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章 万般皆幻,不如万般皆散

好书不错过,记住斗破苍穹小说网,www.doupo2.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中年男人,每一步跨出,就是无尽的距离,瞬间出现在了,萧邪的身旁。

“他就是鸿蒙吗?”

萧邪看着,出现在自己身旁的中年男人,心中暗道。

眼看鸿蒙就要,碰到萧邪的瞬间,萧邪的体内,突然爆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整个鸿蒙世界,如同变成了,一张静止的图画。包括鸿蒙在内,所有的存在,全都变成了,静止的存在。

“嗖!”

当万物静止的时候,一道流光,却从萧邪的体内飞出,化成了小小的模样。

“笨蛋主人,鸿蒙掌控者虽然强,但却不是,你的终点。请接受,最后一道考验吧!”

小小话落,化作一团耀眼的星光,将萧邪团团包裹住,带着萧邪离开了,这个世界。

……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萧邪,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咔嚓。”

伴随着一声,扭门柄的声音,一名身穿家居服,长相清秀的少妇,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宝贝,再不起床,可就要迟到了。”

少妇走到床边,伸手捏了捏,萧邪的脸颊,温柔的笑道。

萧邪有些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少妇,只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突然一股记忆洪流,在萧邪的脑海之中,爆发了出来。

“妈!”

萧邪根据,脑海之中的记忆,下意识的叫道。

“臭小子,昨晚是不是,又偷偷熬夜看漫画了?再不起床,上学可就要迟到,妈帮你穿衣服!”

少妇宠溺的,刮了刮萧邪的小鼻子,一把将萧邪,从床上给抱了起来。

没错就是抱了起来,此时的萧邪,只不过是一个六岁的小男孩,而且正在上幼儿园。

根据刚才的记忆,这个世界,是一个类似于地球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中,没有超自然力量。

萧邪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男孩,而眼前的这名少妇,叫做张丽云,也就是萧邪的亲生母亲。

在记忆之中,三年前萧邪的父亲,出国做生意,却恰巧碰到了机难。只留下了,一间偌大的公司,以及张丽云和萧邪,这对孤儿寡母。

不过幸运的是,张丽云本身就是,金融系毕业的高材生。

所以萧邪的父亲,意外离世之后,留下的公司,在张丽云的手中,不仅没有倒闭,反而蒸蒸日上,一日好过一日。

萧邪一边,配合着母亲,给自己穿衣服,一边却在想着,脑海之中的,其他记忆。

“小小,小小,你在吗?小小……”

萧邪在脑海之中,呼唤了小小半天,却没有得到,小小的半分回应。

“难道我之前,经历的一切,只不过是梦吗?”

萧邪心中,暗自皱眉想到,不过这个念头,刚刚升起,萧邪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之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的话,那么梦中的记忆,不可能那么清楚。

萧邪就连,那些仙术的修炼方法,都记得一清二楚,只用不了罢了!

如果是梦的,不可能连那些功法秘籍,都记的一清二楚。

“啵!”

张丽云看着,穿好衣服萧邪,用力在萧邪的脸颊上,亲一口,美眸之中,满是宠溺,调笑道:“我家宝贝儿子,长的这么帅气,一定有很多小女生喜欢吧!”

“妈,你很无聊耶!再这样,我就真的要迟到了。”

如果是一个六岁的小男孩,面对母亲的调笑,肯定会不好意思。

不过萧邪,好大也是一个,活了数百年的存在了,自然不会,感到不好意思。

“好好好,不闹了。宝贝,早餐,妈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妈开车送你去学校,你在车上吃,就可以了。”

虽然张丽云,感觉到了,萧邪身上,有些不同,但是也没有,太过在意,直接抱起萧邪,朝着门外走了过去。

……

坐着一辆红色的轿车,赶往幼儿园的路上,萧邪一边吃着,张丽云亲手,制作的早餐,一边思考着,未来的打算。

虽然萧邪在心中,可以肯定,之前经历的那一切,绝对不是梦境,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解决,又是另一回事了。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萧邪最终,也没有想到,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无奈的,顺其自然了。

对于普通人来说,时间实在太短,如同白驹过隙,转眼便过去了,六十个年头。

萧邪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平凡又重复的,度过了六十年。

从幼儿园,一直到大学毕业,然后接受,张丽云的公司,最后娶妻生子。

在这六十年的消磨之中,萧邪都快要忘记,自己曾经,是多么不平凡的存在了。

而如今已经,九十高寿的张丽云,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躺在床上,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唔唔唔……”

此时的张丽云,已经虚弱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摸着,小重孙的小脑袋,发出一阵阵呜咽声。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萧邪伸手,握住张丽云,枯瘦粗糙的右手,一边轻哼着,‘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一边默默的,留着眼泪。

“妈,你放心的去吧……”

随着萧邪话落,张丽云轻轻点了点头,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缓缓闭上双眼,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妈……”

“奶奶……”

见到张丽云,咽下最后一口气,萧邪的妻子和儿女,都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

只有还年幼的小重孙,一脸懵懂无知的,看着大人们,在嚎啕大哭。

萧邪听着耳边,传来的哭泣声,低头看着,面容安祥的张丽云,伸手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叹了一口气道:“人生本就是一场离别,唯有超脱一切,方得本真。”

萧邪话落,周围的哭泣声,猛然消失,整个时空,瞬间静止,如同一副静止的画像一般。

“万般皆幻,不如万般皆散!”

萧邪右手一挥,周围静止的时空,如同破碎的镜子一样,尽数崩散,最终化为点点星光,消失在了,无边的虚空之中。