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不暗啦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穗杏跟学校请了几天假窝在家里养伤。

穗峥嵘夫妇赶回来时, 她正好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综艺,笑得前俯后仰。

夫妻俩连鞋都顾不上换,急冲冲跑到沙发边。

异口同声地问:“哪儿受伤了?”

穗杏眨眨眼:“脸, 但是已经好了。”

夫妻俩显然不信,在穗杏两边坐下,一边问“其他地方有没有受伤”一边动手替她检查。

穗峥嵘还好, 只是捏了捏穗杏的肩膀, 又举起她的胳膊,确定她没有伤筋动骨也就放心了。

杭美玉隔着衣服看也不放心,非要去房间让穗杏把衣服脱了看。

穗杏抗拒道:“别的地方真没事, 不用脱衣服了吧。”

杭美玉顿时瞪眼:“我是你妈啊, 小时候澡都是我帮你洗的,你还跟我不好意思起来了?走去房间。”

穗峥嵘拦下妻子:“穗穗都这么大了, 就算你是她妈她也会不好意思啊。”

穗杏感激的看了眼爸爸,用力点头。

杭美玉只好放弃:“行吧, 身上哪里伤了一定要跟我们说。”

“真的没有受伤, 我洗澡的时候自己检查过了。”

夫妻俩对穗杏又是唠唠叨叨询问了一番, 这才问道:“你哥哥呢?”

“在房间里。”穗杏说。

穗峥嵘和杭美玉对视一眼,最终杭美玉说:“我去看看。”

妻子往杭嘉澍的房间走去,穗峥嵘犹豫片刻, 将目光转向了正看电视的穗杏。

“你哥哥身世的事,你们兄妹都知道了?”

“知道了。”

“那你介意吗?”

“介意什么?”

穗峥嵘酝酿用词,或许是不愿说得太直白伤害到谁,也或许是他担心穗杏真的会介意这件事。

“哥哥不是你大姨的亲生儿子, ”穗峥嵘欲言又止, “他是你大姨的养子。”

穗杏并不惊讶爸爸也知道这件事。

毕竟那天晚上去了警局,警察打过电话给她的父母, 而且这些日子,也许杭嘉澍和他们联络的时候已经告诉他们了。

穗杏很轻的摇头:“不介意。”

穗峥嵘欣慰的笑了笑,可还是重复问了一遍:“真的吗?你别骗爸爸。”

“真的呀。”穗杏语气欢快,声音却坚定。

穗峥嵘摸摸她的头,声音温柔:“好孩子。”

穗杏反问他:“那爸爸你呢?”

穗峥嵘微怔。

介意什么呢?

介意他不是妻子的亲外甥,还是介意他和这个家没有血缘关系?

可若是说没有血缘关系,他这个姨夫本来就和他没有所谓的血缘关系。

陈秋云找上门来时,穗峥嵘失眠了一夜。

妻子知道他在为什么失眠,打开床头灯问他是不是介意这件事。

穗峥嵘当时摇了摇头。

他并非介意,而只是心疼。

陈秋云的出现,意味着他的这个养子不止被抛弃过一次。

穗峥嵘想起杭嘉澍小时候,文静乖巧,永远不会主动开口要求什么,仿佛只要给他一张用来睡觉的床和一日三餐就能养活他。

他并不擅长应付这样文静的男孩,在穗峥嵘心中,男孩子都是很闹腾的,会闯祸会调皮的儿子或许才更像是他想象中的儿子。

杭嘉澍客客气气的叫他姨夫,穗峥嵘心有失落,却不知该如何真正的和他做一对父子。

直到杭嘉澍上初中那会儿,某日穗峥嵘早起上洗手间,发现他在洗床单。

十几岁的男孩,刚褪去孩童的天真,对生物书上的某些知识有了最本能的好奇与冲动。

如果他生在一个健全的家庭里,爸爸会告诉他这是正常的,妈妈会替他洗床单,这是男孩向男人发育的一个过程和阶段,或许父母会打趣调侃,会闹得他脸红,却会感叹他长大了。

可是杭嘉澍没有。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不想给任何人带来麻烦,只是在发现床单上的痕迹后,默默起床自己处理。

多悲哀。

男孩的发育本是件值得父母为之欣慰的事,可在他这里却成了羞耻的、会给养父母带来麻烦的丑事。

被发现后的杭嘉澍显然局促无措,站在那儿神色慌乱。

穗峥嵘却很快笑着拍拍他的肩说,你长大了啊。

杭嘉澍小声说了句对不起,为他把床单弄脏这件事。

穗峥嵘说,放着吧,待会我帮你洗,你赶紧刷牙洗脸准备去上学。

十几岁的男孩红了脸,说我自己洗就行了。

穗峥嵘当时酝酿了片刻,开玩笑般对他说,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你妈妈的,这是我们父子俩之间的秘密。

似乎是刹那间,穗峥嵘好像看到杭嘉澍的眼眶湿了。

他说,谢谢爸爸。

穗峥嵘那时终于稍微明白了父子之间该如何相处。

只要想到其他的父亲都在为调皮的儿子头疼时,他的儿子却是如此乖巧懂事,穗峥嵘就觉得颇为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