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9号登机口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回到家里,阮思娴在镜子前站了很久。

怎么就不记得她了呢?

她这张脸很大众吗?

这不可能啊。

想了许久想不通,阮思娴只能归结于傅明予日理万机,脑负荷太大,所以提前进入老年痴呆,对他要善良。

善良的阮思娴决定去洒点汗,没有什么气是运动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能,那就是运动量不够。

阮思娴新租的小区里有个环境很好的健身房,算是物业给业主的福利,不对外开放,所以人也不多,她今天第一次去,器械区就只有少数人。

看到干净的毛巾与矿泉水,还有非常本分不凑上来推销的私教,阮思娴就觉得自己这钱花的值,

健身房里很安静,偶尔只有隔壁舞蹈室里传出的动感音乐声。阮思娴就着这音乐的节奏,一步步调高液压油缸。

直到一道男声打断了阮思娴。

“美女,加个微信呗。”

视线里先出现一双跑鞋,抬眼时,见一个大约二十七八的男人笑眯眯地看她,手里也没拿手机。

阮思娴眼里的拒绝之意再明显不过了,男人却笑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臂力器。

“可以啊,果然是飞行员,这臂力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阮思娴挑眉。

你谁啊?

男人转身,面向阮思娴,伸出手:“宴安,宴席的宴,安全的安。”

宴安?

阮思娴扫了他一眼。

虽然这人看起来吊儿郎当,但一般人也不敢顶着这名字出来招摇。

“宴总好。”她和宴安握手的同时,问道,“您怎么认出我了?”

“我这不是看过你照片吗?你刚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还想哪儿有这么巧的事情。”

宴安靠着臂力器,一副松散模样。

他瞥了阮思娴手臂一眼,又道,“不过我看见你玩儿这个就基本确定了。”

“这样啊……”

有的人虽然衣着名贵,但天生就自带一股亲和力,宴安显然就是这样的人。看着不着调,但又丝毫没有架子,阮思娴不知不觉就跟他聊了许多,得知他也住在这里,今天刚从北航总部回来,难得休息,便来这里运动运动。

但宴安没说的是,他只是偶尔来这里住一晚。

不过没关系,从现在开始,他就常住这里了。

说起北航,宴安又忍不住酸傅明予,“真是可惜啊,你去了世航,要在傅明予那儿工作,他这人就是个切开黑的,平时看着冰山似的不爱说话,一惹到他就让人吃不了兜着走,你可小心了。”

阮思娴笑着说好。

宴安见她模样轻松,自己也便更没有拘束了,坐到旁边的卷腹器上,又道:“你看我就是个好说话的,你要是来北航,我们每天快乐工作,多好,是不是?”

宴安说这些也是打打嘴炮,两人聊着聊着,又说到阮思娴本身了。

“你之前是商飞的员工,对吧?怎么想到当飞行员了呢?”

阮思娴点头,“嗯,三年前入职的,刚好赶上自主招飞最后时限,就想试试看。”

“那还挺好,我知道商飞内部报名的人挺多的,但是选拔上的少之又少。”宴安摸了摸下巴,突然想起什么,“哎哟,我们北航有个签派员原来也是商飞那边的,好像跟你在飞行学院还是同期。”

“对,是司小珍,我们认识。之前就是一起去的商飞,只是后来在飞院的考核没过,转行做了签派员。”

“嗯,签派员也不错,地面机长嘛。”

聊到这里,宴安发现自己好像耽误阮思娴不少时间了,于是起身告辞,“那你继续,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啊。”

阮思娴点点头,起身往另一处器材走去。

宴安又回头道:“对了,当真加个微信呗,做不成同事还可以做朋友嘛。”

两人来来回回也算是聊过几次天的人了,阮思娴自然不会拒绝,跟他说自己的手机号码可以搜到微信,宴安便笑着走了。

但宴安在这儿跟阮思娴聊了会儿天,直接导致了他去迟了朋友那边的局。

不过关系也不大,反正都是朋友们聚一聚,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凑巧了今天好几个都有空。

-

江城西郊的华纳庄园顶层包厢内只开了一盏吊顶的淡黄色灯笼,将室内大部分冉冉升起的白烟吸附消散,特质的雕花屏风也有同样的功能,以致这座包厢里的男人们大多都手里夹着烟,却没有什么呛鼻的味道。

宴安推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桌打牌的人,便开口道:“今天我感觉好,起一个人让我上。”

牌桌上有人抬头看他一眼,“来迟了还好意思,一边儿去。”

宴安吊儿郎当地笑着,往屏风后绕去找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