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48号登机口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额头的温热像烙印一般久久不散,连带着脸颊的温度也在急剧上升,让这个浅浅的靠头拥抱也变得不一般。

阮思娴感觉自己越来越难装下去。

如果傅明予回头,会看见她的睫毛颤抖得不像话。

偏偏他身体的温度让人眷恋,臂弯的弧度却又恰到好处,没有桎梏感,坚硬却又有一股温柔的感觉。

最多再一秒。

阮思娴想,她快装不下去了,胸口里充斥着一股热流,正在沸腾,横冲直撞,快要冲破胸腔。

她紧紧皱了皱眉头,正要睁眼时,车里响起一道手机铃声。

傅明予的手机。

他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放到耳边,轻声说话。

阮思娴趁他注意力在手里那边,轻轻地吸了口气。

“嗯?病了吗?”

傅明予姿势不变,却低头看了一眼阮思娴的睡颜,声音变得更低。

“好,我知道了,等下就回来。”

简单两句话后,他挂了电话,车内继续归于平静。

这一打岔,阮思娴胸腔里那股紧绷的感觉慢慢松了下去。

虽然心跳依然不正常,但却比刚刚平复不少。

耳边是傅明予平稳的呼吸声,鼻尖萦绕着他身上淡淡的香味。

阮思娴保持着靠在他怀里的姿势,却感觉到他的手在她肩膀处收紧了力度。

那股紧张的感觉又因为他掌心的温度卷土重来。

同时,他侧头,下巴轻轻擦过她的头顶。

阮思娴不知道自己这时候为什么这么紧张,甚至比刚刚那个额头的吻还要让她难以自持。

明明昨晚有比此刻更亲密的拥抱。

窗外有起起伏伏的鸣笛声,在此时竟然也像缱绻的音乐一样,有一种静谧平凡地悦耳感觉。

虽然心情难以平复,阮思娴却不受控制地想这段路,再长一点,再长一点。

她开始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慢慢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

或许是因为今天这个怀抱,没有安慰,没有汲取安全感的渴求,单纯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相拥。

最原始的,最直接的情愫的表达,像一对相恋许久的恋人,自然地靠在一起。

她又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鼻腔的呼吸已经不能保持大脑的氧气。

傅明予这个男人有时候太要命了,他的温水来得太自然,让人感觉不到进攻感,却在不知不觉中沦陷。

她甚至难以想象,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这样靠在他怀里,还被他亲了一下额头。

并且丝毫没有抗拒,甚至还在心里回味了一遍又一遍。

直到她感觉到车慢慢停了下来,应该是到了名臣公寓的大门。

想起他刚刚接的电话,阮思娴觉得不能再装下去了,他家里有人病了。

阮思娴慢慢睁开双眼,傅明予没有发现,只是平静地看着前方。

她轻咳了一声,慢慢直起上半身。

“醒了?”傅明予侧头看她,气息拍在她脸上,手臂也自然地放开了她。

阮思娴没看他,转头盯着窗外看了两眼,想起他刚刚接的电话,家里应该是有人病了,等着他回去,于是开口道:“就送我到这里吧。”

司机听到阮思娴的话,回头看傅明予。

傅明予却只是说:“送进去。”

阮思娴抿了抿唇,没说话,看着车窗里自己的倒影,悄悄摸了摸脸。

车通过闸杠,缓缓开到了楼下,阮思娴的表情也调整到了最自然的状态。

阮思娴开车门的同时,感觉傅明予也开了另一侧的车门。

她连忙说道:“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

傅明予手臂撑着车门,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只是绕到她那边,“我送你上去。”

行吧。

阮思娴沉默着跟他走进电梯厅。

等电梯的时候,阮思娴手指不受控制地抓紧了背包的肩带。

她发现安静下来的时候,情绪又开始不稳定。傅明予就站在她旁边,如往常一样不怎么说话,但又仿佛跟往常不一样。

好像就是因为那个额头上的吻,阮思娴感觉他现在什么都不做,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即便他的意图早就明说了,却从来没有这样明确的亲密动作,男女之间独特的亲密动作。

——直到电梯门打开,傅明予竟也跟着她走了进去。

“你还要上去吗?”

阮思娴问。

傅明予垂眸笑道:“你今天怎么回事?我不可以上去吗?”

即便不说是想送她到家门口,他也住楼上,怎么就不能上去了?

“不是,你家里不是有人……”

“嗯?”

话音落下,两人同时沉默。

看见傅明予探究的眼神,阮思娴别开脸,由于说漏嘴的心虚,眼神不知道该落在哪里。

电梯门无声关上,四周的空气一下子变得逼仄。

阮思娴感觉到傅明予在一步步逼近她。

“你没睡着?”

“……”

阮思娴无言以对。

傅明予单手插着兜,欠身靠近,浑身的气压无形地包裹着她,垂眸看下来,眉宇抬着,眼神渐渐地变得直接,隐含着什么意思。

没办法了,圆不回去了。

阮思娴抬起头,昂着下巴,“怎么,你偷亲我还有理了?”

傅明予只是深深地看着她,没说话,嘴角却噙着笑。

阮思娴大概明白了他眼神里的意思。

那你也没有反应,甚至还一直装睡,这是代表不排斥对吗?

自己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被他直接戳破,一股热气上涌,阮思娴不知是羞还是恼,一脚朝他踩过去,他不躲不闪,甚至一点表情变化都没有。

傅明予俯身,靠得越来越近。

阮思娴被他逼到角落,背靠着电梯墙壁,冰冷的大理石也变得炙热。

没有人按电梯,狭小的空间停滞着没有动,空气似乎都凝滞着。

他一说话,气息立刻缠绕了过来。

“那我还想得寸进尺一下,可以吗?”

以询问结束,却没有任何询问的意思,低头就亲了上来。

傅明予轻轻碰了一下她的下唇,浅尝即止,感觉到她下意识往后缩时,他睁开眼,看见她闭着眼睛,睫毛在轻轻抖动。

停了片刻,阮思娴慢慢睁开眼,对上他的目光,那一秒,她反应过来,他刚刚那一下只是在试探她的态度。

而此刻的停滞,是他在确认她的眼神。

阮思娴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是什么样的眼神,只感觉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

她没想过今晚会这样。

没想过会有这样实质性的接触,出乎她的意料,完全不在掌控之中,可是大脑和身体又完全不跟她讲道理,完全被傅明予牵着走。

她半张着嘴,想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而傅明予却抽出手,捧着她的脸,完全不再克制地吻了下来。

带着点酒精味的气息一股股蛮横地灌入。

不知楼上哪户人家按了电梯,两个人正在慢慢上升,却没有感觉到四周的变化。

阮思娴背贴着电梯壁,头脑与身体的失重感同时袭来。

——直到电梯门突然打开。

又是十楼,那个牵着拉布拉多地老太太看着电梯里的情形,目瞪口呆,立刻按住了活蹦乱跳的狗。

阮思娴瞬间清醒了,用力推着傅明予。

他却岿然不动,只是回头扫了一眼。

眼神嚣张又无所顾忌,吓得老太太老脸一红,拖着狗后退:“打扰了,你们继续继续。”

狗不愿意走,还在往电梯里蹦,老太太拽着绳子使劲拖。

“狗东西!走!走!走!回家!”

阮思娴:“……”

阮思娴看着傅明予的下颌线,见他缓缓地转过来,下巴在她鼻尖蹭过,低头吻了一下她唇角,“妹妹,给我点回应。”

他的手指拂着她脸颊边的头发,指腹细细擦过,竟然又想吻过来。

阮思娴脑子里的理智终于被老太太的“狗东西”拉回来。

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