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入坑第六十五天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温荔的脑子更晕了。

喜欢男人又不代表不能喜欢女人, 而且她这么漂亮,这只能说明她魅力大,能说明什么。

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温荔指尖僵直, 手心滚烫,嘴硬的老毛病又犯了,鼓着嘴说:“切,无所谓, 我高中那会儿又不缺人喜欢, 你讨厌就讨厌呗, 谁稀罕你喜不喜欢我。”

“是啊。”宋砚微微一笑,“高中的你才不稀罕我的喜欢。”

语气有些自嘲, 还有些委屈。

温荔突然觉得心里一紧,换做平时,她一定会说“算你识相”, 可是现在不行,她心疼得很。

她想, 如果她傲慢的口癖会让喜欢的男人不开心, 那她就改掉好了。

几秒钟的沉默,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没有, 我很稀罕的。”

“可是那时候你不稀罕我也喜欢你。”

几乎是同时, 温荔慌乱的解释和宋砚平静的陈述叠在一起,她音调稍微高一点, 好在他嗓音醇厚, 咬字清晰,落在耳里清晰可闻, 她的思绪被搅成一滩浆糊,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宋砚抚上她的脸, 将她呆滞的神色一一收进眼底,也将她刚刚的话按进心底,心脏紧缩,连触碰她的指尖都是酥麻的,声音仍旧温柔,但已经没有刚刚那么清晰,低哑的嗓音微微颤动。

“我怎么会讨厌你。”他轻声说,“我连喜欢你都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喜欢我难道很丢脸吗?”

温荔皱眉,突然收紧了手上的力道,他的话戛然而止,低嘶一声,痛苦地皱起眉。

“轻点……它又不是玩具。”

温荔心虚地额了声,她不是男人,也没法感同身受,讪讪地松开了手。

缩回去的手腕突然又被抓住摁回了原地。

“可是你不是痛吗?”

宋砚哑声说:“痛并快乐。”

温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弯着眼睛,拖长了音调问:“那痛多一些还是快乐多一些啊?”

“你说呢醉鬼。”比起她刻意拖长的声音,他的语气短促简洁,带着几分忍到临头的威慑,“都快被你玩死了。”

他话不多,因为温荔是个话痨,所以才陪她聊了这么久,在她醉酒后与往常大相径庭的直白中,身体早就被她灌醉,往下越来越沉沦,唯一想做的事其实就一件。

宋砚不再废话,抓着她的后颈肉微微抬起下巴,捉住她的唇,重重地吻上去。

一张伶牙俐齿被侵占,她嘴上再占不到他的便宜,却又不甘愿就这样被乖乖地被他亲,正好宋砚刚刚将她的爪子摁在了他最脆弱的地方。

他把一个男人最重要、最脆弱的东西交到了她手上。

拿捏住他的把柄,宋砚像个牵线木偶似的任她摆布,她轻了他会蹙眉,轻轻吐气叫她别磨蹭,她重了他会闷哼,叫她别那么鲁莽。

她小时候喜欢玩洋娃娃,娃娃都是女孩子,可以给长发编辫子,可以给脸上化妆,还可以给娃娃换衣服,她不喜欢玩男孩子,因为男孩子又不能涂口红,头发都是短短的,衣服也不漂亮。

但是宋砚不一样。

脸蛋是万里挑一的英俊,气质出众,腰窄腿长,每一个因她而沉溺的表情和喘息声都是那么好看和生动。

十几岁时的宋砚,冷漠寡言,孤傲清高,连笑都像是一种恩赐。

后来他当了演员,一出道就是万众瞩目,孤傲的学长变得更加耀眼,站在了她无数次梦想过的聚光灯下,成了她羡慕和为之追赶的目标。

难以想象这样的宋砚,竟然还是栽在了她手上,她压根没怎么费劲,就这样轻易地摘下了旁人都无法靠近的、料峭陡壁上的高岭之花。

她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股成就感。

宋砚在她的折磨下,隐忍地叹息:“笑什么。”

“我高兴。”温荔霸道地说,“我现在告诉你,没什么敢不敢的,喜欢就上,我允许的。”

温荔的手又抖了抖,她感受到他脆弱的地方突然变得凶猛起来,紧接他坐起来,反压了上来。

宋砚抵着她的耳根,语气滚烫:“醉鬼,玩够了没有?也该轮到我了吧。”

温荔瞪眼:“还没有!”

他一改刚刚的乖顺,笑着说:“等下轮吧。”

女王还没玩够她的男宠,男宠就揭竿起义了。

年轻的女王撩拨得其实很到位,妩媚中有娇憨,但她只负责点起片片燎原的火星,又不负责灭,就是喜欢看男宠露出对她无可奈何又不得不沉溺享受的表情。

宋砚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像抱小孩似的将她抱了起来。

他只用单手撑住她的腰,温荔生怕自己掉下去,两只腿牢牢地巴着他的腰。

殿门大开,正好给了他另一只手可趁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