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入坑第二十三天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个求欢的借口是温荔没能想到的。

她甚至有些分不清, 他到底是入戏太深,还是已经出了戏,是“仙尊”在和“雪貂”说, 还是宋砚在对温荔说。

可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代表他这人自制力不行, 甚至是在工作状态下。

温荔心里略有不爽。

“你平时在片场的时候也会突然这样吗?”

抱着她的胳膊微微松了松力道。

温荔被他半摁在床上, 但她坚决不躺下, 用手肘撑着床,勉强架起宋砚压在她身上的力道。

他刚刚还沙哑的声音顿时清晰了几分,不咸不淡地解释:“我可没演过这种剧本。”

正经剧情没多少, 每集都差不多是男女主在腻歪,那只小雪貂跟八百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天天黏在男主身边, 又是撒娇又是卖萌, 看那男主的眼神也是要多爱慕有多爱慕。

再看现在眼前这位。

让她还原一下自己演过的剧还一脸不情愿。

温荔却觉得他在讽刺自己, 毕竟她就靠这种小情小爱的偶像剧红起来的。

是,他是没演过。

他演的那都是什么家国大义、悬疑心理、犯罪动作,全都是那种和小情小爱无关的大本子。

“那你挑这部剧干什么?说白了你不就是喜欢看这种情情爱爱的剧情?!”温荔毫不给面子地讥讽反驳,“况且我们都很有职业素养的, 要拉灯导演就喊卡了,不然你以为这剧当年怎么过审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呢?仗着演戏占人便宜!”

她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反倒给宋砚的眉宇说松了几分。

“那现在没导演在旁边喊卡,我能不能继续?”

温荔又被他堵住了口。

怎么感觉他关注的重点好像跟自己的完全不一样?

但宋砚问这句话其实也不是真要征求她的意见,而只是想趁着她呆滞恍神的片刻, 轻轻咬上她的唇瓣。

半晌, 温荔侧过头, 小口呼吸。

又被捏着下巴转了回来, 再次夺走了得来不易的呼吸。

身上压下的重量愈来愈明显,中途他离开了几秒,撑起身体去床头柜找东西。

温荔悄悄睁开一只眼,看他额前的短发被汗水打湿,双唇紧抿,喉结滚动。

包装有点难撕,她还听到他“啧”了声,不耐地用牙咬开。

当两股气息混匀时,宋砚身上清淡的味道和温荔身上温暖的蜜橘香渐渐融成既冷又浓烈的空气。

春天明明已经过去了,可三力哥还是要向宋美人交公粮。

话说第一次交公粮是什么时候?

好像是结婚两个月后,两个人受邀参加媒体酒会,喝得都有些多,司机便将他们一起送回了家。

那时候还不熟悉,在温荔眼里,宋砚还是那个读高中的时候不苟言笑的学长。

两个人行程错开,都默认对方不在家的时候睡主卧,因此谁也没有提前给客卧铺床的自觉。

很尴尬。

其实酒后乱不了性,能乱性是因为动机本就不纯。

应该是温荔先不老实的,睡着睡着翻了个身,柔软的身体无意间碰到了宋砚。

后来宋砚就把她叫醒了,口中吐息着浓浓的酒气,问她可不可以。

月淡如水的光芒下,那张镜头前已经无可挑剔的脸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放大数倍,展现在眼前。

人类其实没有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高尚。

至少在这种情况下。

后来她迷迷糊糊听到,宋砚在喘的时候叫了她一声“学妹”。

温荔不可避免地想到以前。

是柏森介绍他们认识的。

柏森对温荔说,这我哥们儿,宋砚。

然后柏森又对宋砚介绍她,他本来想介绍名字的,但不知怎的,突然很想惹温荔生气,就故意对宋砚说,这我未婚妻。

温荔很讨厌长辈给自己安排的这桩所谓的封建联姻,更加讨厌和柏森这种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发小联姻,当即就生气了,踩了脚他的球鞋。

而宋砚对此却没什么反应,淡淡哦了声。

温荔看着面前这个和柏森哥气质完全不同的男生,从他平静淡然的目光中,看出他好像不太喜欢自己。

她从小就是个心气很高的女孩子,既然他不喜欢自己,那她也没兴趣跟他打交道。

人生真是无常。

“宋老师。”

身边的男人应了声:“嗯?”

“你既然不喜欢我演的这部剧,为什么又要选这部?”

“没有不喜欢。”宋砚说,“如果不喜欢,也就不会选它了。”

“什么?你真喜欢这部剧?”

她都不喜欢,甚至觉得自己在这部剧里贡献的演技堪称黑历史,没想到他居然喜欢。

每天就知道拽着男主袖子卖萌撒娇,一有委屈就可怜巴巴地含着眼泪看着男主,明明是个修行百年的小妖精,却跟没长骨头似的,天天不是要人抱就要人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