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23号登机口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飞机落地马德里时已是第二天凌晨两点。

在这期间,贺兰湘给傅明予发了好几条消息。

“什么时候到?”

“那边天气怎么样?”

“也不知道现在欧洲那边是不是有点乱,你平时注意一下,保镖该带就带。”

絮絮叨叨的话题最后如傅明予所料,来到了他旁边那位女孩身上。

“郑幼安路上还好吧?”

“她爸妈安排了人接她,你也别多操心了,下飞机了就好好休息,你这段时间太累了。”

傅明予看到这条消息时,简短地回了两句。

“到了。”

“我也没那么多闲工夫操心别人。”

顺便捎上郑幼安,是贺兰湘答应下来的,而傅明予也没有异议。

但这并不代表他有什么其他意思,母亲大人的担忧是多虑。

在关于郑幼安这件事上,傅家有小小的分歧。

去年贺兰湘生日,董娴带郑幼安出席,那是傅明予和郑幼安第一次见面。

和别的大小姐不一样,郑幼安似乎不太喜欢这种场合,应对交际略显羞涩,被董娴带过来和傅明予打招呼时也有些腼腆,声音细细小小,傅明予便看着她,频频笑着点头。

其实他是好几次没听清她在说什么。

而这一幕落到另一旁的傅成周和郑华靖眼里,两个父亲都觉得看起来甚是般配。

从此便有了撮合的意思。

傅成周自然也跟贺兰湘说了这个意思,当时贺兰湘拿出了一副端庄识大体的笑容,说傅成周这个想法不错。

两家孩子年轻合适,郎才女貌,要是能凑一对,对两家的公司也是大有好处。

然而贺兰湘的内心却是一万个不愿意。

她对郑幼安没什么意见,甚至有一点喜欢这个小女孩,但是——要她跟董娴做亲家?!

她宁愿自己儿子一辈子不结婚!

不,这个恶毒了一点。

但是她一想到如果傅明予跟郑幼安真的成了,以后她都跟董娴见面次数将数量级上升,这未来的生活简直要窒息了。

好在郑幼安一直国外读书,傅明予又忙,想撮合也没什么机会,一年多下来,两人见面不过两次。

可是现在郑幼安毕业回国了,还越长越漂亮,笑起来一对梨涡甜死人,哪个男人经受得住啊。

思及此,贺兰湘开始展望自己未来的生活,要和董娴一起参加婚礼,一起上台致辞,以后还有一起参加孙子的满月酒,周岁礼,甚至每年过年两家都要聚在一起,她还要装出一副亲家情深的样子。

这日子真的太难了。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跟董娴做亲家?!

如果上天这时候安排一个真名天女抓住傅明予的心,她愿意吃素一年以表谢意。

-

此时,飞机正在滑行,速度渐渐慢下来。

傅明予侧头看了一眼旁边座位的女人。

在着陆前半个小时,她就忙了起来。

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个小包,掏出来一堆瓶瓶罐罐,一会儿脸上拍一下,一会儿又蜷起身体往脚上抹东西,最后又往脖子上涂东西。

她仰着头,脖子白得晃眼。

傅明予瞥到这一幕,突然想起,阮思娴的脖子也很长很挺拔,像天鹅一样,总是高高昂着。

今天是第一次见她垂头丧气的模样。

傅明予神思飘远,觉得好笑又好气,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眼里竟然溢出毫不掩饰的笑意。

笑意蔓延,连人也变得柔和了。

傅明予看着手机,十几个小时前发出去消息阮思娴还没回,竟也没觉得生气,反而又发了一条过去。

[傅明予]:为什么不回消息?

