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53号登机口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高中毕业近十年,此后各奔西东,算起来是很久没有见面了。

傅明予想起上一次和李之槐碰面还是去年高中班主任,也就是她爸爸病重的时候,他去抽空探望了一回,在病房里两人匆匆一瞥。

傅明予不是热络联系的人,大学不在国内,和高中同学接触甚少。毕业后回国,大家倒是都得了消息,隔三差五邀约聚会,他不是真有事儿去不了,就是假有事儿借故推脱,从未出现在那种大大小小的同学会上。

平时工作太忙,他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谓的社交上。

说现实一点,也是高中那群同学已经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无需他花时间去维系关系。

倒是李之槐,他有些印象。

一来李之槐是他高中班主任的女儿,因为老师的原因,有些不多不少的联系。

二来,今年李之槐存在感实在太强,频频霸屏,热搜不断,饶是傅明予忙于工作,也从朋友嘴里听到过不少次。

说起来,李之槐高中的时候不算出众,若非班主任的原因,傅明予根本不会注意到她。

那时候的审美不吃她这类长相,过于英气,柔美不足,而她又不会打扮,剪了个短发,穿着校服,像个假小子。

后来她考进电影学院,也有人不看好,预料到了她未来星途坎坷。

事实也确实如此,从参演第一部 戏到去年也有六七年了,人已经到了二十七八的年龄还不见有点名气,连经纪人对她都处于放弃状态。

谁知道今年她像是触底反弹了一般,从年初那部小成本爱情电影成为票房黑马,到暑假档喜剧片口碑爆棚,再到前不久文艺片获奖,一路从十八线跻身一线演员。

都说“红”养人,大概是因为名气上去了,各方面的资源也都变好了,李之槐就像脱胎换骨一般,出落地别有韵味。

“听说你过来参加航展,怎么也没见宴安来呢?”李之槐一袭长卷发披肩,缠了些金线,在酒会灯光下隐晦地透着些光芒。

“这次航展是他姐姐出席。”傅明予举杯示意,“恭喜,听说你上个月拿奖了。”

李之槐笑道:“沾了导演和编剧的光罢了。”

她仰头喝了口酒,手指在杯脚上轻敲,琢磨着说点儿什么,却看见傅明予目光又落到手机上了。

他低头看了眼手机,瞄见阮思娴那句“只要哥哥换得快,没有悲伤只有爱:)”,有些牙痒痒。

[傅明予]:欠收拾?

傅明予回消息的时候,李之槐酒杯抵在嘴前,半遮半掩地打量着他。

去年在病房里一见,她赶通告,连话都没说上两句,但男人依然如少年时代那般耀眼。不同的是气质沉淀地越发沉稳。

而今天,宴会厅辉煌的灯光下,细细瞧他眉宇,只觉得比年少时期更坚毅,更有男人味儿。

“你很忙?”

“还好。”收了手机,傅明予道,“女朋友的消息。”

“噢,这样啊。”心里莫名一沉,眼里的那抹异色在却眼睑一闭一张之间便隐去了,李之槐手指转动着高脚杯,又道,“对了,你知道邬茵下个月要结婚了吗?”

这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在李之槐的提示下,傅明予想起来了。

邬茵,不就是那个导致傅明予和宴安脆弱的友谊出现重大裂痕的校花吗?

毕业后没什么联系,若不是经常看到宴安那张臭脸,傅明予还真想不起来这号人。

“不太清楚。”

李之槐点点头,不再说话。

心里却有一丝难以言喻的窃喜。

高中她和邬茵是形影不离的好闺蜜,而全校却只知道人美歌甜初恋脸的邬茵,忽略了旁边那个会弹吉他的李之槐。

甚至在毕业舞会上,邬茵向傅明予告白那一次,她都是上台伴奏作为陪衬。

“她老公也是我们学校的啊,就隔壁班那个篮球打得很好的男生,现在是工程师。真没想到她当初说要当歌手,如今也因为爱情,准备当个全职太太了,有时候我还挺羡慕她……”

傅明予不失礼貌地听她说完,而另一旁柏扬已经指着手表在示意他了,于是说道,“时间不早了,我明天还有事,先失陪。”

他放下酒杯,转身去跟今天酒会的主人打个招呼,刚走了几步——

“等一下!”

李之槐突然叫住他,端着酒朝他走去。

-

阮思娴是在看综艺的时候睡着的。

睡得早,自然也醒得早。

去健身房待了两个小时,回来洗澡洗衣服大扫除,忙完,也才十一点。

难得休假,阮思娴点开外卖软件看了两眼,还是决定自己开个火。

天气已经很冷了,阮思娴套上大衣,裹上围巾,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一股冷风灌进来,顿时生了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