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52号登机口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当天的补班航班在下午三点起飞,调了一架空客330。

虽然乘客还是抱怨纷纷,但是得到相应的金钱补偿后情绪慢慢平息了下来。

而那位闹事乘客的投诉自然没有生效,并且因为故意伤人被警方带走。

阮思娴脖子上的烫伤没有大碍,但到底是开水,脱一层皮是少不了的。

幸好这几天恰逢她季度飞行时间达到上限,有好几天的休息时间,可以在家好好养养她的烫伤,不然还得占用她的飞行小时数。

但是休假养伤也不代表就能成天躺床上。

面对密集的各种考试、模拟机训练、机型复试,阮思娴几乎要坐在书桌前入定。

她忙,她男朋友比她还忙,昨天处理了闹事乘客的事情后,接了个电话就飞抚都了。

飞飞飞,天天飞,成天都在飞机上,自己当机长得了。

阮思娴用笔戳了两下书,换一只手撑着下巴,翻了两页书,思绪又回到昨天下午。

她开始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傅明予这个人吧,要说行动,确实挺有效率的,就在追她的时候做的事儿也挺合格。

他这么忙一个人也能抽出时间送她回个家,一起吃个饭,打个电话聊会儿有的没的。

但就是说不出一句“我喜欢你”。

倒也不是阮思娴非要纠结这个点,只是她觉得有些奇怪。

按理说,她跟傅明予的相识过程实在有些曲折。

就她一次次踩在傅明予头上撒野的程度,正常男人难道不是应该怒发冲冠暴跳如雷吗?

难道总裁确实都喜欢这款“好清新好不做作居然敢违逆我”的女人?

好吧,阮思娴觉得都这个时候了,她不应该纠结自己男朋友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不喜欢你就追你呢?

不喜欢你摁着你就亲呢?

可是没听到他亲口说那么一句,这就导致阮思娴有时候做某些事情比较没有底气。

比如她现在有些无聊,想给他发点消息。

也没什么事儿,就是闲聊几句。

但她没法儿自然而然地去骚扰他,像别人一样遇到点儿小事儿比如头发多掉了几根都能叨叨两句,那是来自于心意相通的支撑。

而她要给傅明予发个消息什么的还得找个理由。

阮思娴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点儿粗神经,稀里糊涂就答应做人家女朋友了。

甚至她合理怀疑傅明予就是工作累了枯燥了找个女人作伴解解寂寞。

不然昨天扯一扯他领带他就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了。

要不是中途柏扬敲门进来,他指不定要干点儿白日宣淫的事儿。

——打住。

不能再想下去了。

阮思娴调整了个坐姿,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开。

都是你女朋友了,老娘想发就发,敢不回我消息就等着跪仪表盘吧。

想到这里,阮思娴抓起手机给傅明予发了条消息。

[阮思娴]:男朋友。

远在抚都参加航展的傅明予竟然很快回了消息。

[傅明予]:嗯?

阮思娴手指搭在屏幕上敲了敲,琢磨着说什么让她看起来比较云淡风轻不是没话找话。

[阮思娴]:你在干嘛?

[傅明予]:想我了?

阮思娴:“……”

总裁的自信这一块儿真的拿捏得很死。

[阮思娴]:那倒也没有,就是想问问季度奖金到底什么时候发。

傅明予没有回消息,几分钟后,阮思娴收到一条来自银行的转账短信。

[傅明予]:够吗?

阮思娴看着这消息,心情有点儿难以言喻。

现当代塑料情侣就是很难有正常交流,难道她看起来就很像一个容易被金钱收服的女人吗?

[阮思娴]:我不是找你要钱,我也不缺钱。

[傅明予]:那就是想我了?

阮思娴:“……”

这逻辑,这思维。

[阮思娴]:你逻辑太牛了我理解不了你去跟爱因斯坦交流吧。

放下手机,她托着腮叹了口气,心里不上不下的,说不出什么滋味儿。

看个书吧,傅明予那张脸就老在她眼前晃来晃去,阴魂不散。

两分钟后,傅明予发来一张照片。

[傅明予]:我在这里。

阮思娴随意看了一眼,照片是航展会展中心一角,拍摄角度很随意,画面里基本都是各种航模。

但右上角那一块儿,阮思娴盯紧了放大看。

[阮思娴]:右上角那个是塞斯纳172吗?

傅明予本来没注意那边的单发四座活塞式小型通用飞机,看到阮思娴发的这条消息,他才走过去看了眼。

[傅明予]:嗯。

[阮思娴]:我First solo就是开的这个。

First solo是指飛行学员脱离教员,第一次单独操作飞机单飞的考试。

阮思娴永远忘不了那天,她驾驶着那架塞斯纳172,越过训练场的麦浪绿荫,顺着奔涌的流云,一路追逐南迁的大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