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入坑第九天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完了。

这下不光是她人设崩。

他人设也跟着崩了。

宋砚接吻的时候习惯掐着她下巴,拇指和食指一捏,舌尖再用力,齿关就被撬开了。

这是他自从跟温荔开始亲昵后不自觉养成的习惯,因为她经常忘记要张嘴。

修长白净的手指抚上下巴,温荔大感不好。

顾不得面子,她立刻大声说:“我没关摄像头你冷静点!”

宋砚立刻愣住,神色略有些呆滞。

萦绕在她周身那侵略危险的气息瞬间消失,低沉的呼吸突然间像是被攥住没了声响,好半天他都没说话。

温荔面如滴血,伸手挡住眼,磕磕绊绊地说:“那什么,你……先起来。”

宋砚用胳膊抵着床,缓缓坐起来,仰头看了眼天花板墙角的摄像头。

那显示正录制中的小灯像是接收到感应,倏地一声熄灭了。

大脑空白了好几秒,他终于信了温荔的话。

宋砚闭眼,低啧了声,埋怨中更多的是羞惭:“你搞什么?”

他平时对人比较冷淡,但嗓音低冽醇厚,说话也文雅,语速适中,大多时间给人温润斯文的感觉,很少用主观情绪如此外放的语气质问他人。

“节目组台本啊。”温荔坐起身,可怜兮兮地抱着膝盖,“说是有摄像头怕你不好回应,然后我就——”

然后她又开始了自己最擅长的甩锅辩解:“都是节目组要求的,跟我无关。”

宋砚叹了口气。

自作孽。

换句话说就是明知前面有坑,心里有准备,眼前是诱饵,他还是往里跳了。

他当然不能因为刚刚没控制住自己就怪温荔,也不能怪节目组。

温荔听他就是叹气也不说话,探过头来:“宋老师,你还好吗?”

宋砚睇她,伸手将她的脸一把撇开,难得抛开风度,语气冷淡:“好你个头。”

她有些心虚,又厚脸皮地把脸转了回来,仍坚定自己没错:“那你也不能怪我。”

他低声说:“我没怪你。”

“那你生气了吗?”

宋砚觉得她这问题没头没脑:“我生什么气。”

温荔也不好说,大家都是公众人物,镜头前装习惯了,私底下也不自觉端着,小心翼翼瞥他的腰下方,没察觉到异常,他的脸色好像已经淡定下来,又变回了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白月光。

她哦了声,随口说:“我以为我刚那么叫你把你恶心到了。”

宋砚淡声:“没有。”

温荔放心了,反正摄像头已经关了,干脆盘腿坐在床上跟他闲聊起来:“我刚本来还想叫你学长来着,但是一想我们都毕业这么多年了,这么叫太装嫩了,就算了。”

从高中毕业,再到远赴海外,再到回国出道,都已经隔了这么长时间,当初再碰见宋砚时,本来嘴里也是脱口而出想叫一声学长,因为有攀附或是讨好的嫌疑,琢磨半天还是按圈内的辈分来,叫他一声前辈,后来慢慢地又改成了宋老师。

那时候谁能想到他们会结婚。

听到她提起以前,宋砚喉结翻涌,微微侧头说:“这跟年纪有什么关系,七老八十你不也是我学妹?”

他起身,下床,蹲下身子收拾落了一地的水果。

温荔也跳下床跟他一起捡。

“盘子碎了小心割到手。”他低着头都没抬眼,语气却是在命令她,“别捣乱。”

床上床下果然两种口气,温荔莫名想到他刚刚叫她“小嗲精”。

这称呼真是又肉麻又黏糊,听了胳膊肘起鸡皮疙瘩,心里也痒。

“那什么,你觉得我刚刚表现怎么样?不好的话我们要不要再重录一遍?”

宋砚失笑:“还想再撒一次娇?”

“你想多了好吧。”温荔立刻辩解,“我就是怕到时候效果不好,播出的时候被郑雪压一头。”

就她一个人的台本,要比得过谁?

宋砚拒绝:“挺好的,”顿几秒又温和了语气,“饶了我吧。”

被拒绝了,内心那蠢蠢欲动的想法被拦截下来,温荔抿唇,不屑道:“切。”

——

因为这个劲爆素材,导演激动得第二天就让剪辑把预告剪了出来。

幸好昨晚也不是直播,事关公众形象,还没等导演先斩后奏,头天大清早,宋砚就去找了导演。

无剧本综艺,素材全靠嘉宾发挥,嘉宾当然有权提出合理的删减。

到中午,温荔也下楼找他谈了。

她进来的时候,全组的工作人员都盯着她看,平时高功率聚光灯面前眼睛都不眨的温老师头一次躲避众人灼灼的眼神,拉下脸皮让导演给她和宋砚留点面子。

两个当事人都这么要求了,导演只好忍痛答应,除了消音,还会将画面进行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