还是讽刺你自己?”

阮思娴刚要开口想怼回去,突然又觉得不对。

他什么意思来着?

她琢磨了一下,他好像又间接性表了个白?

-

最后阮思娴也没问他到底是爱上女野人了还是跟人在这里从傍晚野战到深夜,着陆的时候,傅明予自己说了,大学的时候跟几个朋友坐直升机来这里玩儿,结果跟开直升机的人走散,山里没信号,几个人瞎晃悠,最后全栽瀑布里了,浑身湿透,跟那儿坐了半天才把衣服晒干,然后又自立根生钻木取火过了一晚上才被人找到。

傅明予说算是他这辈子做得最出格的事情,阮思娴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怀念的。

可能男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吧。

可是过了一会儿想了想,那是少年时期的傅明予,她没机会见一下。

看不到他在荒山里席地而坐的样子,也看不到他跟朋友栽进瀑布然后游上岸脱了T恤的样子,那些完全不一样的傅明予她没能认识一下,觉得还挺怅然的。

-

他们下飞机的时候李之槐已经走了,南奥的老板请他们俩吃了个午饭,随后又回到了停机坪。

已经包场了一整天,阮思娴不飞完就心疼钱。

可是通用飞机飞起来也挺累的,而她想到傅明予坐在旁边一副享受的样子就觉得有点坑。

平时我给你打工开飞机,这会儿你哄我呢结果还是我载你。

于是上飞机前,阮思娴跟他招招手:“来。”

傅明予在另一侧听见,看了她一眼,没过去,就站在那边,手撑在机身上,“怎么?”

“你看我给你当司机也挺累的。”阮思娴说,“要不这样,回头你给我结一下工资?”

傅明予偏了偏头,远远地看着她,“你是不是忘了这架飞机是送给你的?就当自己是个司机呢?”

阮思娴愣住。

她其实以为刚刚傅明予只是在李之槐面前装个逼,毕竟那事儿其实也就是一个航模就能解决的,谁敢想他真送一架飞机啊。

“啊?”

傅明予走过来,帮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

“怎么了?不喜欢?”

脑子告诉阮思娴这个时候要矜持一下,但是她看着眼前这个人,嘴巴自动就说:“喜欢。”

“喜欢就好。”

傅明予转身打开驾驶舱门,一只腿踏了上去,回头道:“上来,下午我给你当司机。”

阮思娴又愣了一回,她完全不知道傅明予也有驾驶私照。

虽然从情理上来说非常正常,一个航空公司的总监怎么可能没有呢,但是她还是觉得很震惊。

她站在原地看着傅明予坐上驾驶舱,系上安全带,戴上墨镜,手肘撑着窗户,低头看着地面的她:“不上来吗?”

阮思娴觉得他一定是知道自己现在样子很帅,所以故意勾引她。

那他目的达到了。

坐着男朋友开的飞机在天上漫无目的地遨游是什么感觉呢?

阮思娴脑子里理不出一篇感想。

他的风格跟阮思娴不同,他不是看风景,而是追求速度带来的快感,带着她穿过丝线一般的白云,追逐着天边的亮光,掠过如火的枫林,盘旋在碧水青山之间。

可是什么湖光山色,什么浮岚暖翠,什么重峦叠嶂,都没她眼前这个人有吸引力。

没有心思去欣赏风景,她一次又一次忍不住侧头去看身边的人,心一直被攥得紧紧的。

飞机在一次次爬升高度,阮思娴却感觉自己在以相同的速度沉沦。

他可能知道她在看他,也可能不知道,时不时会笑一下,跟她说两句话,但更多的专注还是投注在驾驶上。

阮思娴再一次确定,他在刻意勾引。

可是没有人能抵抗这种诱惑力。

阮思娴不动声色地握拳,试图阻止心里那股热意喷薄而出。

不!阮思娴你不是这么肤浅的人!你不能这么因为他帅就沦陷!

你只是庸俗,被他送的飞机砸晕了而已!

直到下飞机的时候,阮思娴感觉自己都还没恢复平静的心态。

跳下去的那一瞬间还趔趄了两下。

傅明予回头看她,非常不可思议。

“你晕机?”

我阮思娴是能上到高空三万里的女人,怎!么!可!能!晕!机!

我只是有点晕人而已。

“没有。”阮思娴云淡风轻地挥挥手,“我刚刚不小心而已。”

天色已晚,他们该走了。

南奥的老板过来跟傅明予说话,两人一直是聊得来的朋友,这会儿老板一直问这架超级星的体验感怎么样,如果非常值得的话他也考虑进购机架。

机场的风还是很大,在耳边呼啸而过,让傅明予的声音变得忽近忽远。

阮思娴就站在他旁边,脑子里还回想着刚刚的画面,脚步就不太听使唤,慢慢挪到他身后,伸手抱住他的腰。

傅明予有点诧异,但也没多想,和南奥老板说话的同时握住他小腹前的那双纤白的手。

他的手心好像一直都这么温暖。

阮思娴的脸贴着他的背蹭了两下,踮起脚,抬起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在他耳边用极低极低的声音说:“我现在突然想跟你接个吻。”

正在说话的傅明予只微微顿了一下,甚至连南奥的老板都没感觉到,而后又继续说下去。

连表情都没什么变化。

行吧。

阮思娴有点失望,感觉自己也太没魅力了。

她慢慢松开了手,百无聊赖地用脚尖碾着地面。

十分钟后,他们终于说完了。

跟南奥的老板道了个别后,傅明予牵着她往停车场走去。

一路上他没说话,表情淡淡的。

阮思娴想,可能不是自己没魅力,是他耳背,啥都没听到。

到停车场后,阮思娴也没说话,绕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坐进去。

当她正要关门时,却感觉到一股很大反作用力扯开门,随后一个人挤了进来,一只腿抵在她腿间。

傅明予俯身压过来,一只手撑在她脑后的车座上。

阮思娴眨了眨眼睛,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心跳几乎要蹦出嗓子眼。

他直勾勾地看着她,眸光不似以往那样幽如深泉,里面仿佛有火光在跳动。

他另一只手把她脸边一缕头发别到耳后,“宝贝,张嘴。”

他好像有点急,要直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