-

阮思娴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刚刚到家。

因为暴雨,航班延误,经历了十几个小时才返航,这会儿才刚刚回家。

她还把倪彤带回来了。

说着这个,阮思娴也有些无语。

最近天气热,她贪凉,连续几天狂喝冰饮,报应就在今天来了。返航途中,倪彤例假突然来了,小腹一开始只是隐隐作痛,后来便像有电钻在里面搅似的。

但她没说,咬着牙飞完了这趟航班,终于在下飞机的时候坚持不住,往墙角一蹲,站都站不起来。

大半夜的,她也不想麻烦别人,就说要去名臣公寓闺蜜家里。

正好阮思娴住那里,最后就由她送倪彤过去。

可是到了门口,敲了门没人应,打了电话才知道人家回老家了。

倪彤脸色已经成了菜色,蹲在地上话都说不出来一句,阮思娴只好把她弄到自己家里去休息。

一开始倪彤还不愿意,哼哼唧唧地说要回家。

阮思娴知道她介意两人初次见面的尴尬,不想去她家住,也不坚持,便说:“那你自己回去吧。”

倪彤说走就走,扶着墙站起来,一步步往电梯挪。

阮思娴看着她背影,说:“你裙子脏了。”

“啊?哪里哪里?多不多啊?明不明显啊?”

阮思娴拇指和食指比出鸡蛋大小的圆圈,“这么大呢。”

倪彤又看不见屁股,在去阮思娴家和带着裤子的血迹回家之间犹豫了两秒,说:“那我去你家洗洗裙子吧。”

说是这么说,但是倪彤一到她家里就倒在床上起不来了,一边翻滚一边说着以后再也不喝冰水。

阮思娴没理她,去厨房煮生姜红糖,她也是这时候才有空拿出手机看一看。

也是打开手机的时间巧,正好就是傅明予的消息弹了过来。

为什么不回消息?

阮思娴觉得没什么好回的,因为他上一条发的是“她不是我女朋友。”

是在回答她说的“傅总,你带着女朋友出门,又来关心我,不太合适吧?”

阮思娴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心想,关我什么事?

而且搞得好像是傅明予在跟她解释一样。

如果回一个“哦,知道了”,那不是更奇怪吗?

所以阮思娴索性不回了。

可是没想到十几个小时后他竟然来追问为什么不回。

好像一定要从她这里得到一个答案似的。

阮思娴随手打了几个字敷衍他。

[阮思娴]:哦,打消消乐去了没看见。

这么说总可以了吧老板,没问题了吧?

然而消息刚刚发出去,傅明予居然秒回了。

[傅明予]:?

[傅明予]:不回消息很不礼貌。

阮思娴:“……?”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阮思娴也骂了傅明予很多次了,什么芬芳都吐过了,他怎么会以为她对他会彬彬有礼?

[阮思娴]:您是第一天认识我吗?我有礼貌这个东西吗?

[傅明予]:阮思娴,你见好就收,我没那么多耐心给你消磨。

阮思娴:“……???”

跟这个人说话好累啊!到底是谁在消磨谁的耐心啊?!

正好手边的水开了,阮思娴手忙脚乱地把红糖倒进去,也没耐心给他打字,按住语音键说了句“傅总,您现在很闲吗?您累不累啊?您不用工作吗?不用开会吗?飞了十几个小时不用休息的吗?”

能不能消停会儿???

发出去的同时,阮思娴听见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倪彤扶着门框,脸色苍白,双眼却炯炯有神。

“呃……我不是故意偷听,我出来上厕所。”

阮思娴没理她,转头搅拌锅里的红糖水。

倪彤迈着虚弱的步子朝厕所走去,经过阮思娴身旁时,犹豫了片刻,小声说道:“你不能这么跟他说话的。”

阮思娴:“什么?”

倪彤又说:“你这么问,很容易适得其反的,要懂得用方法。”

说完她又虚弱地走进卫生间。

同时,傅明予回了消息。

[傅明予]:既然知道我很忙,就消停点,我下周六回来。

阮思娴:???

你回来就回来啊跟我说干嘛意思是要我铺上红毯带上喇叭去欢迎您吗?

世航官僚作风这么重吗?

她关了火,非常认真地试图站在傅明予的角度去理解他的疯言疯语。

两分钟后,她选择放弃。

但是她却想明白了倪彤刚刚说的话什么意思。

昨天她还问她是不是在追傅总,所以倪彤以为她是在缠着傅明予聊天?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倪彤出来时,阮思娴问:“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倪彤肚子难受,但为了感谢阮思娴今天的善举,也不是不可以提点她一下。

“你关心人也不能这么关心的,要循序渐进,一次性问这么多,他会烦的。”

阮思娴:“………………”

“我关心他什么啊我关心他棺材要滑盖的还是触屏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