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句悄悄话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程音把伞给了陈燃,只能跟谢颖挤一把伞。

两个小姑娘紧紧靠着一起,朝食堂走去。

“你刚刚跟陈燃说什么呢?”

程音摇头:“没什么,闲聊。”

伴着雨声,谢颖说道。

“你发没发现,今天经过我们班的女生特别多?”

这种事情,程音当然比谢颖先发觉。

只是她一上午都在担忧自己的经济安全,无心想别的。

这会儿谢颖一提,程音才反应过来:“是来看陈燃的吧?啧啧,消息真是传得快。”

“学习枯燥无聊,大家热衷于看帅哥很正常嘛。”谢颖伸手接雨,“其实昨天我也被陈燃惊艳了一把呢,哪儿知道他也是个钉子户。”

程音问:“钉子户怎么了?”

“我不喜欢脑子不好的人,不管他有多好看。”

谢颖是学霸,从高一进校到现在,不管大考小考,永远稳居年级第一,所以她说这话,十分有底气。

“学习没有我好的人,不配得到我的喜欢。”

程音“切”了一声。

“你跟我哥一样变态。”

*

陈燃下午果然没来上课。

放学后,雨已经停了。

程音慢吞吞地回了家,一打开门,就看见程声捧着一本书坐在客厅。

程音夹紧尾巴做人,悄无声息地穿过客厅,朝房间走去。

就在她刚刚摸到门把手时,客厅那位开口了:“哟,这是谁家姑娘?”

程音:“……”

她缓缓转身,酝酿着怎么开口,程声又说道:“是不是走错家门了?这是程家,就我一个儿子,您找谁?”

程音低着头缩着脖子走到程声面前。

“哥……”

“谁是你哥?”程声合上书,“今天不是认别人当哥了吗?”

程音:“……那还不是你逼我的嘛。”

程声卷着书轻轻敲程音的头。

“今天那个男生是谁?”

程音捂着额头问:“哪个啊?”

程声道:“就是你认贼做哥的那个。”

程音嘀咕:“什么贼不贼的,那是我同桌。”

“同桌?”程声眯眼,捕捉程音的表情,“只是同桌?”

程音沉默半晌,抬头看程声:“你也觉得他才像我亲哥对不对?”

程声:“……”

“去写作业,晚饭后我要检查。”

程音灰溜溜地走了。

说起来,她还有点诧异。今天程声在学校那么生气,她还以为今天回家少不了一顿骂呢,再不济也会扣她一半零花钱,没想到程声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并没有怎么发作。

另一本,程声看着程音关上门,这才又摊开手上的书。

——《教育专家谈中学生早恋:怎么看?怎么办?》

*

周五提前一节课放学,绝大多数学生都准备出去玩。

程音和谢颖收拾书包的时候,谢长星拿着三张电影券过来。

“程、程音,谢颖,去看电影不?免费的”

程音和谢颖同步摇头:“不去,我们要去逛街。”

谢长星收起电影券,“哦”了一声,走了。

“班长是不是喜欢你啊?”谢颖挽着程音碎碎念,“我上学期就发觉了,他老往你身边凑。”

程音仔细回想一下,好像还真是。

“唉,那怎么办啊?”

“你觉得他怎么样?”谢颖说。

程音不暇思索道:“不怎么样。”

“嗯?”

这个回答,谢颖倒是有些诧异,“我感觉喜欢他的女生也不少,他长得也还可以吧,个子也高,成绩嘛,每次就只比我低几分,算是很厉害了。”

一听到分数,程音就一阵鸡皮疙瘩。

“就是因为他成绩太好,动作神态跟我哥还有那么几分相似,我每次看到他就会想起我哥,好可怕。”

“嘿,真的假的?”

“真的,特别是他们看书的样子,简直如出一辙。”

谢颖嫌恶地看着程音:“你这人可真奇怪,人家的优点到你眼里居然变成了缺点。”

“你不奇怪,那你怎么不喜欢他。”程音反问。

谢颖摊手:“因为他成绩没我好啊。”

程音:“……”

好吧,她无法反驳。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走出学校,坐公交车去了市中心。

周五的傍晚十分热闹,程音和谢颖背着书包,直奔美食街。

宽阔的街道被各种香味填满,闪烁的霓虹灯晃得行人眼花。

程音和谢颖常来这里,每次都去最里面那家吃麻辣香锅。

走到一半,谢颖突然拉住程音。

“阿音,你看前面那个是不是陈燃啊?”

