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0号登机口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自从知道阮思娴就是当年那个给他送三次咖啡的空姐后,傅明予便也理清楚这人时不时对他的敌意从何而来。

但既然对他有敌意,为什么要回世航?

反正宴安喜欢她,她要多少钱他都出得起,两人在北航双宿双飞有何不可?

所以他认为,阮思娴要么就是憋着一股气想回来证明给他看,要么就是单纯地想回来气他。

这么看,他刚刚说的话也算客观。

但是一本近十万字的书尚且能被读者读出一千个哈姆雷特来,更何况傅明予这一句话的措辞本就过于简洁,给人无限的解读空间。

阮思娴就快被自己解读出来的意思气炸了。

多?!

大?!

脸?!

“你是鼻梁能当滑梯还是眼睛能游泳?你是睫毛能荡秋千还是腹肌能蹦迪?你是不是以为你长得真是让人看一眼就想热爱祖国保护地球?还为了你呢你这么能你当什么总裁你直接上天啊你!”

阮思娴一口气骂完不带歇气的还完全不给傅明予说话的机会掉头就走进了楼梯间。

电梯也不想等了,她现在一刻也不想跟傅明予待在一起。

而傅明予那边呢,也是气得不清。

他见阮思娴爬楼梯去了,甚至觉得好笑。

就这么不待见他吗?

宴安的前女友差点把她家屋顶给掀翻了她都能跟宴安有说有笑的。

而他不过就是曾经误会了她一次她就记仇到现在?

还口口声声跟宴安说自己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

所以大度都给了别人就把小心眼给了他?

傅明予气不打一出来,掉头就走。

他觉得自己是有病才放着大别墅不住跑来这不到三百平的蜗居。

-

阮思娴爬上十几楼,出了一身汗,直接冲进浴室洗澡。

热水兜头而下,一阵畅快。

她吹干了头发,细致地抹了护肤乳,香喷喷地躺在床上,却睡不着。

每每合上眼睛就想起傅明予那张脸,杵在她眼前,“为了我吗?”

到底是谁给他的自信啊?!

从小吃彩虹屁长大的吃坏脑子了吗?!

谁为了你啊?

谁为了你啊!

阮思娴翻来覆去,干脆又拿起手机在群里闹了起来。

[阮思娴]:@卞璇!@司小珍!出来!!!

[卞璇]:有八卦吗?来了来了!

[司小珍]:【耳朵】【耳朵】【耳朵】

[阮思娴]:不是八卦,是吐槽傅明予这个傻逼男人!

人到齐了,阮思娴觉得打字不过瘾,干脆发了四条一分钟的语音过去。

[卞璇]:太长不听886,去招呼客人了。

几分钟后,乖乖听完的司小珍不知道说什么,发了个无语的表情。

于是阮思娴就开始了单方面的吐槽。

卞璇去招呼了客人,见群里这么多条消息,几乎都是阮思娴一个人发的,实在忍不住好奇,点开听了一遍。

[卞璇]:听你这么说,我对这个人好好奇哦,真后悔那年在伦敦没有仔细看看他,你们谁有照片吗?让我瞧一瞧。

[阮思娴]:没有,我手机里怎么会有他的照片,等着手机死机吗?

[司小珍]:我知道哪里有!你等一下!

[阮思娴]:?

没一会儿,司小珍往群里丢了一张图片。

这是国内某航空杂志今年2月刊,主题聚焦关于航空环保的国际条约,而代表世航签署条约的傅明予自然是本期杂志采访主人公之一。

内页附上了一张他签署条约时的照片。

身后是巨大的幕布,简单地标明主题。傅明予则站在中间,与几位白人握手。

因为四周有镜头,他露出合宜的笑意,削弱了凌厉的气质,凸显了几分温柔。

[卞璇]:有句讲句,看了这照片,我觉得他有资格自恋。

[卞璇]:这可是无精修生图啊!

[卞璇]:发言完毕。

[司小珍]:附议。

[阮思娴]:退群了。

虽然没有真的退群,但阮思娴也不再参与群里聊天。

她把那张照片打开看了好几分钟。

这两人至于吗?

不知道的还为他傅明予上了《Gentlemen’S Quarterly》封面呢。

想到这里,阮思娴愤愤地打开音乐软件,分享了一首歌到朋友圈。

希望他明天听到这首歌,能有一点自知之明。

然而一夜过去。

阮思娴醒来的时候,打开微信,看到朋友圈有一百多个赞和几十条评论。

她一个个翻过去,并没有看到傅明予的动静。

突然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阮思娴在床上捂着被子闷了好一会儿才起床。

-

傅明予向来不爱翻朋友圈。

何况他昨晚在回湖光公馆的路上接到了公司电话,立刻回去处理事情,对接欧洲营业部,忙到今天中午才空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