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6号登机口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看见傅明予的神色,阮思娴笑嘻嘻地挤出来。

“那您去吧。”

说完她就往驾驶舱走。

刚跨出去两步,手腕被人抓人。

阮思娴还没回头就开始挣扎,甩不掉,这才转过身。

“傅总,即便你是傅总,你阻拦我回驾驶舱我也是可以请安全员制裁你的。”

这边说完,傅明予便松开了手。

“抱歉。”

抱歉?

阮思娴不可置信地看着傅明予。

这狗男人这次这么好说话?

吓唬他两句就道歉了?

那阮思娴觉得自己也不是在这种小事上面斤斤计较的人,抬了抬下颌,算是就这么过了。

只是这狗男人力气还挺大。

她揉了揉手腕,就刚刚那么一抓,这会儿还有点疼。

这要是以后把他惹大了直接动手,她可不一定能占到好处。

思及此,阮思娴觉得自己还是见好就收。

——在傅明予没有继续惹她的情况下。

也没什么其他话可说的,阮思娴直接转身去了驾驶舱。

-

飞机在三小时后平稳着陆。

受邀前来的媒体没有多做停留,按秩序离开了飞机。

阮思娴下机的时候正值晌午,休息两个小时,这趟飞机便要返回江城。

范机长提议大家一起去吃午饭,没人有意见,一群人拉着飞行箱匆匆地往餐厅走去。

范机长他们身高腿长的,走得快,在最前面。阮思娴忙着看手机,不知不觉就落了一步。

自她开机那一刻,许多消息就涌了进来,知道情况的朋友都来问她今天首飞如何。

其中属卞璇和司小珍最实在,在群里直接发了红包。

惊喜地打开一看,五块二。

真是够意思呢。

阮思娴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过去。

[卞璇]:意思意思得了,你工资那么高还在乎我们这点儿红包吗?

[司小珍]:就是,按理说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应该你给我们发红包的。

司小珍刚说完,群里就收到了五个两百的红包,她手速快,抢了三个,卞璇只抢到两个。

[卞璇]:你这个女人,发五个是故意搞事情对吧?

[司小珍]:嘻嘻,我们阮阮就是财大气粗。

[阮思娴]:别说我偏心,我再发一次,自己抢。

说完,她又发了几个红包过去,这次卞璇抢回本了,心满意足。

[卞璇]:谢谢阮机长,祝您步步高升~

[司小珍]:同时也谢谢傅总,惠及百姓~

[阮思娴]:关他什么事?

[司小珍]:你不是有一半年薪是他个人账户出的吗?

[阮思娴]:……

[阮思娴]:进了我的包,就是我的钱了,跟他没关系了。

[司小珍]:好好好~阮机长今天是爸爸,阮机长说了算。

一声声的“机长”听得阮思娴很是舒服,心里一爽,又发了两个红包过去。

受了一番彩虹屁后,阮思娴退出群聊,拉到下面,宴安也发了消息过来。

[宴安]:着陆了吗?飞行顺利?

[阮思娴]:很OK。

[宴安]:那就好,几点返航?

其实这样的询问,阮思娴大概猜到接下来宴安会说什么。

她想了想,如果宴安真的晚上约她吃个晚饭什么的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她觉得下午返航后,她应该挺累的,到时候硬撑着去见宴安也没意思。

[阮思娴]:大概七点着陆。

果然,下一秒,宴安就发来了邀约。

[宴安]:那晚上一起吃个饭?

[阮思娴]:下次吧,今天挺累的,想回家休息。

[宴安]:那行,下午飞行愉快!

[阮思娴]:谢谢。

刚退出和宴安的聊天框,一条新消息就弹了出来。

来自傅明予,问她在哪里。

阮思娴没回,直接收起手机。

她看手机这几分钟落后了好几步,走在后面的乘务组已经追了上来。

“阮副!阮副!”

听见有人叫她,阮思娴停下脚步,回头望去。

那几个空乘小姐姐迈着小碎步走上来,“你明天有排班吗?”

阮思娴点头:“有啊,怎么了?”

后排带飞阶段,飞行时间管得没有正式飞行那么紧,她接下来两天都有飞行任务。

其中一个空乘撇撇嘴,“还说你有空的话想约你一起玩,去逛逛街什么的。”

“等我空下来吧。”阮思娴朝后看了眼,江子悦走在后面,见她们停留,也放慢了脚步,似乎是不大愿意走到一起。

“那我们加个微信吧!”

“好。”

阮思娴重新拿出手机给她们扫二维码,在这期间,江子悦已经超过了她们,走到了前面。

“江姐。”

加好微信后,阮思娴快步上前,和江子悦走在一起。

江子悦不得不放慢脚步,和阮思娴并肩前行。

“你今天好像一直不怎么说话。”阮思娴问,“是有什么事情吗?”

或许女人多敏感,又或许江子悦心里确实一直装着事情,她总觉得阮思娴话里有话。

“阮阮。”江子悦干脆停下来,看着阮思娴。

阮思娴也不再继续往前走,微微低头,和江子悦对视。

“怎么了?”

江子悦脚尖挫了挫地面,鼓足了气,说:“当初你离职后,公司里有一些关于你和傅总的流言传出来,你知道吗?”

阮思娴点点头:“隐隐约约有听说一点啦。”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回答,江子悦就没想过她会完全不知道,只是没想过她还会回世航。

而且当时……她确实没想过大面积散播,只是看到她和岳机长在伦敦吃饭,心里有些着急,所以带着一丝恶意跟身边亲近的同事说了几句,没想到一传十,十传百,就这么无法遏制地扩散开来。

“当时……我跟他们说了实际情况,可他们总是更倾向于自己愿意相信的。不过你别多想了,这事儿已经过去很久了,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已经没人提那件事了。”

阮思娴久久地看着江子悦。

看得她后背发毛时,才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那就这样吧。”

说完就要走,江子悦又跟上去,说:“那傅总那边……”

突然一道男声打断了江子悦的话。

“阮小姐!”

阮思娴和江子悦寻声往后看,柏扬正朝她们走来。

“又有事吗?”

怎么今天傅明予事情这么多。

听见阮思娴的语气,柏扬脚步顿了顿。

他做了什么孽要来点这个炮仗。

“是傅总想请您过去一起吃个午饭。”

柏扬说完,静静地看着阮思娴,坚决不再多说一个字。

江子悦诧异地看着阮思娴。

傅总?

午饭?

不仅江子悦不解,当事人阮思娴也很不解。

这男人该不是坚定地觉得她对他有意思吧?

还午饭呢。

是不是一会儿就要甩一张房卡给她并且说“阮小姐既然你对我这么有意思我就给你个机会吧”。

可怕。

阮思娴没立刻回答,柏扬松了口气。

在考虑就好,她最好是别拒绝,否则他又要回去点另一个炮仗。

“他……”阮思娴缓缓开口,“很闲吗?”

柏扬:“……?”

“也……不是特别忙吧。”

“可是我很忙。”

见柏扬还不走,阮思娴跟他挥挥手,“你就跟他说没找到我不就可以交差了?”

柏扬醍醐灌顶,心想也是,机场这么大,他没找到阮思娴很正常。

于是松了口气,转身回望走。

没走出两步,就看到傅明予远远站在出口,沉着脸,看着阮思娴离去的方向。

柏扬脚步顿时如灌铅。

“傅总……”柏扬慢慢走过去,“阮小姐她可能比较忙,机组那边还……”

“算了。”

傅明予打断柏扬,转身往VIP通道走去。

算了?

柏扬在原地愣了愣。

炮仗这就哑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