程音停下来,一眼就看见前方火锅店门口的陈燃。

他背对着程音,侧头跟身边一个同龄女性说话,两人手里都夹着一支烟。

陈燃手里的香烟已经燃了一大截,他食指微点,弹了弹烟灰,吸入一口,片刻,袅袅白烟缭绕在他脸庞,徐徐散开。

这一缕白烟,让陈燃在这充满烟火气的地方显得有些不真实。

程音俗套地形容,像谪仙落入凡间。

可这人穿着白色T恤,黑色牛仔裤,往那儿一站,却又与这熙熙攘攘的街道完美地融合。

程音很迷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眼前的画面记忆如此深刻。

很久之后,她才明白,原来这一刻所产生的一切虚幻与真实的感受,是因为她还未曾探索成年人的世界,那一眼的直观感受,让她觉得自己跟陈燃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晃神间,陈燃看到了程音。

两人目光对上,都有所动作。

程音朝陈燃走去,陈燃就丢了烟头,踩灭。

“陈燃同学。”程音瞄了他一眼,低声说道。

陈燃旁边的女生一听,顿时乐了。

“同学?陈燃同学?”

陈燃瞥她一眼,又垂眸望向程音。

“前两天还叫我哥哥呢,现在又变成同学了?”

程音霎时脸红。

“哥哥”这个称呼,她在家也常常叫程声。可到了陈燃这里,却不像那么一回事。

“哥哥。”

程音叫道。

陈燃爽快地应了一声,旁边女生笑得更欢了,程音就更局促了。

她实在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

这时,火锅店里又走出一群人,有男有女。

纪怀津看看陈燃,又看看程音,问道:“你认识?”

陈燃坦然道:“我妹妹。”

纪怀津仔细看程音的脸。

诶?

好像还真是?

“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妹?”

陈燃的脸上又浮起笑意。

“刚认祖归宗。”

陈燃这么一说,大家都知道他在开玩笑,哄笑起来,还有几个人齐齐打量程音和谢颖。

谢颖觉得不自在,拉着程音走了,连招呼都没打一声。

陈燃他们那拨人自然也不在意两个小姑娘的落荒而逃,闲散地朝外走去。

“谁啊?还穿着校服呢,好像是三中的……”纪怀津突然想到什么,“该不会是你同班同学吧。”

他刻意强调“同学”两个字,惹得其他人都看笑话似的盯着陈燃。

陈燃耸耸肩,默认。

大家就着这个话题又是一番嘲笑,陈燃早习惯了。

在他妈妈要求他重新回去考大学时,所有的朋友已经轮番来嘲笑了个遍。

笑完,纪怀津又说:“可是你还别说,刚刚那小姑娘长得跟你还真挺像的。”

“是吧,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也诧异。”陈燃摸摸下巴,“该不会是我爸后来又生了一个吧。”

“别啊,要真是兄妹那多可惜。”纪怀津回头看了一眼程音和谢颖离去的方向,“多好看一妹子,全世界这么多人,偏偏你俩长得那么像,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们是夫妻相!”

“啧。”陈燃不满地说,“人家还未成年,你瞎说些什么。”

纪怀津打嘴:“不好意思,很久没有跟未成年女生打过交道了。不过好看是真好看,等以后长大,那还得了。”

陈燃低头回微信消息,没接纪怀津的话。

刚刚跟陈燃一起抽烟的那个女生倒是跟纪怀津聊了起来。

“你们也别把现在的高中生想得太单纯,现在的孩子啊,什么都懂,胆子大得很。”

“就是。”纪怀津说,“你在这儿说人家未成年,指不定人家已经在肖想你了呢。”

陈燃飞速地按着手机键盘,但也没落下其他人的话。

“得了吧,那姑娘跟我长得跟亲兄妹似的,要以后真跟她有点什么,还不得跟乱|伦一样,我可下不了手。”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flag立在这里了:)火然你以后千万不要搞人家小姑娘哦

来叭今天100个红包多多留言关爱你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